🏡
PTT小說網
x
    聽到孫仁兵的呵斥,瘟疫之主毫不在乎,繼續道:「我妖界求才若渴,這可是爾等唯一的機會。等到明日,聖元大陸大日高懸之時,你們想投靠也來不及!為了證明我的誠意,我會撤走守軍,你們隨時可以來我居住的山洞裡。」

    瘟疫之主說完,一揮手,數萬妖蠻向山上攀登,離開通往山腰的必經之路,消失在綠色的霧氣中。

    「你們隨時可以上山。」瘟疫之主說完也消失在綠色的霧氣中。

    「這是……空城之計?」孫仁兵疑惑不解。

    張子龍仔細看了一眼山中的綠霧,重重嘆息一聲,道:「之前我們被瘟疫之主阻攔,耽誤了太多的時間。現在瘟疫之主分身的力量已經恢復許多,或許殺不死我們,但我們也無法衝進霧氣去殺他。他,這是有恃無恐!」

    「你的醫書也不行?」

    「不行。現在至少要一位醫家大學士親來才能率領我等衝進去。離瘟疫之主分身越近,則瘟疫之力越強。哪怕我們合力放出醫書,在走到山腰之前,也必死無疑。一切已經遲了,只能等待半聖救援。」

    「瘟疫之主為何不把他近身處最濃的毒霧投過來殺死我等?」

    「他需要濃霧滋養,若使用那些濃霧,他的力量增長必然會減緩。我們儘力了,但終究還是慢了一步。」

    「我們如果不斷利用《大風歌》或大風類的進士戰詩詞吹動,能不能驅散這些瘟疫霧氣?」

    「是可以,但這些瘟疫之霧,不是死物,能做到無孔不入,我們的戰詩詞配合再好,也不可能沒有縫隙。防護戰詩詞的力量可以勉強防護那些較淡的霧氣,一旦到了山腰,那些瘟疫霧氣可以瞬間腐蝕進士防護戰詩詞,連翰林文寶形成的力量都堅持不了多久。你們要知道,現在瘟疫之主的分身再弱,也擁有聖道力量。」

    「真的沒有一點辦法了?」

    「至少我們醫家進士無能為力。」張子龍道。

    一些人看向華玉青,華玉青無奈點點頭,道:「子龍兄的醫道造詣還在我之上,他說的一點沒錯。」

    張子龍卻道:「玉青你客氣了,你曾隨方虛聖進入聖墟,又進入彗星長廊的第七長廊,未來的成就遠在我之上。可惜小小年紀就遭遇瘟疫之主……」

    張子龍沒有再說下去,瘟疫之主凶名赫赫,在商末就有關於他的記載,活了數千年,乃是最難纏的妖聖之一。在這種妖聖面前,眾人沒有絲毫的信心。

    方運眉頭緊皺,自己對妖族的了解也不少,可現在也找不到任何勝過瘟疫之主的手段,只得道:「我等齊心協力,好不容易闖入妖山,絕不能功虧一簣。請諸位集思廣益,一定要商討出一個可行之策!」

    「諸位世家進士,你們有沒有攜帶什麼特別的殺手鐧?」何魯東問。

    孔德天搖頭道:「我們孔家規矩森嚴,只有在確定去危險之地的時候,才會送與我們諸如聖血等物,生怕我們濫用力量為非作歹。此次進士春獵並不危險,而且原本有半聖分身救援,哪裡可能給我們什麼殺手鐧。」

    「再想想!」

    方運突然外放文膽之力,籠罩三百人,道:「我有辦法直衝那瘟疫之主所在的山洞,一路上絕對可以不受瘟疫之霧阻礙。但現在的問題是,我等如何對付山洞裡的濃霧,然後衝到瘟疫之主的面前。」

    不遠處的山腰處,傳來一聲冷哼。瘟疫之主的分身再厲害,離那麼遠也不可能穿透方運的文膽之力。

    眾人覺察到方運的文膽之力,再無顧忌,議論紛紛。

    但是,眾人討論了整整一個時辰,也沒有絲毫結果。

    方運最終不得不收迴文膽之力,鋪上普通草席,坐在地上思考。

    眾人低聲議論。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眾人發現方運似乎閉目睡著了,不僅沒有打擾他,反而派出八個中年進士過去,輪流外放文膽之力保護他。

    方運已經完全沉浸在奇書天地中,不斷閱讀所有治療瘟疫的醫書。

    張仲景的《傷寒論》、王燾的《外台秘要》、葛洪的《肘後備急方》、孫思邈的《千金要方》、宋朝眾御醫聯手編撰的《聖濟總錄》、雷豐的《時病論》、鄭肖岩的《鼠疫約編》……

    方運之前每日讀大量的書,凡是有名的醫書,無論是聖元大陸還是華夏古國的,他早就速讀一遍,心中有了清晰的概念,而醫家半聖的書籍更是反覆琢磨,畢竟醫家半聖的書籍也位列眾聖經典。

    在奇書天地中尋找有關治療瘟疫的書非常簡單,不過短短兩個時辰,方運就把奇書天地中所有涉及瘟疫的理論、藥方和注意事項統統看了一遍。

    隨著文位提升,方運在奇書天地中閱讀的速度也加快,現在幾乎已經達到外界速度的千倍。

    讀完一遍,方運並沒有停下,而是把所有的內容單獨拿出來,憑藉記憶分門別類,去蕪存菁。因為有些藥方的確有問題,而有些治療方法太過於落後。

    尤其是像《時病論》之類明清時期的醫書,乃是後來形成的「溫病學派」的醫家之人所著,而此時聖元大陸根本沒有讓中醫上了一個新台階的「溫病學派」,甚至可以說,沒有「溫病學派」的中醫,不是完整的中醫。

    而且,溫病學派糾正了以張仲景為首的傷寒學派的許多錯誤,溫病學派在很大程度上是研究傷寒學派不能治療的病症。這在華夏古國屬於很正常的醫術革新,但在聖元大陸,一旦形成「溫病學派」,則必然涉及最殘酷的聖道之爭!

    而且是否定醫聖張仲景的部分聖道!

    但是,在死亡面前,方運已經拋棄所有顧慮,自己能活下去,才能考慮聖道之爭的後果,自己現在都要死了,根本沒有必要去考慮聖道之爭。

    更何況,醫家的核心是救人治病,任何新的革新推出,縱然會引發爭論甚至聖道之爭,也不至於被迫害,與其他一些百家有明顯的區別。醫家的開放風氣僅次於工家。

    「這些醫書雖多,但卻只是文字,毫無力量。要想獲得衝破瘟疫之霧的力量,我必須要書寫成一本專門治療瘟疫的醫書!否則的話,我們都會死在這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