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思索片刻,做出決定,以著名的河間派為跳板,以聖元大陸一些與溫病學派相似的醫家理論為根據,跨越上千年的時光,直接書寫一部以溫病學派理論為根基的專治瘟疫的書籍。

    瘟病學派在治療傳染病方面超越傷寒派上千年,在很多理論甚至具有顛覆性,方運沒時間考慮,把其中那些經過時間考驗的理論都列出來。

    若是寫一本專治瘟疫的書,吳有性的《瘟疫論》是絕對跳不過去的書籍,此書乃是華夏古國第一部系統研究傳染病的醫書。

    此書為後世治療傳染病起到不可估量的作用,拯救了許許多多百姓。

    在華夏古國,傷寒學派之後,便出現河間學派與易水學派爭鳴,一個研究火熱病機,一個主攻臟腑病機,而且這兩派時期相近,相互碰撞與交流形成璀璨的醫道光輝。

    在此之後,在河間學派的基礎上形成的溫病學派成為醫道一顆新星。

    從傷寒學派到溫病學派,歷經千年,聖元大陸的醫家哪怕進度再快,哪怕意識到傷寒學派並非包治百病,也沒有出現真正的溫病理論。

    醫道一脈一直進步,聖元大陸的醫道發展實際超過同時期的華夏古國,但終究有時代的局限性,很多新的理論層出不窮,但並沒有形成完備的體系。

    「瘟疫」在醫道中是一個大課題,方運自知能力有限,若是全盤書寫吳有性《瘟疫論》,別說難以完成,就算書寫完成,得到的恐怕也不過是普通醫書,而不是醫道之書,不會有任何力量。

    《瘟疫論》涉及的方面極多,方運決定把《瘟疫論》分成上下兩卷,把所有對瘟疫之主無用的部分都分到下卷,等以後完善,而把所有能剋制瘟疫之力的醫道知識歸在上卷,更容易成書。

    除此之外,新的《瘟疫論》不僅有吳有性的原作內容,還添加了後世許多醫術大家的理論和驗方,同時摻雜醫聖張仲景以及聖元大陸醫家現有體系的知識,保證《瘟疫論》不是憑空想象出來,而是有著堅實的基礎。

    方運沒有立即書寫《瘟疫論》,而是在奇書天地中打腹稿,形成許許多多半透明的虛幻紙頁和文字。

    若僅僅是照著《瘟疫論》瘟疫論書寫,並不難,甚至把後世更好的理論或驗方加入其中也不難,難的是尋找脈絡,與聖元大陸的醫道力量結合,在推陳出新的同時,也要掌握好尺度,不至於太過誇張而讓醫家之人無法接受,更不能過度否定現存醫道。

    在奇書天地中,方運反覆修改,數易其稿,許久不能定稿。

    方運在實踐方面遠不如那些普通醫家人,但理論知識之紮實,絕對在年輕醫家進士之上,畢竟現在醫家人大都局限在傷寒學派內,他卻閱遍所有的重要醫家典籍。

    論深度,方運不如醫家進士,但論廣度,方運對醫道的理解甚至超過醫家大儒!

    支撐方運的,是數千年的醫家精華!

    關鍵是,那些醫書中的藥方或理論,都是經過驗證行之有效的,所以方運哪怕直接使用也不會出問題。

    唯一的問題是聖元大陸的藥材更加豐富,方運要根據聖元大陸的醫道書籍對華夏古國的所有藥方進行微調。

    幸好之前方運就考慮過這個問題,早就對基礎的藥材藥性做出對比,更改起來並不難。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沒有一個進士投靠瘟疫之主,而山上的濃霧越來越多,越來越濃。

    慢慢地,許多進士開始不斷利用官印看時間,因為現在已經是聖元大陸的上午十點,再過兩個小時,到了正午,瘟疫之主就會積蓄足夠的力量,所有進士必死無疑。

    又過了一刻鐘,方運依舊坐在原地一動不動。

    張子龍一咬牙,道:「醫道艱難,必當一一親歷。眾人之中我的醫道境界最高,醫書威力最強,我先試著闖一闖,或許能有一些發現!」

    不等其他人反對,張子龍隻身向山上走去,胸前浮現一本散發著乳白色光芒的醫書,形成一股莫大的力量保護住他。

    一些醫家之人輕聲嘆息,張子龍的確是合格的醫道行者。

    很快,張子龍進入淡淡的綠霧區域,那綠霧立刻如同活了一樣,不斷向他身上涌去,凝聚成古怪的形狀,如石子、木頭等物品不斷進攻醫書形成的白色光芒。

    但張子龍乃是醫聖世家的棟樑之材,最多三年就可成為翰林,這種程度的綠霧根本無法攻破他的醫書。

    與此同時,醫書上文字流轉,記錄瘟疫之力的特性。

    張子龍繼續往裡走,很快來到妖蠻臨時搭建的寨子中,沒有遇到任何敵人,但綠霧更濃。

    這時候綠霧大都化為長槍、刀劍等凌厲之物,威力更強。

    經過不間斷的攻擊,極少數的綠霧終於穿透醫書的防護,進入張子龍的體內。

    張子龍的身軀輕輕一顫,隨後劇烈地咳嗽起來,急忙向自己嘴裡塞各種葯,但是,他的身體發熱,開始不斷咳嗽,雙目發紅,步履無法保持穩定。

    後面的進士大喊著,希望他別走了。

    張子龍沒有停步。

    一步一步向前,最後,張子龍來到山腰,來到濃霧的邊緣,這裡的綠霧濃到可見距離僅僅只有五丈遠。

    在張子龍靠近后,前方的濃霧突然炸開,出現短暫的紊亂,隨後濃霧化為一隻只蟲子涌過來,蝗蟲、蟋蟀、蜜蜂、蒼蠅、蚊子……

    數不清的墨綠色瘟疫之蟲撲過來。

    張子龍立刻外放出一件翰林文寶,形成強大的翰林防護詩保護自己,但不過一個呼吸間,翰林文寶形成的防護力量被瘟疫之蟲徹底擊破。

    瘟疫之蟲散逸的力量侵入張子龍的身體。

    張子龍的皮膚瞬間變綠。

    張子龍面色大變,急忙使用另一件封入疾行詩的翰林文寶,瞬間獲得疾行詩的加持,急速向山下跑去,一邊跑一邊咳嗽。

    一路血跡。

    華玉青等醫家人急忙外放醫書,衝過去扶住張子龍。

    「不……不要送死。」張子龍說完,兩眼一閉,昏死過去。他的醫書懸浮在半空,不斷散發著柔和的光芒驅除他體內的瘟疫之力。

    「快幫忙!」

    有醫書的進士一起外放醫書,就見張子龍身上白光層層疊疊,綠色的瘟疫之力被逐漸驅除,慢慢睜開眼睛。

    「諸位,逃吧,遠離妖山,越遠越好。最多一個時辰,瘟疫之主的力量將席捲獵場,我等必死無疑!逃吧,瘟疫之力太強!」張子龍目光里充滿了絕望。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