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怎會如此?就算有了瘟疫之蟲,也不至於如此。」華玉青道。

    張子龍緩緩打開醫書,就見「瘟疫篇」的第一頁的邊緣出現了綠色的痕迹,而且那些綠色痕迹彷彿是細小的螞蟻,正在慢慢啃食醫書書頁,讓書頁正在快速減少。

    幾個輔修醫道之人嚇得後退一步。

    「這……這是聖道天噬!只有在參悟聖道邊緣之後,才會有很小的機會激發這種力量,只有成為半聖后,才會真正掌握這種力量。任何敵人一旦遭到完整的聖位力量攻擊,若沒有聖位力量庇護,自身的一切都會被聖道天噬吞噬!」

    「此刻瘟疫之主的力量仍然有限,所以選擇吞噬張子龍的醫書,若是更強一些,直接吞噬張子龍的文宮!」

    「最多半刻鐘,張子龍的所有醫書都會被吞噬!這意味著,只要瘟疫之道不崩滅,或者不被醫家壓制,張子龍再也無法利用被吞噬的內容,甚至永遠也學不會這些學問,更不可能利用。就算活著離開獵場島,也只能重新學醫,去學那些之前不曾接觸過的偏門醫道。」

    「啊?那豈不等於說他的聖道之路斷絕?」

    「可以這麼說。除非能在醫書被吞噬前用聖道力量清除。」

    「聖血可以嗎?」

    「聖血自然可以。」

    許多進士望向方運,就見方運二話不說,隨手一拋,一滴黃金妖聖之血飛出,直入張子龍的醫書。

    「轟……」

    一股奇異的爆響聲出現,無形的氣浪向四面八方傳播,勁風吹得附近的人不得不後退。

    醫書上好似形成了時光逆轉,綠色的瘟疫之力徐徐後退,被吞噬的紙頁緩緩復原。

    不多時,綠色的瘟疫之力被逼出醫書,妄圖繼續攻擊張子龍,但被吸收了半聖之血的醫書徹底滅殺。

    張子龍原本已經絕望,沒想到醫書起死回生。

    「在下謝過方虛聖!」張子龍感激至極。

    「子龍兄無需客氣。若我等死於獵場,留下聖血都便宜了瘟疫之主,若我等活著出去,一滴聖血救一位醫家天才、未來的醫家大儒,卻是我人族賺了。」方運說完繼續參悟醫家書籍。

    「不愧是一代虛聖,永遠站在人族的高度上看待問題!換成別人,誰捨得聖血救一個進士!」

    「唉,與方虛聖在一起,永遠能有好處。在聖墟,許多人走到彗星長廊第七長廊,在登龍台,不僅沒被邪龍殺死,反而得到不明的力量。張子龍的醫書里融入聖血,威力至少增加一成,原本只有大儒才捨得花費聖血增強醫書!」

    「子龍,你進入瘟疫之霧中,都看到了什麼?」華玉青問。

    於是,張子龍就把自己所見以及醫書分析出的力量一一道出。

    「瘟疫之主的力量中,蘊含極強的戾氣和厚重的死氣。傳言他當年為了讓瘟疫之力增強,屠殺上億敵對部族和妖界人族,看來屬實。另外……」

    方運一心二用,一邊聽張子龍的描述,一邊繼續在奇書天地中翻閱書籍,根據張子龍描述的特性尋找更好的針對之法。

    時間一分一秒過去,再離正午還有五刻鐘的時候,方運突然起身,望向妖山的山腰。

    眾人原本正準備遠離妖山逃亡,看到方運站起,立刻望向他。

    「方虛聖,您這是……」

    方運道:「子龍,你方才說,若有醫道異象,可解大部分瘟疫之力?」

    張子龍一愣,道:「我不過是隨口一提。懸天之壺就不說了,那是等同於史道石門、禮樂編鐘的力量,只說最基礎的『杏林春陽』,那都是數十年難得一見的異象。除了醫家半聖封聖會出現,只有少數大儒把自己的醫道融會貫通、完全參悟透醫道邊緣之後才能形成。」

    「嗯。去年我從聖墟出來后,從孔城返回景國,孔家曾相助一艘『空行樓船』,那是半聖力量書寫而成。那空行樓船雖然已經多次使用,力量減弱,但帶領我們從山腳下飛到山腰不成問題,也足以在短時間內排開瘟疫之霧,現在唯一的問題就是,衝進去之後,我等能否殺死瘟疫之主?」

    「這個問題,無人可以回答!但,我想與方兄一同沖向妖山,一同做最後的嘗試!」孫仁兵道。

    「我也一同前往!我不能白白耗費聖血而不出力!」張子龍道。

    「我也去!」

    眾進士紛紛響應。

    「方虛聖,您不用多說了,直接拿出空行樓船,直接使用所有的力量,奮力一搏!成,揚名萬載,敗,亦有機會名垂青史!」

    「那麼,請諸位隨我上空行樓船!」方運說完,從飲江貝中拿出一頁淺金色的聖頁,聖頁有些破舊。

    聖頁上有一個「船」字,乍一看一筆一劃猶如龍蛇在之上遊動,但眨眼之後,會發現就是一個極為優美的文字,方才的龍蛇執行彷彿是錯覺。

    書法四境,筆走龍蛇。

    方運把「船」字聖頁向半空一拋,聖頁金光大盛,化為一座巨大的空行樓船,足足有三十層樓那麼高,正是當日方運離開孔城時所坐的那艘。

    「上船!」方運率領所有人上船。

    眾人一起走到船頭。

    張子龍遲疑道:「此船雖然能助我們排開瘟疫之霧,直入瘟疫之主洞前,可洞內仍有瘟疫之霧,我等如何破除?難道,你真能創造醫家異象?」

    「我不能完全做到,但可一試,若事敗,則可乘坐空行樓船返回獵場入口,尋找最後的生機。那麼,現在我便書寫醫書!」

    「什麼?」眾人大驚。

    誰都沒想到,方運竟然在此時準備寫醫書。

    無論是主修醫道還是輔修醫道之人,都難以置信地看著方運,若非方運乃是虛聖,他們一定會質問方運是不是瘋了。

    那不是詩詞,而是醫書!

    詩詞可以憑藉一時的靈光書寫而成,但醫道不同,不僅要經過多年的學習,更要有大量的實踐。進士試后,普通進士在學宮學三年就可離開,但主修醫道的進士至少要學滿五年才算有成。

    醫道乃是救人之術,比其他聖道更需要錘鍊,一個藥方出現,要經過多年試藥,之後還要由聖院醫殿反覆審核,經過醫道聖書檢驗,最後才能成為「驗方」。

    要把「驗方」提升到「經方」,那至少也需要歷經百年檢驗方有機會。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