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態度輕描淡寫,但張子龍卻用所剩不多的才氣舌綻春雷喊道:「千萬不要掉以輕心!瘟疫之主乃是半聖中的最強者,他的虛幻之力,已經可以化虛為實。你……」

    張子龍繼續喊,但方運聽不到了。

    一道神秘的力量降臨,三百進士看到,方運所在的地方突然升起一個蛋形白光透明護罩,而護罩內部,出現直徑三里的陸地。

    那陸地之上萬河奔騰,一道山脈連綿不斷,這道山脈共有九座巨大的山峰一字排開,高聳入雲,山上居住著數不清的妖蠻。

    孔德天失聲叫道:「那是妖王山脈!乃是妖王蠻王的修鍊之地,瘟疫之主化虛為實,把方運投入其中,等於讓方運面對妖界數不清的妖王,必死無疑!」

    「真是妖王山脈?那可比妖侯平原更加恐怖。」喬居澤心驚膽戰。

    「沒錯,的確是妖王山脈。」顏域空輕嘆道。

    孫仁兵無奈長嘆,道:「不愧是半聖中的聖主,不僅有瘟疫分身,還凝聚出虛幻分身,用出虛幻之地。大勢已去,大勢已去。」

    「難道方虛聖沒有可能突破這虛幻之地?」

    「若方虛聖還保留君之星位,或可有機會,可虛幻分身用那一萬妖蠻騙掉方運的君之星位,已經無力回天。」

    「可這只是瘟疫之主的分身,真的能化虛為實?」

    「成為聖位后,所有的力量都會發生質的變化。妖聖蠻聖天賦異稟,就算無法參悟透聖位力量,也能憑藉強大的血脈直接操控!我人族半聖若參悟不透聖位力量,只是一知半解,完全敵不過妖蠻半聖,但若是能參悟透徹,則必然凌駕妖蠻半聖之上。別看瘟疫之主只是分身,但他能直接控制聖位力量,自然能夠化虛為實!」

    「仁兵說的對。方虛聖之所以能殺死瘟疫分身,是五妙醫書壓制了瘟疫分身的聖位力量。但,現在他位於虛幻之地中,醫書毫無作用,而且也沒有什麼書籍能看透虛幻之力,只能憑藉強大的文膽突破,別說方虛聖只是二境文膽,就算是三境文膽,也無法看透這虛幻之地!」

    「瘟疫之主既然用出虛幻之地,他自身也必然位於其中,或許方虛聖有辦法找到。這就是虛幻之力最大的弊端,其主不能置身虛幻之外,否則虛幻不能化實。」

    「虛幻之力,最好用虛幻之力化解,如若沒有虛幻之力,只能用同層次的力量硬生生對抗,然後找出虛幻分身所在,將其擊傷。實際上,虛幻之地一出,方虛聖恐怕已經分不清自己身在何處,甚至……在寫戰詩的時候,都會寫錯,然後遭到戰詩反噬!」

    「怎會如此嚴重?」

    孫仁兵目光暗淡,道:「我兵家有一位先輩曾在荒城古地對戰一位同樣掌握虛幻之力的妖聖分身,那分身可比現在的瘟疫之主強大許多,對方用出虛幻之力后,那位兵家大儒竟然渾然不知,原本要使用兵法加強大軍,卻被虛幻之力生生逆轉,使用的是大儒戰詩,一詩屠滅五萬人族大軍,其中還有他的子孫後代。在虛幻之力撤除后,那位大儒氣得大口吐血,妄圖跟那妖聖分身拚命,但對方一走了之。那位兵家大儒文膽當場破碎,最後瘋了。」

    「我以前也聽到過這個傳聞,不曾想是真的……」

    杏林中的氣氛無比壓抑,三百進士看著那虛幻之地,徹底失去信心,連大儒都能被輕易控制,方運更不可能,虛聖只是地位高,但實力不足。

    孫仁兵道:「這虛幻之地我們無法打破,畢竟是聖位力量,但在虛幻之地收起的一剎那,虛幻分身必然顯現,我等還有一絲機會。」

    孔德天道:「我先來,以餘生之壽命激發碧血丹心,與虛幻分身拚死一搏。」

    「我也來吧,一個人不可能傷到虛幻之主。」

    「我也來,若能湊足百人,趁虛幻分身剛消耗力量對付方虛聖,我們有傷到他的機會,其餘人或許有一線生機。」

    馬朝明道:「我們這些老傢伙來吧,你們年輕,還有明天,我們老了,成翰林無望,不如捨生取義!」說著,馬朝明吃力地站起來。

    那些新晉進士和青年進士很難站起,但上百中年進士彷彿被注入強大的力量,陸續起身。

    他們的脊樑比筆桿更挺直,他們的身形比山峰更偉岸。

    輕風吹過,花瓣與樹葉飄飛,掠過這些站立的中年進士,飛向那直徑三里的虛幻之地。

    方運站在原地一動不動,警惕地看著周圍,因為在瘟疫之主說完那些話之後,自己就突然置身於一片陌生的山下,山上居住著大量的妖蠻,那些妖蠻格外高大,像極了妖王或大妖王。

    瘟疫之主的聲音再次響起:「方運,死在本聖與兵蠻聖聯手之下,用你們人族的話,也算重於泰山了!等殺死你,祖神必然會獎勵我,而我會很快登臨大聖!到那時,我必然親率大軍,與九尊大聖聯手,再次攻打兩界山!」

    「什麼?有九尊大聖在返回妖界?你不要信口雌黃!」方運似乎根本不相信瘟疫之主的話,要與他爭執。

    「哈哈……人奴小兒,你想拖延時間?愚蠢!你看到沒有,那些妖王蠻王已經開始向這裡奔跑,很快就會殺死你!」

    方運向山峰的方向望去,那裡果然有許多妖蠻衝過來。

    方運緊張地四處張望,開始緩緩後退,並伸手去摸飲江貝。

    「哈哈哈……本聖早就趁機奪走你的飲江貝,你現在一無是處!」

    「你……」方運無比氣憤,但卻說不出話來。

    「你連毛筆都沒有,我看你如何書寫戰詩詞!」

    方運雙拳緊握,眼睜睜看著大量妖王蠻王氣勢洶洶衝過來。

    「我還有唇槍舌劍!」方運咬牙說著,口中快速詠誦藏鋒詩《寶劍吟》,隨後口中生光,即將外放真龍古劍。

    「你的唇槍舌劍就算附加藏鋒詩的力量,也絕對殺不死這些妖王!」瘟疫之道。

    那些妖王與蠻王越來越近,他們所踏之處,大地開裂,塵土飛揚,濃烈的氣血直衝雲霄,形成莫大的威勢。

    「我跟你們拼了!」方運大吼一聲,突然口吐唇槍舌劍。

    與此同時,瘟疫之主終於忍不住,再度大笑,因為一旦方運放出唇槍舌劍,他就可以迷惑方運的感知與視覺,讓唇槍舌劍反過來殺死方運。

    六鳴古劍脫口而出。

    瘟疫之主的聲音戛然而止。

    兵法,明修棧道,暗渡陳倉!

    真龍古劍無聲無息出現在方運身後一百二十丈的地方,劍尖刺在空處,但是,紅中透著金色的鮮血從劍上流出,緩緩滴落。

    方運徐徐轉身,雙目中出現兩輪滿月,觀萬界,察青冥,如聖巡天!

    整個虛幻之地如同玻璃片片炸裂,而一條兩尺長的小綠蛇被真龍古劍刺中七寸,下面半條身軀已經掉在地上。

    墨綠色的蛇頭拚命吐著蛇信子,雙目通紅,癲狂至極,發出刺耳的尖叫。

    「你怎有月神之眼!你怎會有!」

    三百進士原本都抱著必死之心,那些反應最快的中年進士連碧血丹心都開始發動,可看到這一幕,全都茫然無措。

    瘟疫之主分身怎麼被方運斬斷了?

    「多虧了你們妖蠻的禮物,若不是在妖祖門庭中你們狼蠻聖子送我一顆月相神石,讓我獲得月神力量,我也不會擁有看透虛幻之力的雙眼。代我謝過那位狼蠻半聖!」方運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

    中秋文會的海量月華、狼蠻聖子的月相神石和月神遺物三種力量結合,讓方運的雙眼獲得前所未有的力量。

    「你……我要殺了你!你的唇槍舌劍不可能殺死我!」小小的半截蛇身瘋狂扭動,要衝向方運。

    哪怕這具只是虛幻分身,聖體力量不強,也遠超普通妖侯,僅次於妖王,絕對有能力殺死人族進士。

    「你?不行!」

    方運說完,控制真龍古劍與墨劍同時使用「絞」之技法,兩把劍如同兩個小旋風,把瘟疫之主的虛幻分身絞殺成肉泥。

    普通唇槍舌劍自然殺不死分身的聖體,但真龍古劍上乃是真龍之紋,而墨劍更是書法二境的體現,乃是由凌煙閣中的文字豐碑形成的力量!

    一個是龍族遠古之力,一個是人族文明之力,徹底擊潰妖侯層次的聖體。

    地面的半截蛇身輕輕一晃,竟然又化為一條完整但更短的小蛇。

    「你殺不死……呃……」瘟疫之主的舌頭扭曲,突然說不出話。

    因為,虛幻之力正被方運的月神之眼剝離!

    萬界最強虛幻之力掌控者,是月神。

    瘟疫之主這具分身是靠聖位虛幻之力支撐,現在虛幻之力被月神之眼剝奪,他的身體將不是聖體,跌落為普通妖侯之體。

    「告辭。」方運說完,控制真龍古劍下落絞殺。

    「我不會繞過你的!我發誓!我發誓!我……」

    小蛇化為肉泥。

    方運面前托板上的硯龜突然雙眼放光,猛地竄出去,張口一吸,也不知吸了什麼,愉快的搖頭晃著尾巴返回方運腳邊,一翻身,肚皮朝天呼呼大睡。

    方運彎腰拾起硯龜,但身體一晃,差點摔倒。

    月神之眼榨乾了他所有的才氣。

    方運轉身,看到一群面目獃滯的進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