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李繁銘道:「你……你不會是瘟疫之主變幻的吧?」

    一些人輕笑起來,還有一些人當真,緊張地看著方運。

    方運啞然失笑,慢慢向前走去。

    「先說清楚再過來!」慶國一個進士異常緊張。

    姬守愚無奈地白了那進士一眼,道:「此人便是方虛聖。」

    李繁銘笑道:「你可能也是瘟疫之主變幻的。」

    眾人大笑。

    方運邊走邊道:「進士獵場的妖蠻基本已經被殺光,我們安全了。只要時間一到,春獵結束,我等就可返回,諸位先行歇息,到時候眾聖一定會使用聖力相助。」

    「這次瘟疫之主應該死透了,要是他還不死,那我一頭撞死!」高庸抱怨道。

    孫仁兵點頭道:「十國相聚后,未死一人,方虛聖居功至偉!」

    「說是人族領袖或許過了,但堪稱進士領袖!」顏域空道。

    眾人點頭。

    「不對,文榜出問題了!」

    「怎麼了?」

    方運拿出官印看文榜,就見文榜之上,景國的榜值已經達到一千二百萬,而且還在以每息十萬的速度增長。

    方運呆住了,一千二百萬啊,這簡直就是虛幻,怎麼想都不可能是真的。

    「我明白了,跟兩尊半聖化身有關!」

    「對!」喬居澤一拍大腿。

    「妖侯一千,妖王至少值十萬,大妖王絕對以百萬論,半聖分身應該比大妖王高,所以一個分身給五百萬不成問題。」

    「哈哈,全人族恐怕都已經驚呆了吧?他們必定以為咱們景國進士殺了四五百萬的妖蠻,哈哈!」

    「是啊,誰能想到方虛聖竟然殺了兩尊半聖分身!就算是力量未達巔峰,可身份在那裡擺著,必須當成半聖分身計算。」

    「有趣!有趣!」

    眾進士明明病的很重,卻因前所未有的數字而興奮。

    尤其是那些景國進士,笑得面如花朵綻放,他們沾了大光,這可是實打實的文名,甚至可能載入史冊,極可能是他們這一生文名的巔峰!

    一旁的張子龍突然輕咦一聲。

    「子龍兄怎麼了?」

    「瘟疫之主死亡的地方,杏樹和橘樹有古怪。」

    方運扭頭看去,虛幻之力消失,不損任何杏樹和橘樹,反倒是在瘟疫之主死亡的地方,杏樹和橘樹的高度遠超其餘地方,還在慢慢長高。

    華玉青笑道:「農家很難在荒城古地種植聖元大陸的作物,只能種植原生作物,普通大儒的春陽杏林最多也只能存活數年,但這些橘樹杏樹以瘟疫之主的殘餘力量為食,或可存活許久,而最後結出的果子必然不凡。方虛聖,你再看看你的醫書,理當有所變化。」

    「連春陽杏林與橘井泉香都有,那種醫書理當出現。」張子龍點頭道。

    其餘修鍊醫道之人若有所思,輕輕點頭,他們的目光格外有神,緊緊盯著方運。

    方運想到那種醫書,心頭一熱,急忙從奇書天地中喚出《瘟疫論》。

    《瘟疫論》原本是散發著潔白色的光芒,充滿聖潔的氣息,但是,現在卻有了不同,因為在這本書的下方,多出一本黑色的書籍。

    那黑色的書籍散發著極其邪惡的氣息,表面沒有白光,而是布滿淡淡的黑霧,所有人看到那黑色書籍都全身發冷,連方運也是。

    「陰陽醫書。」一些進士哪怕沒有修鍊醫道,也認出了這種只在傳說中出現的醫書。

    「陽為《瘟疫論》,陰為何書?」張子龍好奇問。

    方運翻開《瘟疫論》露出下面如影子般的黑色醫書,封面上寫著幾個墨綠色的大字。

    方運看后大奇,遠遠超出自己之前的所想。

    「是《瘟疫經》。」方運道。

    一片倒抽涼氣聲。

    醫家的書籍命名不會根據層次起,但若是自然形成的此類力量,很少會有「經」或「典」字,因為這涉及聖道。

    醫聖張仲景的著作雖然是《傷寒論》,但裡面的藥方卻是最高的「經方」,可見《傷寒論》是經典層次的書籍。

    可《瘟疫經》不僅不是方運所作,而且只能算是影子書,竟然能被命名為「經」,必然跟聖位力量有關。

    張子龍喟然一嘆,道:「意料之外,情理之中。你們不要忘了,《瘟疫論》以五妙和雙重醫道異象,力壓聖位瘟疫之力,最後擄獲一絲瘟疫之力,實屬尋常。不過,此書應該只是有成『經』的潛質,目前力量不可能達到聖位層次。」

    「自然如此。」方運感受到這《瘟疫經》的力量,確實如張子龍所言,沒有聖位力量,但卻是少有的「病經」,比毒經更難得到。

    醫家以救人為己任,但是葯三分毒,而且一些毒藥也能救人,醫家人曾言,在不談劑量的前提下討論藥物是否有毒,等同無賴。

    不過一些醫家人在研究救人葯之餘,也會研究能傷妖蠻的毒藥,把毒藥製成藥方,於是就有了破壞性很強的毒經。

    在毒經之上,便是病經,任何擁有病經的人族,都是連醫家人都不願意惹的大麻煩。

    從某方面來講,擁有病經的醫家人,就是較弱的瘟疫之主。

    病經無法由醫家人主動書寫而成,而是醫家人在研究某種病達到巔峰,並且在壺中醫會中至少得到四妙,在不斷對抗這類病的過程中,有很小的機會得到病經。

    人族主修兼修醫道之人數不勝數,少則百萬多則千萬,但有醫書之人卻極少,不過數萬,而有病經之人更少,目前絕對不會超過五十人。

    「這是方虛聖應得的,瘟疫病經在致死方面或許不如一些少見的病經,但卻是最可怕的,尤其是不斷傳播傳染的能力,當屬百病之首!」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咱們醫家之人成大學士后,文台都是救人治病的,比如春雨文台、杏林文台,他的文台萬一變成瘟疫文台,那……豈不就是另一個瘟疫之主?就算妖蠻也視瘟疫如蛇蠍,避之不及,而且妖蠻最怕天花等病,記得當年醫家聖手們用妖界之物飼養專門針對妖蠻的天花,導致妖界妖蠻死亡過千萬。」

    「真有可能。」

    眾人或坐或躺,在杏林橘樹間聊天,遠處偶爾有妖蠻探頭探腦,一旦被發現立刻如驚弓之鳥,拚命逃竄。

    方運懶得追殺剩餘的妖蠻,一邊與其餘進士聊天,一邊休息。

    在聖元大陸太陽落山的時候,春獵上空響起一個洪亮的聲音。

    「進士春獵結束!」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