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當日哪怕方運頂住了月樹神罰,也只是被列為大儒獵殺榜第五,理由是他年輕。

    而包括衣知世在內的獵殺榜前四位大儒,都有可能在二十年內封聖,短期內的威脅比方運更大。

    但是,現在方運以進士之身滅殺妖聖分身,無論何種理由,都無法阻止方運成為大儒獵殺榜的第一!

    「你們看,方運名字後面的聖血賞金!幾個月前還只是一百左右的聖血,自從月樹神罰之後,暴漲到一千聖血!現在又開始突然增加,就在前不久,又增加了整整一千聖血!諸位半聖蠻聖再強,一次也最多能凝聚十滴蘊含聖位意志的聖血,」

    「聽說是瘟疫之主加的聖血,狼蠻聖的聖子們似乎也開始追加聖血。你們說,瘟疫分身與虛幻分身真是方運殺的嗎?哪怕是死灰復燃后的分身實力很差,也絕對不可能被一個進士殺死啊!」

    「瘟疫之主已經在眾聖殿說了事情經過,我剛從父親那裡得知,方運寫出了五妙醫書,喚出兩種醫道異象,先滅他瘟疫分身。而後,方運又動用月神之眼,破滅他的虛幻之力,將他虛幻分身殺死。」

    滿場嘩然。

    「真的嗎?」

    平日里高高在上的聖子們,此刻變成了人族學堂里的小蒙童,滿臉驚奇。

    「這……他還是人嗎?簡直人中妖蠻!不,人中古妖!我身為聖子都比不上他!太兇殘了,怪不得叫他魔王!」

    「的確是真的。殺虛幻分身就不用說了,我等若是有月神之眼,自然也能做到。畢竟虛幻分身空有虛幻之力,聖體勉強相當於普通妖侯,這裡許多妖帥聖子都能將其殺死。」

    「不過,一個人族怎麼跟月神之眼有關?月神不是……」

    說話的妖族聖子突然閉上嘴,極少數的妖蠻聖子目光閃爍,似乎想到什麼。

    一個猿族聖子立刻打圓場道:「月神這些年偶爾顯現神跡,方運那小子得到月神之眼也不算什麼。倒是他能寫出五妙醫書實在太驚人了。」

    「都知道他經學精深,詩詞歌賦也是當仁不讓的同文位第一,據說在兵家方面也有小成,當日騙過蛟聖宮的蛟王。不過,從來沒聽說他在醫道之上如此不凡。」

    「只能說瘟疫之主倒霉吧,人族有克制他的醫道,若是換了別的半聖的分身去,方運必死無疑!」

    「有道理。」

    「有什麼道理?有幾個半聖的分身能起死回生瞞過人族眾聖和聖廟?就算復活,三天後聖體能恢復到什麼程度?就算恢復,人族進士一旦合力使用星位力量再加聖血戰詩詞,怎麼戰勝?」

    「說的也是,那裡被聖廟力量籠罩,我妖蠻兩族能進去的聖位分身屈指可數,思來想去,瘟疫之主是最合適的。可惜,任憑兵蠻聖才智通天,最後卻也想不到方運能寫出五妙醫書,更沒想到他已經獲得月神之眼。」

    「看,聖血懸賞已經快要到三千滴了!到了五千滴且再獎勵大聖之血,那可是殺半聖的基本獎勵了。」

    那個蠻族聖子話音剛落,大儒獵殺榜出現變化,方運的聖血賞金出現「二八三三加一」的字樣,格外醒目。

    「哪位如此捨得,竟然獎勵大聖之血!半聖分身不過比大儒稍強,最多擋半聖真身幾招,但大聖之血,足以抵抗半聖很久,甚至有機會傷到到半聖!」

    「這萬界的天,是真變了。」

    「在月樹神罰失敗的時候,就開始變了。」

    「霸下!一群廢物!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一個渾厚的聲音響起,震得在場的聖子耳朵嗡嗡直響,從將位聖子到侯位聖子全都如此,連一些妖王蠻王也下意識皺起眉頭。

    「傲聖子!」突然有人叫喊,在場的聖子無不露出驚容,急忙看去。

    「傲聖子您從萬亡山回來了?妖侯怒闖萬亡山,妖界已經流傳您的傳說,您簡直是我妖族楷模!」

    「恭迎傲聖子!」

    眾人一起望去,就見頭足足有兩層樓那麼高的巨大龜妖出現在前方,他的後背龜殼猙獰可怖,猶如一座座尖銳的黑色山峰聳立,露出的頭部上竟然有一支獨角,雙目泛著奇特的藍色,眼睛中竟然有雷電閃爍。

    大多數妖蠻露出敬意,還有一些與龜妖一族有仇的聖子輕聲冷笑。

    這龜傲的血脈極其高貴,據說是龍聖與龜聖後代,算是偽龍一族。而他所在的龜妖族自封為龍龜一族,龍龜是祖龍的親子,等同真龍一族。

    龜妖族與龍龜族,相差甚遠。

    為了證明自己是龍龜一族,妖界的龜妖一族學龍族附庸風雅,喜歡讀人族的詩詞文章。

    這龜傲原本想從人族文字中尋找一個霸氣的名字,原本想叫「傲天」,但有一位妖聖的名字裡帶天,他便只取一個傲字。

    不僅如此,他們一族還模仿龍龜的叫聲「霸下」。

    因為龜妖一族終究有龍聖血脈,算是祖龍後裔,所以在妖界極為驕傲。

    在場的聖子雖然有不屑有譏諷,但沒有誰敢說出口,因為龜傲太強了,身為妖侯,相當於人族翰林,卻在三年前殺死過人族大學士,甚至殺過妖王蠻王!

    龜傲點點頭,冷哼一聲,道:「聽說我不在的這幾年,那個叫方運的人族殺了很多我妖蠻精英甚至聖子?連我的好友獅妄都被他殺死?」

    「是這樣的!」

    「死在他手裡的妖蠻聖子簡直不計其數,實乃我妖族心腹大患!」

    「您一定要殺了他為我兄長報仇啊!」

    龜傲聽著眾妖蠻的哭訴,怒道:「方運小兒算不了什麼,無非會吟幾句詩詞而已!若有機會,我便潛入聖元大陸殺他!若無機會,年底就是三谷連戰,你們妖帥輸給他,我在第三谷等著他,將其粉身碎骨!」

    「可是,他殺死了瘟疫之主的分身。」

    龜傲輕蔑一笑,道:「他的醫書對我何用?他的月神之眼對我又有何用?他若遇到我必死無疑!」

    「可是他不參與三谷連戰呢?」

    龜傲卻露出神秘一笑,道:「我本來要在萬亡山住五年才回來,但今年三谷連戰之後的那處秘境卻有大變化,所以提前回來。那秘境無論對妖蠻還是人族,都有莫大的作用,我不信他們人族不爭!我不信方運不去!」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