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邊翻閱傳書,一邊回復友人,等處理完大半傳書,收到喬居澤的提醒,才想起今天還有一場十分重要的文會。

    景國位於聖元大陸的北方,正月的城外春寒料峭,林地不見嫩芽新枝,農田更沒有忙碌的農人,但城內已經有了淺淺的綠色。

    對於重視才氣文名的讀書人來說,春天是一個極好的時節,代表著萬物萌發,代表除舊迎新,代表著一個更好的開始。

    每年正月十五即進士春獵當天,各地會舉辦元宵文會。

    而每年的十國春獵結束的第二天,即正月十八的夜晚,各地都會舉行早春文會,也會開啟春天文會的**,從這一天一直到立夏,沉寂一冬的讀書人開始活躍。

    因為春雨影響一年的收成,每年各地都會連續不斷舉辦祈雨文會,導致文會泛濫,成為人族春天的一景,延續數百年從無中斷。

    而早春文會前後是二十四節氣中「雨水」的開始,這個節氣影響十國除北方以外各地的降水,也就影響各國農作物的產量,所以每年的早春文會意義重大,往往都設置在皇宮,由國君親自主持,向天祈雨,表示對天的敬意。

    當日哪怕沒有下雨,各國文相也會調動聖廟力量讓京城下雨,代表上天回應君王的祈求。

    京城位於北方,正月無雨,一般到二月才會下雨,但依然會在這一天舉行早春文會。

    方運本不想參與早春文會,但每年在早春文會前,各國京城會表彰參與春獵的進士,之後讓一位新晉進士代表春獵進士獻詩。

    方運早就被定為獻詩之人,要是換了別人,莫說被選的人敢不敢上台,參與文會的數萬讀書人也不能同意。

    方運到中午吃過飯後,又陪了家人一個時辰,才開始學習。

    自從方運考中童生后,幾乎沒有徹底休息的時候,每時每刻都在學習。

    臨近傍晚,方運才坐上屬於自己的龍馬豪車帶著楊玉環、蘇小小,抱著奴奴,領著敖煌,身後跟著小流星,一起前往皇宮。

    龍馬一出,道路上的所有馬車全部停下,無論是普通牛馬還是蛟馬甲牛,全都被龍馬的氣息震懾,無論駕車之人怎麼趕都不動。

    方運聽著絡繹不絕的「駕」聲,非常無奈,這種事他也管不了,因為龍馬自身都收斂不了氣息,它們又不是敖煌這種真龍。若非是早春文會這種重要場合,他決計不會乘坐龍馬豪車。

    車廂內,敖煌眼巴巴地看著方運,哀求道:「方虛聖,給本龍一首詩吧?讓本龍牛一回!上次的春節文會上,本龍太倒霉了,剛念完你的詩,就遇到禮殿懲罰雷家,天降三禮之火,根本沒人吹捧本龍,氣死個龍!這次讓我代你去吧。」

    「等到了皇宮,你要是還想代我念詩,你就去。」

    敖煌眨了眨眼,想起在皇宮搶夜明珠差點被劈死的事,猶豫不決。

    一路上一家人說說笑笑,楊玉環偶爾掀開帘子看看窗外,可一旦被人發現,她馬上放下窗帘,不想被外人見到。

    倒是敖煌總喜歡腆著大臉頂著窗帘鑽出去,嘻嘻哈哈看了一陣,看到眾人那震驚的表情十分受用。

    幾日不見,小狐狸拚命黏著方運,一直躺在方運懷裡,怎麼勸都不離開。

    車到皇宮所在的街道的時候,車行明顯減慢,因為今日來皇宮的人太多了,皇親國戚,文武百官,京城士子等等,一路上擠得水泄不通。

    好在整個京城就方運的車是純血龍馬拉車,沒有馬匹敢道路,哪怕在擁擠的路段也比較順利。

    到了皇宮前,方運和往常一樣,在下馬車的時候扶著楊玉環的手,等楊玉環下車站穩,他才向皇宮看去。

    身前是皇宮護城河,再往前就是一片廣場。時辰未到,廣場上站滿了參與文會的賓客。

    皇宮的正門和左右掖門緊閉著。

    方運一出現,立刻引動在場數萬人的目光。

    「方虛聖來了!」

    「真是方虛聖!」

    原本聊得興起的人閉上嘴,一起望著方運。

    九成九的目光中,多了一絲前所未有的狂熱!

    方運不僅讓景國成為十國春獵榜第一,不僅打破了歷代紀錄,更是以一國壓九國,榜值比各國之和還多,這是任何時代都不曾發生過的奇事。

    獵場的封口令只是防止意外發生,在刑殿驗證后,一些事情陸續解禁,比如方運在獵場之上著五妙醫書已經人盡皆知,但獲得病經之事卻秘而不宣。

    比如方運與十國進士聯手殺死瘟疫之主分身,可細節卻沒有公布。

    半聖王驚龍親自發話,任何質疑都被死死壓下,沒有誰會大膽到質疑半聖親口所言。

    如果說十國大比是比較各國年輕讀書人的文功,那進士春獵則是比較各國新生代的戰功。

    至少在這一年中,景國將可自稱為人族強國!

    景國建國二百年中,這是從來沒有過的時刻!

    對眾人的表現,方運習以為常,向眾人一拱手,繼續向前走。

    左為尊,所以在往年的早春文會上,重要人物都從左掖門進,其餘人物從右掖門進,中間的正門是絕對不會開的,早春文會還不能讓皇宮大開正門。

    方運帶著家人向左掖門行走,路上的人紛紛讓開一條道路,問候不斷。

    「謝方虛聖讓我大景揚眉吐氣!」

    「國之棟樑,人族魁首!」

    「賭場開賭各國在進士春獵的排名,雖然我輸了上萬兩銀子,但輸得爽快!真希望年年輸!」

    「謝方虛聖正我景國文名!」

    楊玉環和奴奴心裡樂開花,敖煌同樣無比高興,心道這些人有眼光,不像那些蠢貨只會罵方運。

    左掖門前,聚集著文會地位最高的一批人。

    只不過,除了文相必須參加,大儒們都沒有來,以大學士和翰林居多。

    參與進士春獵的二十九人已經早早到齊,就站在左掖門前,身為景國大功臣,他們在今日的地位堪比大學士。

    不過,這些人之中,有四位中年進士有了不同,哪怕他們四人仍然身穿進士服,可周身散發的氣息卻超越所有進士!

    因為,他們四人已經晉陞為翰林!

    這也是眾人目光狂熱的主要原因之一!

    方運竟然能讓在進士文位停留多年的人獲得晉陞,這種能力簡直如聖如神,在聖元大陸當受頂禮膜拜!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