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見過方虛聖!」左掖門前的人無論官職大小、文位高低,全都主動問候,連左相也不例外。

    「諸位春安。」方運也客氣回禮,目光掠過所有人。

    在一瞬間,數百人的容貌表情都被方運牢牢記住,是真心歡迎還是假意逢迎,是心有芥蒂還是心懷抵觸,方運能猜到七八成,至於另外兩三成的人要麼涵養極深,要麼用雜家的力量掩飾,難以看透。

    不過,誰在什麼派系人盡皆知。

    方運還禮之後,眉頭動了一絲。

    計知白的神色不對,與前幾日在獵場的態度有著細微的區別,這份區別雖然微乎其微,卻讓方運心生異樣。

    方運讓楊玉環去先去喬居澤的家眷那裡,然後走向參與春獵的進士們,他身穿的是進士文位服,而不是鎮國公的國公服。

    走到近處,方運拱手笑道:「祝賀馬朝明馬兄、何魯東何兄、孫銘孫兄與沈昊沈兄晉陞翰林。」

    四人齊聲還禮,詩狂馬朝明笑道:「我們四人準備過幾日聯手舉辦一次翰林宴,共同慶祝晉陞翰林,方虛聖一定要到場,不醉不歸!」

    「那是自然。」

    計知白微笑道:「我看啊,不如多等幾天,等其餘幾位中年前輩一同晉陞翰林,再舉辦一次更多人的翰林宴!」

    眾人齊笑。

    一些左相黨人看著計知白露出不悅之色,沒想到計知白竟然幫襯著方運。

    「對了!我剛從聖院那裡得到一個好消息。獵場的春陽杏林與橘井泉香已經被東聖王驚龍大人親手移到獵場外,那裡將成為醫家聖地之一。荒城古地的醫家人若立下功勞,可去那裡參悟。按道理來說,以後去那裡參悟的醫家人,都會叫您老師。」

    何魯東笑道:「方虛聖,你既然創立出一個醫家聖地,什麼時候能創立出兵家聖地?」

    馬朝明白了何魯東一眼,道:「醫家聖地和兵家聖地能等同嗎?醫家聖地只需要相關的醫道和異象即可形成,可兵家聖地那需要真正的血戰!孫子滅楚國國都之地、孫臏的圍魏救趙之戰、白起的長平之戰等等都形成兵家聖地,方虛聖幾乎不會主修兵道,怎可能領兵作戰?」

    「那可說不準,反正你們見識過他的兵法,無比神妙,哪怕我領軍作戰多年,也難以望其項背。」何魯東道。

    方運心中一動,笑道:「何將軍,你既然晉陞翰林,那官位必然再度高升,不知何將軍想要去哪裡赴任?元帥府可有軍令?」

    何魯東臉上閃過一抹難掩的喜意,但很快恢復正常,道:「軍令還未下。既然景國北邊吃緊,草蠻早晚都會南下,我更希望前往北邊,為國效力。」

    「將軍不懼險地,乃是吾輩楷模。祝將軍武運昌隆,文位高升!」

    「謝方虛聖吉言。」

    「對了,何將軍若是到了北邊,遇到張破岳,定要幫我討要他欠我的鷹妖帥。」

    「此事我也有聽說!你送他一首『接天蓮葉無窮碧,映日荷花別樣紅』,他不過還你一頭妖帥,當真是一本萬利!待我赴任之時,方虛聖可否送我一首詩?」

    「那便說定了。」方運微笑道。

    眾人說說笑笑,突然,皇宮正門發出一聲轟鳴,接著緩緩打開。

    全場驚疑。

    「這是怎麼了?為何要開正門?」

    「不會是禁衛開錯門了吧?皇宮正門事關國體,亂開正門可是違大禮啊!」

    「不應該啊……」

    在眾人的疑惑中,皇宮大門正式打開,就見一位舉人內侍以舌綻春雷道:「太后懿旨,方虛聖率景國進士獨佔鰲頭,揚我國威,乃千年不遇之盛事,特開正門,迎三十功臣!」

    「原來如此!」

    「當得起,方虛聖當得起開正門!」

    「不錯,方虛聖以虛聖之尊就有資格走正門,更不要說立下這驚天大功!」

    眾人喜氣洋洋,尤其是那些小官員或年輕人,若能從正門出入,那是極高的榮耀,比得皇室賜物都更加罕有。

    姜河川面帶微笑,似是早就料到,他手捋潔白的鬍鬚,道:「三十功臣,請先入皇宮。」

    其餘進士遲疑起來,然後一起看向方運。

    方運不動,打死他們都不敢邁步。

    方運輕輕點頭,拱手向皇宮方向道:「謝太后隆恩。」

    說完,方運邁步向正門走去,其餘二十九位進士跟在身後。

    皇宮之內,樂聲響起,昭示早春文會入場開始。

    進入正門,方運抬頭一看,皇宮被奉天門與景水河分成三部分,三大部分各擺著大量的桌椅,形成三個等次的席位。

    在太監的帶領下,方運等人從皇宮正門走到景水橋上,穿過最低等的席位,之後走到奉天門,離開中等席位。

    最後,眾人來到奉天殿前的廣場,只有景國地位最高的那些人和三十功臣才能在這裡就坐。

    今年的席位和往年不同。

    往年在離奉天殿最近的地方,是諸位大儒、大學士和皇親國戚的席位,之後才是三十進士共用的一張超大圓桌,只排在翰林席位之前。

    但今天,那張鋪著紅色桌布的超大圓桌,就在奉天殿的台階之下。

    今日,三十功臣乃是景國首席!

    新晉進士只是激動,青年進士只是感慨,但那些中年進士全都熱淚盈眶。

    他們這些進士參加多次十國春獵,之前每一次早春文會之前,雖然不至於羞愧萬分,但也面上無光,還好眾人都沒有責備他們,畢竟他們儘力了。

    每一次早春文會上,這些人都度日如年,恨不得早早結束。

    每一年早春文會上,他們都會想象強國慶功會的場面,總覺得無顏面對景國民眾。

    但今天,他們挺起了胸,昂起了頭,可以堂堂正正坐在這裡,不再羞愧,不再自責!

    中年進士們的淚水模糊了視線,淚水好似擋住了天地間的一切,唯獨擋不住那個年輕卻高大的身影。

    方運正帶領他們繼續向前走,就如同在進士獵場中,方運迎向數十萬妖蠻,迎向瘟疫之主!

    每個進士都彷彿看到景國的未來,不在方運的身後,不在方運的腳下,而在方運的肩膀之上!

    三十進士一步一步向前走,形成一股無形的共鳴。

    身後的數萬人竟然也被感染,許多讀書人的步履更加堅定,目光更加清澈。

    因為,他們同樣看到了景國的明天,在方運的肩上!

    一位年過七十、身穿一品誥命服的老婦人牽著孫子的手,輕聲道:「記住那個背影,記得一直跟著他。」

    「為什麼?」小孩子疑惑不解。

    「因為啊,他在為人族領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