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許多人皺起眉頭,這種事還真說不好,古往今來都有這種人。

    何魯東冷笑道:「只要別讓我聽到就好,否則我不介意教訓一下不知天高地厚的傢伙。」

    「何老哥還是習慣用軍中方式來教訓人,換成我,最多是讓他不應該得的文名消散,至於消散多少,那與我無關。」馬朝明呵呵一笑,繼續喝酒。

    喬居澤笑著舉起酒杯,道:「知白兄,我敬你一杯。方虛聖文名正盛,愛惜羽毛之人斷然不可能在大庭廣眾之下難為他。在場之人,除了知白兄,誰敢與方虛聖一較文名。」

    計知白舉著酒杯,笑呵呵道:「此言差矣,我再蠢也不會當眾與方虛聖一較高低,今日早春文會我不參與還不行嗎?來,乾杯。」

    兩人一飲而盡。

    何魯東看了一眼計知白,目光一閃,道:「方虛聖,都說你殿試的縣城被定在寧安縣,是否屬實?」

    「沒錯,就是寧安。」方運說完把醬牛肉放到嘴裡,慢慢咀嚼。

    何魯東點點頭,道:「寧安縣乃是北方樞紐,現在北方擴軍,寧遠縣更是重要。我明日便上奏兵部與元帥府,我願調往與寧安縣相鄰的大軍之中,以防妖蠻突襲寧安。」

    計知白立刻笑道:「何將軍有眼光,寧安縣地位日益重要,原本的由縣軍和青烏府的府軍共同防守已經落後。據我所知,寧安縣將裁撤縣軍,調走青烏府的府軍。」

    「哦,那由哪一軍負責?」

    計知白道:「正在商議。不過鷹揚軍坐鎮玉陽關,離寧安縣最近,應該是鷹揚軍分出一衛坐鎮寧安縣。」

    附近突然靜悄悄的,幾十張桌子的人都停止了說話。

    景國北方原本有四支大軍,每支大軍從十萬到十五萬不等,其中西北軍被打殘,正北方向的定遠軍被張破岳執掌,而征東軍鎮守景國東北方向,養精蓄銳。

    第四支大軍鷹揚軍鎮守玉陽關,不計民夫與輔兵,戰兵足有十五萬,乃是景國北方第一強軍,只是所受戰爭磨練不如前三支大軍。

    鷹揚軍的首領乃是左相的師弟,與左相一樣是一位大學士,牢牢把持這支大軍。

    現在景國已經從各地抽調軍人前往北方,二月就會多出四支大軍,而在五月前,必然會再增百萬新軍。十月之後,第二批百萬新軍也將到達戰區。

    這意味著,今年十月之後,僅僅景國北方的戰兵、輔兵加民夫數量,就超過六百萬,而且這個數字會不斷增加,會很快達到千萬之眾。

    玉陽關可以說是景國最後的屏障,一旦玉陽關告破,草蠻就可長驅直入,攻打京城。

    若讓鷹揚軍負責寧安縣的城防,那左相一黨將牢牢鉗制住方運,畢竟寧安縣所在的密州文官武將都在左相掌握之中,只有部分文院的官員勉強不受左相一黨控制。

    哪怕蔡禾前往青烏府擔任知府,成為寧安縣令的頂頭上司,也未必有多大作用。

    更何況,寧安縣最大的官不是七品寧安縣令,而是四品密州轉運使,負責整個北方的糧草和軍械運輸。僅僅轉運司中,就有整整兩衛共六千戰兵,雜役無數。

    密州轉運使同樣也是左相的手下。

    每個人都意識到,方運到了寧安,簡直就是瓮中之鱉,完全在左相的指掌間。

    何魯東冷哼一聲,道:「鷹揚軍鎮守玉陽關已經足夠,若分兵寧安,實乃不智。當然,若是鷹揚軍不喜防守玉陽關,大軍直入寧安城,也不錯。」

    「何將軍說笑了,玉陽關的重要性還在寧安縣之上,鷹揚軍絕不會放棄。」兵部左侍郎童巒道。

    陳靖微笑道:「童侍郎,據我所知,待到五月,每五支大軍合編為一支護軍,現在負責鷹揚軍的那位將升任后護大將軍,而你有可能離開兵部,北上接掌鷹揚軍,可喜可賀。」

    方運聽到這話,不由自主看向左侍郎童巒。

    方運清晰記得,童巒的嫡孫童黎,就是因為與自己對賭書山而死,童巒要前往玉海城與自己理論,被李文鷹攔下,最後不得不回返京城,不久之後便投靠左相。

    童巒在軍中因善戰而有威名,也因愛戴士兵而有善名,威望極高,雖然投靠左相后名望有損,但麾下大半將領仍然不棄。

    此人曾在酒醉時說過一句話。

    「老夫一日在景國,方運便一日不可出頭!除非,踏著老夫的屍體!」

    那時候,方運還只是秀才,只不過會寫幾首詩詞。

    而現在,方運卻是虛聖。

    方運聽得出陳靖所指,童巒為報孫子之仇,與左相交易,接掌鷹揚軍,然後利用鷹揚軍的力量遏制他在寧安縣的行動。

    方運只覺山雨欲來風滿樓,形勢陷入前所未有的危機。

    席間的氣氛也出現變化,大有隨時變成朝爭的架勢。

    「咳,時辰差不多了,還請方虛聖代表三十進士,書寫今年景國早春文會第一詩。」禮部賽侍郎道。

    方運看了一眼賽侍郎,知道他在幫自己,在這種時候顯然不適合討論軍國大事。

    方運點點頭,站起身,緩緩踏上漢白玉石階,走到奉天殿門前的平台,太后與國君坐在龍椅之上,而在緊鄰階梯的位置,有一張桌案。

    方運也不多言,走到桌案之後,拿起準備好的中楷狼毫,向四處望去。

    此時已經入夜,京城的上空依然下著淅淅瀝瀝的細雨,在燈光下泛著點點透亮,夜色中,草木被遮掩,春天淡淡的綠意若隱若現。

    片刻后,方運道:「在下獻醜了。」

    說完,方運提筆,一邊書寫,一邊吟誦。

    「天街小雨潤如酥,草色遙看近卻無。」

    聽到這兩句,數不清的讀書人低聲叫好,甚至連左相都輕輕點頭。

    「方鎮國之目,如日月之光,有洞察萬物之能!好一個潤如酥,伸手去碰觸細雨,如碰觸擦臉的油脂一樣潤滑細膩。前人何曾寫過?神來之筆!」

    「后一句『草色遙看近卻無』更是妙語啊,春天就是如此,遠遠看是一片綠色,到了近處反而不清晰。見微知著,無瑕之目!」

    「當真神鬼莫測,小小年紀就有如此可怕的洞察力,並能付諸最恰當的文字,不愧有詩祖之名!」

    「不知下兩句如何。」

    方運接著書寫。

    「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

    方運說完,除了幾十人本能地脫口而出喊好,大多數人都閉著嘴,看向場中一人。

    左相柳山。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