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三尺六寸的橙色才氣懸浮其上,乃鳴州之詩。

    敖煌卻不是個有眼力見的龍,他一聽叫好聲寥寥無幾,甚至無人點評,憤怒不已。

    「這麼好的詩怎麼沒叫好?意境多好啊!『最是一年春好處,絕勝煙柳滿皇都』的意思很明確,現在才是春天最好的時候,勝過煙柳遍地的京城。多好啊,你們眼珠子被春雨蒙上了嗎?」

    方運給敖煌使了一個眼色,敖煌一愣,兩隻大龍眼一轉,意識到氣氛不對,老老實實盤在椅子上,望向蘇小小。

    蘇小小用手蘸著清水,在桌子上寫了一個「柳」字。

    敖煌恍然大悟,喜道:「方運果真厲害,沒想到此詩暗藏玄機。好!更好了!」

    左相一黨方才還暗中得意,憑藉軍方調動徹底獲得寧安縣的軍權,進一步限制方運。可沒想到方運回手以詩詞反擊,讓他們顏面大失。

    關鍵這反擊太快,許多人從另外的角度解析這首詩,發現極為犀利。

    「天街小雨潤如酥」明顯是指京城變天,而「草色遙看近卻無」,聯繫後文,是在影射左相一黨看似強大,實則大勢已去,外強中乾。最後兩句就是在寫,這些年景國最好的時候就是現在,勝過左相柳山隻手遮天的時代。

    這首詩若是放在去年的春天出現,沒人會有這個聯想,但現在問世,眾人卻不得不浮想聯翩。

    左相柳山年過半百,一身青衣大學士袍,安然坐在紅木椅上,身邊就是文相姜河川。

    和半年前相比,柳山瘦了一分,鬢角有些微白,但精神更顯矍鑠,雙目與往常一樣,如湖似海,彷彿蘊藏奇異的力量,如一座歷經歲月沖刷的古城屹立在大地之上。

    可再仔細一看,柳山就是一位普普通通的老人,所有的力量彷彿都已經消散,只是眸子深處的光芒比星辰更璀璨。

    許多人發現柳山面色,於是暗中觀察方運的表情,想知道他這是有意影射柳山還是無心之作。

    方運卻好像什麼都不知道,寫完后便向太后與國君一拱手,正要離開,國君奶聲奶氣大聲道:「方愛卿甚好!」

    方運一愣,這語氣明顯在模仿太后,於是露出溫和的微笑,望著坐在太後身邊的小國君,道:「謝國君誇讚。」

    「嗯!嗯!」胖乎乎的小國君露出喜悅的笑容,用力點頭。

    太后輕輕撫摸小國君的後背。

    方運看不到面紗后太后的面龐,但能感受到她目光中的溫暖。

    直到方運走下漢白玉石階,回到座位,文會才恢復正常,許多人高聲稱讚。

    只是,某幾桌的人始終閉口不語。

    計知白重重一嘆,也不說話,低頭喝著悶酒。

    何魯東微笑問:「方會元,你是因為被逼迫太甚才臨場作此詩反擊,還是醞釀多日?」

    方運淡然一笑,舉起酒杯,道:「來,我敬大家一杯。」

    一飲而盡,沒有人再問這個問題。

    方運夾了一筷子雞肉,正要吃,就見身邊一個白影閃過,奴奴跳到腿上。

    方運把雞肉遞給小狐狸,哪知一向貪嘴的小狐狸搖搖頭,表示不吃。方運也不強勸它,把雞肉放入嘴中,閉上嘴,慢慢咀嚼,不發出一絲聲響。

    方運正要繼續吃菜,奴奴笑嘻嘻起身,兩隻小前爪搭在他身上。

    「怎麼了?」方運低聲問。

    奴奴沖奉天殿的方向努嘴。

    「想去那裡?」方運問。

    奴奴笑嘻嘻點頭。

    「現在不行,以後有機會帶你去。」方運撫摸奴奴的小腦袋,繼續與其他人聊天。

    奴奴不情願地匍匐在方運腿上。

    方運為文會獻上一首別開生面的詩詞,直上文榜,如同一盆冷水,澆滅少數幾人文壓虛聖的妄想。方運敢以詩詞斥責左相一黨,他們若是迎頭撞上,必然粉身碎骨。

    不過其他各國的文人很努力,仍然想在早春文會上壓過方運大作。

    早春文會不會像雪梅文會一樣專設一個有競爭的文榜,共用普通的「丁榜」,但卻更加激烈,因為,丁榜之上積累了最近所有的優秀文章或詩詞。

    前幾個月方運的詩文依然高懸丁榜,哪怕會隨著時間而降低排名,也會持續很久的一段時間。

    進士春獵上的回氣詩《泉園觀水》高居其上,再加上新詩《早春細雨》,其他文人能競爭的丁榜之位不過三個。

    大儒們不會在這種時候爭文名,但乙榜的大學士與丙榜的翰林們爭的如火如荼。

    這些人都在暗自慶幸不與方運同榜廝殺。

    一個又一個讀書人陸續前往高台書寫自己的詩詞,若有才氣超過一尺出縣,則由翰林點評,若到兩尺才氣達府,則由大學士點評。

    那些真正的有才華之士,都沒有在此次文會上爭文名,畢竟虛聖方運最先獻詩,文無第一,該謙讓的時候理當謙讓,跟方虛聖爭文名且不說會被同僚反感,能不能保全文名才是關鍵。

    吃得差不多了,方運把奴奴放在椅子上,帶領其餘二十九人給附近幾桌的人敬酒,最後一起以舌綻春雷為所有人敬酒。

    回到座位,方運發現不對,感覺少了什麼東西。

    「奴奴呢?」

    方運首先向楊玉環和敖煌等人所在的地方望去,敖煌卻伸出龍爪指向奉天殿,然後露出一副頭疼的樣子。

    方運一看,奴奴正在龍椅前,人模人樣地直立起來,兩隻毛茸茸的小前爪抱拳,規規矩矩向太后拱手。

    小國君咯咯直笑,充滿好奇。

    太后極為喜歡奴奴,伸手招它過去。

    奴奴歪著頭想了一息,指了指太後面前桌案上的一處果盤,又指了指太後身邊。果盤上都是罕見的皇家水果,其餘賓客的桌子上都沒有。

    小國君沒想到小狐狸來討要吃的,更是笑的上氣不接下氣。

    方運翻了個白眼,奴奴「說」的很明白,不給好吃的就不去太後身邊,就不讓太后摸。

    一旁的進士們也跟著看過去。

    喬居澤低聲道:「一看就知道是方運家的!」

    太后啞然失笑,捏起一個粉色晶瑩的奇異水果,遞向奴奴。

    奴奴又猶豫了,扭頭看向方運,方運無奈,然後裝出一副嫌棄的樣子揮手示意它快吃。

    奴奴飛快地探嘴咬住果子,然後愉快地吃起來,太后順手把奴奴抱到腿上,小狐狸象徵性地掙扎了兩下,又指向另一種果子。

    「管不了了。」方運搖搖頭,轉身坐下,不去看奴奴。

    「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你們家的人大膽,龍和狐狸也大膽!」喬居澤調笑道。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