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們家人有種。」方運說完眯著眼瞪了一下敖煌,因為敖煌正在躍躍欲試,準備在皇宮裡搜羅其他的珍寶。

    敖煌無奈一嘆,老老實實吃飯。

    別的桌子都挺正常,唯獨敖煌所在的桌席宮人絡繹不絕,排著隊送菜,排著隊收空盤子。

    別人吃東西用筷子,敖煌是張口一吸,少則一盤菜,多則兩三盤的菜飛入他的嘴中,他竟然還能嘗出味道。

    方運知道,這已經是敖煌比較斯文的吃法,敖煌第一次在方運家吃飯,是端著盤子往嘴裡倒,理由是怕一不小心把一桌子菜都吸走。

    「啊?」

    方運正與眾人聊著天,突然聽到小國君輕呼一聲,急忙回頭看。

    就見奴奴頭頂一個果盤往自己竄過來,小國君一臉驚訝,太后哭笑不得。

    奴奴一溜煙跳到方運腿上,端著盤子,獻寶似的要把奇異水果給方運。

    小狐狸怎麼吃都沒事,方運身為虛聖可不能說吃就吃。

    哪知太后笑道:「那些果子都是哀家賞給奴奴的,既然送給方愛卿,方愛卿就吃了吧。」

    「謝太后。」方運只好謝過太后,無奈地看著奴奴。

    小狐狸一點也不覺得不好意思,用力把果盤往方運面前送,還一副得意洋洋的模樣。

    方運知道小狐狸對自己好,於是挑了兩個果子,摸摸它的頭,微笑道:「謝謝奴奴,不過以後不準隨便要人家東西。去給玉環嘗嘗。」

    「嚶嚶!」小狐狸立刻去給楊玉環獻寶。

    敖煌就坐在楊玉環身邊,他看到果子也想吃,結果被奴奴一瞪,灰溜溜地繼續吃菜。

    「哼,本龍什麼沒吃過?等到了龍宮我也不給你吃。」敖煌賭氣道。

    「唉,別人家的靈獸。」

    「看看煌親王,也是別人家的私兵。」

    「對了……方虛聖,既然您在十寒古地和孔聖古地有了一座城市,就可以率領私兵參與十寒古地的『生滅之戰』。若您能爭奪到『十寒君王』之位,那對我人族至關重要。」陳靖道。

    何魯東目光一亮,道:「對!十寒古地由人族、血妖蠻、星妖蠻與冰族掌控,每過三百年,則十寒古地會形成一次萬界罕見的『古地生滅』,除卻古妖一族留下的『冰帝宮』,萬物皆滅。只要在古地生滅的過程中爭奪到十寒君王的封號,不僅可以觀天地生滅、萬物誕生,甚至還在古地新生后,獲得一座真正的古地源城。」

    「每三百年,會誕生十位十寒君王,上一個三百年,人族唯有顏子世家獲得十寒君王,其餘九個十寒君王都被血妖蠻、星妖蠻和冰族瓜分。顏子世家之所以能送你一座十寒古地的城市,就是因為這個三百年顏子世家在十寒古地的地位凌駕於其餘世家。」

    「略有所知。」方運點點頭。

    「三百年之期很快就要到,新的生滅之戰即將開啟,您或許有機會參與。」

    方運問:「我聽說成為十寒君王后,在十寒古地會獲得強大的力量?」

    「那是自然。十寒君王的力量雖然只在十寒古地內有效,但威能無量,尤其是身在源城的時候,眾聖都殺不死。若你能成為十寒君王之一,以後方家的地位會急速升高,萬一新生古地誕生珍貴的奇物,而且隸屬您的源城,那您至少會造就一個千年不滅的豪門。」

    「豪門?或許用不了幾十年,方虛聖變成方半聖,要造就也會是萬年不易的世家!」

    「對對對……」

    方運對十寒古地略有了解,十寒古地本是文王世家首先發現,最後聯合其餘亞聖世家進入站穩腳跟,幸好三次古地生滅中的十寒君主都有人族,對人族形成了極大的幫助。

    比如「寒墨」就是由十寒古地中少見的「百年寒木」燒炭製成。寒墨乃是與妖蠻對戰的利器,因為力量太強,只適合大學士或大儒使用。

    一旦用寒墨書寫,只要戰詩詞能涉及水或冰的力量,那威力不僅會提高,還會形成可怕的冰封力量,能困住妖王,凍傷大妖王。

    各大古地的強大神物極多,若非這些神物相助,人族在各古地完全無法與妖蠻相爭,在平時的兩界山攻防戰中也難以勝過。

    說完十寒古地,眾進士又討論孔聖古地甚至各界秘事,有些方運聞所未聞,聽得津津有味。

    到了半夜,文會結束,文會魁首自然落在方運身上。

    「請方運方虛聖領取本次文會的魁首彩頭!」主持早春文會的賽侍郎微笑著捧起一個托盤,托盤上蓋著紅布。

    在眾人的歡呼中,方運上前,掀開紅布,露出一件嶄新的舉人文寶「滄浪筆」,封印舉人戰詩《滄浪行》的力量。

    方運拿起滄浪筆,向眾人一拱手,道:「運乃一介書生,縱成虛聖,亦不忘初心。此物對我無用,但若給予一位舉人,或可發揮更大功效。我欲當場拍賣此文寶筆,以三萬兩銀子為底價,最後價高者得,不知哪位願意慷慨解囊?」

    眾人不知道方運葫蘆里賣的什麼葯,但無論方運怎麼做,在場的豪門與世家都願意捧場。不僅可以與方運結個善緣,而且這支本應該屬於方運的彩頭文寶筆,本身也擁有極高的收藏價值。

    萬一將來方運封聖,這支筆甚至可以當豪門的傳家寶!

    這件舉人文寶原本最多也就價值五萬兩銀子,可在方運話音落後,一位豪門家主張口就道:「李家出十萬兩白銀!」

    一些普通士族一聽這個價格,紛紛搖頭,望族出不起十萬兩白銀,名門倒是出得起,但會傷筋動骨,也只有豪門和世家才能輕易拿出十萬兩銀子。

    「十一萬!」

    「周家出十五萬!」

    「十六萬!」

    「十七萬!」

    許多人開始出價。

    和方運同在一張桌子吃飯的陳靖一舉手,道:「十八萬,我的私房錢,不能再多了。」

    這位陳聖世家的家主嫡孫的話惹來一陣笑聲。

    「王家出二十萬!」

    到了二十萬之後,叫價的聲音開始減少,到了三十萬后,更是稀稀落落。

    世家可以輕易拿出三十萬甚至三百萬,但這支筆還不值得世家拿三十萬銀兩去買。

    這支筆倒值得豪門收藏,但三十萬兩白銀的價格對豪門來說有點高,所以最後參與競拍的越來越少。

    最終,這支文寶筆以三十八萬銀兩的價格被一個豪門家族買走。

    拍賣完成,方運才道明用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