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微笑道:「你們瞧,一件舉人文寶,在任何人手裡也超不過十萬兩白銀。但我卻能賣到三十七萬,在我們濟縣,這叫吃大戶!」

    眾人齊笑。

    「我已成虛聖,未來將專註聖道,以後若無特別之處,將減少參加文會。文會理應讓更優秀的年輕人競爭,我這種文會老傢伙怎能戀棧不去?別看你們今日見我作詩文高興,若是哪日與我同台競爭文會魁首,少不得心裡罵一句『老賊方文霸』!」

    眾人哪裡會想到堂堂虛聖如此打趣,哄堂大笑。

    「從此以後,所有文會所得,我會當場拍賣。春汛將至,各地或有受災,其中七萬兩銀子捐與工部,用以防澇。十萬捐給各地的善堂,幫助窮苦的百姓。其餘二十萬,我本想買一些書籍或文房四寶送與學子,但最後發現,授人以魚,不如授之以漁。這二十萬具體如何,容我賣個關子。」

    方運略作停頓,掃視全場,道:「三日之後,我會委託商家舉辦一場私人拍賣會,拍賣我在聖墟和登龍台所得的寶物,只賣銀子,不賣其他。至於最後所為何事,容我賣個關子,二月初我會公布。」

    「現在不能說嗎?您這是在吊我們胃口!」崔勝笑嘻嘻道。

    「二月便知。」方運笑著回到座位上。

    眾人紛紛猜測。

    「方虛聖在聖墟和登龍台所得寶物非凡,哪怕隨便賣一些,就價值巨萬。就算一隻普通的含湖貝,就足以讓各大豪門爭破頭皮!」

    「廢話,對普通豪門來說,含湖貝的作用絲毫不下於大儒文寶。不過他未必會直接賣才氣含湖貝,應該賣氣血含湖貝,然後各豪門再花費財力改造。」

    「就算是人族不能用的氣血含湖貝,也不下於兩百萬兩白銀。」

    「他應該不會賣特別貴重的神物吧,最多賣一些龍骨獸骨之類的。」

    「不好說。萬一賣鳴雷石,那琴道名家必然蜂擁而至。」

    「明天大概會列出拍賣商品的清單,到時候便會知曉。」

    「說的也是。」

    「他在古地都有屬於自己的城市,附近出產的神物都有他的一份,再加上眾聖世家的賀禮,他幾乎什麼都不缺,把那些不怎麼樣的東西處理一下,再尋常不過。」

    「是啊,看看他的純血龍馬豪車,還有跟著來的蠻侯私兵隊伍,誰能比?」

    「說到私兵,方虛聖就算進入寧安,也不怕左相使絆子!一千文位私兵外加兩千爵位私兵,裡面那麼多妖將妖帥,還有龍脈妖蠻,絕對能力敵人族的數萬大軍。」

    「若非方虛聖的私兵如此強,左相怎會讓鷹揚軍接管寧安縣的城防?」

    「嘿嘿,『草色遙看近卻無』,『近卻無』啊!」

    一些反左相黨之人低聲輕笑。

    方運領得魁首的獎勵,代表文會進入尾聲,又過了一刻鐘,文會正式結束。

    辭別眾人,方運攜家人回返,到了門口,門房通報,說玄庭書行的唐大掌柜應邀前來,已經在屋裡。

    方運前去與唐大掌柜商議到後半夜並留宿,第二天早飯後親自送唐大掌柜離開。

    午間,方運列出一些清單,這次他並不准備拍賣好東西,只拍賣對他來說都是並不重要的東西。但對普通豪門來說,那些東西都是少見的寶物。比如龍骨、異木樹根、氣血含湖貝和方運親筆抄寫的《三字經》和詩詞等。

    等拍賣會發布清單之後,整個聖元大陸都瘋狂了。

    在許多人看來,寶物也就算了,方運的親筆詩文才是拍賣會的重點。

    那些詩文雖然不是首本,沒有特別大的力量,但終究是方運親筆抄寫。

    方運在外流落的親筆作品少之又少,哪怕方運將來毫無寸進,單單一個「詩祖虛聖」的親筆之作,都是頂級的收藏品,僅次於眾聖親筆之作。別說豪門,連許多喜歡收藏的世家都捨得花大價錢買。

    把方運親筆書寫的《三字經》放入族學之中,絕對可以影響整個家族,那種冥冥之中存在的「詩祖」與「虛聖」的教化之道,足以讓家族的天才翻倍。

    《三字經》的教化之道配合半聖的氣運,對一個豪門的影響無比巨大。

    許多人甚至在賭,因為一旦方運成為半聖,親書《三字經》的作用會增加十倍。

    不過,拍賣會做出了一個限定,把雷家人氣吐血。

    本次拍賣會明文規定,禁止雷家人出現,也禁止把拍賣之物利用任何方式交易或贈送給雷家,否則方運有權以原價回購。

    只不過,這次拍賣會的門檻極高,豪門或半聖世家之人可直接進入,而其他人若想進,必須展示十萬兩的銀票。

    僅僅這個門檻就讓數不清的人望洋興嘆。

    在早春文會過後第三天清晨,方運帶著家人和兩個妖侯私兵,坐著普通的馬車前往位於京城最繁華的街道,朱雀街。

    朱雀街足足可供十匹馬車并行,兩側是大量的商鋪樓宇,人來人往,川流不息。

    今日的人比往日更多,各大世家或豪門在景國的主事人紛紛前往朱雀街,湧入著名的辰氏典當行。

    辰氏典當行是陳聖世家的產業,平時主要典當,每年都會舉行兩次拍賣會。

    方運進了典當行后,在管事的熱情帶領下,走向位於三樓的包廂。

    一路上凡是遇到方運之人,紛紛恭敬地問候,方運也微笑見禮。

    方運幾乎是被眾人用羨慕和仰慕的目光送到三樓,天底下任何一個進士都不可能有此等的榮耀。

    辰氏典當行的拍賣會場由墨家之人設計並建造,平時是由許多個房間組成,但若有需要,就可以花六個時辰進行快速改造,變成巨大的會場。可坐數千人。

    拍賣場的最裡面是拍賣台,拍賣台對面是大量的坐席,而二層和三層的東、西和南三面各有單獨的包廂,足有三十六個。

    方運直入三層正中的包廂之中。

    奴奴和敖煌好奇地趴在包廂前面的欄杆上,低頭望看,一個嚶嚶呀呀,一個嘿嘿哈哈,外人完全聽不懂他們倆說什麼,但這一龍一狐聊得異常開心。

    此刻離拍賣會正式開始還需要兩刻鐘,方運本想趁機讀書,但是,各世家豪門之人已經在門外排起了長隊,要拜訪方運。

    方運無奈,只好一一接見。能來拜見的世家之人,都至少是翰林,而來拜訪的豪門之人,至少是豪門家主,非家主根本不敢來見方運。

    方運是虛聖。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