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拍賣場內燈火通明,人聲鼎沸。

    尤其是台下,成了各世家與豪門管事們的天地,交好的相互聊天,交惡的視而不見,許多人趁此機會擴大人脈。

    辰時一到,有拍賣師走上拍賣台,場下的聲音迅速變小。

    方運包廂外面排隊的人還有許多,他們不得不離開。

    方運送出最後一批房客,坐回包廂的長椅上。

    敖煌正背對著他趴在欄杆上,方運看到敖煌的尾巴就在身側,自己閑來無事,就伸手摸摸,想知道龍尾什麼樣。觸感和龍角一樣堅硬,但有龍角不具備的韌性,很特別。

    敖煌翻了翻白眼,小聲嘀咕:「不知道真龍的屁股摸不得么?算了,就當你拍龍屁……」

    楊玉環與蘇小小掩嘴而笑。

    敲門聲響起,隨後一身藍衣書生袍的趙紅妝推門而入。

    「紅妝姐!」蘇小小急忙站起來。

    方運點點頭,也不把紅妝當外人。

    趙紅妝左手挽著楊玉環的手,右手挽著蘇小小的手坐下,低聲交談。

    這時候,拍賣台上那位年過六十的老拍賣師向台下一拱手,以舌綻春雷道:「老朽六十有九,在京城當鋪中略有名氣,今日能主持方虛聖之物的專場,實乃三生有幸。老朽心中雖有千言萬語,但既知各位來意,便不再客套。來人,上第一件拍品,上好龍骨一根!」

    老拍賣師的話迎來滿堂喝彩。

    四個身穿無袖短打的青壯漢子扛著一個紅色托盤向拍賣台走去,托盤之上,有一根長約三尺的龍骨。

    和普通光滑如玉的龍骨不同,這根龍骨表面暗淡無光,有許多破損和漏洞,甚至有被蟲鼠啃噬過的痕迹。

    老拍賣師道:「此龍骨乃是源自聖墟,雖然留下歲月的痕迹,但骨中仍然蘊含元氣,有一絲普通妖骨不存在的靈性。經過判斷,此龍骨源自一位強大的龍族龍王,相當於人族大學士,但更勝一籌。若僅僅是普通受損龍骨,我斷然不會說是上好龍骨。因為,方虛聖已經親口承認,此龍骨源自異怪『靈骨』,更顯不凡!此物……」

    方運哭笑不得,自己捨不得把好龍骨拿出來,所以只拿出一些殘破的龍骨,這根龍骨連聖墟的靈骨都不用,卻被老拍賣師誇到天上。

    「底價一萬,每次加價一千兩白銀,若想多加,請以舌綻春雷說明。開始!」

    「叮……」就見一個翰林手握官印,注入才氣,發出一聲清脆的聲音。

    「叮!」又有聲音響起。

    現場沒有太過大聲的喊價,也沒有人急不可耐,整個過程十分平和,連聲音都悅耳動聽。

    直到響了三十聲,拍賣場出現短暫的中斷。

    「四萬一千兩白銀,是一位武國的翰林拍下,哪位更喜此物?」

    方運輕輕搖頭,他自然聽出拍賣師的手段,故意說出武國的身份,讓與武國不合的國家之人競奪。

    果不其然,與武國關係不合的啟國人和景國人開始加價。

    不過,在場的人都識貨,這根龍骨勉強相當於普通妖王骨骼,最終的成交價是七萬五千兩,比市價超出一成,買了也不算虧。

    隨後,第二件拍品上來,那是十條大小不一的樹根。

    「異木一族妖王的樹根!一直被放在飲江貝中保存,根中還有濕潤的汁液,無論是直接熬湯服用還是製成藥物,都是上好之物。異木在萬界極為稀少,就算出現也是成群結隊,往往要在異木部落外等待數年才能收穫一些根須……」

    這次拍賣師沒有進行虛假宣傳,異木乃是「奇物異怪」之列,而奇物異怪的層次雖然低於真龍,但與普通龍族相仿,最差也相當於蛟龍,遠遠超過普通妖蠻。異木的根的確非常稀少,有極高的藥用價值,連半聖世家都有巨大的需求。

    最後,十條樹根拍出整整兩百七十五萬巨款。

    楊玉環和蘇小小等人無比吃驚,沒想到這種神物的價值如此高,一個下縣的稅收,一年也不過百萬兩左右。

    一個家族的總資產若達到五十萬,就是一地名門,足以影響一個縣。

    這個價格比方運預期的翻了一倍。

    一件又一件拍品上場,方運還是第一次參與自己的專場拍賣,覺得非常有趣。

    敖煌低聲道:「拍賣挺好玩的,用不用我拔幾片龍鱗上去拍賣?本龍親自介紹,絕對能賣出高價!」

    奴奴白了敖煌一眼,完全把這條真龍當傻子。

    「等以後有機會再說。」方運心道奴奴有眼光。

    成交額以極快的速度增加,很快超過千萬白銀之巨。

    在拍完第十二件拍品后,拍賣師微笑著環視拍賣場,清了清嗓子,舌綻春雷道:「接下來的第十三件拍品,不是神物,而是方虛聖第一首著名古詩,正是憑藉此詩,他成為三甲童生!這首詩就是他親筆所書的《春曉》!」

    隨後,四個蒙童激動地走上拍賣台,大聲朗誦《春曉》。

    「春眠不覺曉,處處聞啼鳥。夜來風雨聲,花落知多少!」

    場下的眾人交頭接耳。

    老拍賣師舌綻春雷道:「老朽昨日得到此物,夜不能寐!若方虛聖是一本書籍,那此詩就是這本書的序言,有著後面任何詩詞都無法估量的意義!這,是方虛聖的第一篇名作,更是第一篇考場上的名作!此詩不僅意義重大,詩意雋永清晰,而且早已達到鳴州之境!若傳承數千年,極可能達到鎮國!以鳴州的價格買到鎮國的詩詞,這是何等的運氣?」

    場中說話的聲音更大,不知道多少鴻雁傳書從官印飛出,詢問家裡族老的意思。

    老拍賣師很很滿意,醞釀片刻,道:「方虛聖親筆書寫鳴州詩《春曉》一幅,低價一百萬兩白銀,每次加價十萬!」

    「叮叮叮叮叮叮叮……」

    之前從容的官印聲不見了,在同一時間,響聲過百!

    哪怕是孔聖世家都參與了競拍!

    孔家文名如日中天,但強在經義,孔家人在詩詞方面太一般,若能把方運的成名作收入孔家,那絕對意義非凡。

    一個大嗓門突然響起。

    「一千萬!」

    許多人差一點罵人,《春曉》的估價大概是六百萬白銀左右,畢竟這不是首本原作,哪怕價格再高,也只能到九百萬,那人張口就是一千萬,實在太過分了。

    「嘿嘿……」敖煌突然輕聲笑起來。

    方運覺得聲音有些耳熟,仔細一想馬上記起,是那位青衣龍侯的聲音。

    龍族參與此次拍賣!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