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哪怕身為龍族,在這種交易上也極為慎重,敖溟輕描淡寫說出價格,顯現了西海龍族對《三字經》的決心。

    如此巨額的拍賣,由不得半點任性,在場之人不乏世家族老,但他們也只能望洋興嘆,拱手讓給龍族。

    龍族雖然不似妖蠻那般急缺蘊含教化聖道的文章,但若能得方運親手所著《三字經》,對幼龍大有好處,變得更有智慧。

    更何況,龍族對詩詞文章向來極為喜愛,對這等直入眾聖殿的人族氣運重書志在必得。

    「敖青岳,你想什麼呢?快點競拍!」敖煌從包廂探出頭,望向東海龍族所在的方向。

    下面的人齊齊向敖煌所在地方望來。

    「回來!」方運道。

    「哼!」敖煌不滿地縮回包廂,盤在半空,一副氣呼呼的模樣。

    台上的拍賣師等了好一陣,見沒有人再出價,道:「西海龍宮出價十億兩白銀加兩滴龍聖之血,如此駭人聽聞的價格,聞所未聞,不知還有哪位可出更高的價格?如若沒有,此物將歸西海龍宮。」

    正在此時,青衣龍侯緩緩道:「我東海龍宮以十億兩白銀外加一顆聖地龍珠,換取《三字經》。」

    數千人的拍賣場鴉雀無聲,靜得掉根針也能聽到。

    方運也愣了許久。

    「孫子世家在算計方運,讓他修兵道,可……東海龍宮這是做什麼?」趙紅妝茫然地看著前方,完全無法理解。

    「媽了個蛋,敖青岳這貨比本龍牛啊!本龍吃了龍心鳳膽,也不敢吹這個牛!不是被我罵傻了?不行,我得去看看他!」

    敖煌說完甩尾巴飛出包廂,向青衣龍侯所在的包廂飛去。

    「去去去,一邊去!」青衣龍侯不耐煩的聲音在拍賣場響起。

    被轟回來的敖煌十分苦惱,低聲道:「等哪天我就揍你一頓!竟然敢亂送聖地龍珠。」

    直到這時候,拍賣場的人們才開始說話。

    敖溟憤怒咆哮:「敖青岳!這裡是拍賣場,不是你和方運玩貓膩的地方!無非是捨不得把《三字經》給我們西海龍宮,所以你和他聯手編出這個驚天大謊言!別說手抄《三字經》,就算是《三字經》原本,也只能勉強換到聖地龍珠!」

    南海龍宮的包廂里傳來一聲冷哼聲。

    「今日之事,我支持敖溟。敖青岳,若你不給我們一個交代,我們南海龍宮決不罷休!」

    「也算上我們北海龍宮,我倒是想要知道,聖地龍珠乃是我族至寶,為什麼要給區區虛聖!」

    眾人族大怒,什麼時候虛聖的地位在龍族眼裡如此低下!

    敖煌挺著脖子回敬:「給方運怎麼了?不是還要給孔家人么?不是還要給祖神族嗎?」

    「虛聖怎能與祖神一族比!敖煌,我看你是在景國待了太久變傻了!若非各祖神留一絲情面,我龍族早就被滅族,當初孔聖也算相助過龍族。他方運不過區區虛聖,何德何能拿聖地龍珠?東海龍宮的,你們聽著,如果是和方運聯手欺騙我等便罷了。若是真給方運聖地龍珠,我們北海龍宮必當聯合其他三海龍宮,爭一個龍族公道!」

    青衣龍侯不屑一笑,道:「龍聖爺爺做出的決定,你無權過問。」

    「我無權過問,但三海龍聖有權!聖地祖門十萬年開一次,縱然你們東海龍宮有一顆額外的聖地龍珠,也由不得你們亂來!」

    「只要《三字經》到了東海龍宮,在聖地祖門大開前,我們會把聖地龍珠給方運,你們就不用操心了。」

    「那你就等著吧!只要你們決定把聖地龍珠給方運,那我就遊說三位龍聖,讓三聖詛咒,讓他成為龍族仇敵,我就不信他能用得了聖地龍珠!」

    「放肆!」一位陳聖世家的大學士怒喝,整座拍賣場內氣浪滾滾,桌椅亂動,碟盤噼里啪啦掉在地上,許多人被吹得東倒西歪。

    那大學士很快壓下力量,若非如此,僅僅是因憤怒而散逸的力量就能讓整座拍賣行倒塌。

    「此乃人族之地!方虛聖能不能得聖地龍珠,你們說的不算!」

    「這位應該是北海龍宮的龍王敖般吧?你意圖挑起人族與龍族之間的矛盾,會不會投靠妖蠻?這點值得商榷!」

    「我聽說,你們北海龍宮與雷家關係不錯,不會是替雷家出頭來的吧!」

    哪知一聲龍嘯突然響起,就見三樓一間包廂內飛出一條碩大的黑龍,足足有二十丈長,散發著澎湃的威勢,駭得人喘不過氣來。

    楊玉環、蘇小小與趙紅妝嚇得輕呼,方運急忙外放文膽之力,擋住可怕的威壓。

    「敖般,不得放肆!」一人大喝。

    敖般那碩大的軀體懸在半空,周身雲霧繚繞,龍威如火,龍目如劍,輕蔑掃視眾人,最後看向方運。

    尋常進士只要與敖般對視就會身受重傷,但方運在二境文膽的力量保護下,平靜地看著相當於大學士的龍王。

    「敖般龍王好大的火氣。」方運淡淡地道。

    敖般冷冷一笑,道:「我敬你才學,也敬你虛聖之位,但你明知雷師之名,明知雷家與我龍族交好,還三番兩次置雷家與死地,甚至降下三禮之火,幾乎讓雷家百年的努力付之東流!今日,東海龍宮竟然又把聖地龍珠給你,簡直豈有此理!我給你一個機會,只要你答應放棄聖地龍珠,我便不為難你。」

    「聖地龍珠那等神物,我說了不算,你說了也不算!」方運道。

    「那再加上本龍呢?」一條比敖般還長兩丈的白色巨龍騰空而起,與敖般并行懸空,用碩大的龍眼盯著方運。

    敖溟的眼中沒有絲毫的怒意,但目光更加凌厲,每個人看到他目光的人都會下意識躲避,生怕自己被割傷。

    「龍多代表不了什麼!」方運依舊淡定,「若東海龍宮不給我聖地龍珠,我不強求,若願意給我,那就是我方運之物。奪我方運之物的人,要麼死了,要麼快死了!」

    「區區虛聖,竟然敢對我龍族如此說話,當真狂的不可一世!既然如此,我們走著瞧!聖地祖門大開那日,就是你低下頭顱之時!走!」敖溟猛地向上飛去,在屋頂撞出一個大洞,破空而去。

    北海龍宮與西海龍宮的眾龍全部跟上,化龍離去。

    唯有東海龍宮和南海龍宮的眾龍依舊保持人形。

    「欺人太甚!」敖煌大怒。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