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一向深居簡出,除了大活動基本不參與,現在眾人好不容易找到機會,幾乎沒人會放棄與方運見面。

    從三樓走廊到二樓樓梯再到一樓樓梯被堵得水泄不通。

    方運心情高興,便於眾人一一見面。

    來的大都非景國之人,這些人平日里幾乎不可能見到方運。他們並非有求於方運,只是都有一顆人族之心,遇到人族目前唯一活著的虛聖,定然要來一見。

    大多數人都是與方運問好,遞出名刺或傳書方式后便離開,還有一些豪門家主或世家大管事,遞給方運一些詩文或娟包等物。

    除了少數是男子請求方運指導,大多數都是各家的女子之物,或是情詩,或是刺繡,用意再明顯不過。

    方運接過這些東西后,等對方走了,全部遞給楊玉環。

    「景國好夫君。」趙紅妝捂著嘴輕笑,蘇小小也在一旁笑著點頭。

    楊玉環紅著臉,心裡美滋滋的。

    好不容易見過所有人,方運才在商行管事的帶領下,與東海龍宮的人相見。

    五位龍族都已經化人,文質彬彬。

    「見過方虛聖!」以青衣龍侯敖青岳為首,眾龍一起施禮。

    這五個龍族都在前些日子見過方運,還親耳聽過方運的《西遊記》,那日對方運只是客客氣氣,今天卻都帶著尊敬。

    方運已經是虛聖,地位還要高於普通的龍族王者。

    「諸位客氣了。」方運微笑。

    敖煌如同一條魚一樣游過去,笑嘻嘻跟其他人攀談。

    青衣龍侯理都不理他,其他四個龍族也一臉嫌棄,不過並非是真的討厭,有開玩笑的成分。敖煌不以為意,沒臉沒皮跟他們聊東海龍宮的近況。

    方運幾人心中暗暗發笑,就敖煌賤賤的模樣,也怪不得那些龍族嫌棄,方運甚至懷疑東海龍宮巴不得敖煌來聖元大陸禍害人族。

    青衣龍侯走過來,遞出一疊厚厚的白紙金字銀票,這些銀票並非普通紙張,摻入孔聖古地的一種蠶絲,還有一些製造聖頁的殘留之物,經久耐磨,無法仿造。

    「這是七十張一千萬兩的聖院銀票,共七億兩。其餘的三億兩銀票,將在兩個月內陸續送到府上,當然,你也可以要求用三億五千萬兩的珠寶代替。」

    「青岳你想得很周到,不過我還是要銀票吧。整個景國一年也消化不了如此多的珠寶,再加上販售珠寶的稅,不如直接要銀票。」方運道。

    青衣龍侯微笑道:「都是我應該做的。至於聖地龍珠,屬於您的那顆還沒製作好,但在聖地祖門大開之前,絕對會送到您手上。」

    方運笑道:「這倒無所謂,我此次的目的只是籌備銀錢,能得聖地龍珠本就是意外之喜。只是……龍聖陛下真捨得把如此貴重之物給我?」

    「當然。龍聖爺爺為何給你,我也不清楚。我只知道在月樹神罰時,龍聖爺爺因為沒能全力救你而自責。等你到了聖地之後便會明白,此物的重要性還在傳說之上。」

    「替我謝過龍聖陛下,若有機會,定然厚報。不過,還請龍聖陛下手下留情。」方運最後半開玩笑道。

    「方虛聖想多了。」青衣龍侯打著哈哈。

    隨後,方運又從商行大管事手中拿到其餘銀票,支付了費用和修補屋頂所需,一共得到九億六千萬兩之巨。

    家產超過九億兩白銀的豪門比比皆是,但有九億銀票的絕不超過五家。

    帶著銀票,一家人有說有笑返回泉園,而唐大掌柜在偏廳等候。

    吃過晚飯,方運在書房與唐大掌柜聊到深夜,這次唐大掌柜沒有在方家住下,而是匆匆離開。

    拍賣會之後,方運又恢復了往日的作息。

    每日讀眾聖經典,然後學習奇書天地中的百家技藝,主要是學習聖元大陸不存在的知識,為之後當代縣令做準備,同時每日苦練唇槍舌劍和戰詩詞,絕無半點鬆懈。

    每天,方運依舊只睡一個時辰。

    從春獵回來后,方運每日依舊要去學宮讀書,上「殿試課」,學習治理一縣之地,畢竟殿試的成績極為重要,不能掉以輕心。

    方運地位有變,但對待同窗的態度卻沒有太大的變化,學宮的學生一開始見到方運還極為興奮,但後來便已經習慣,只是依舊保持禮節,見到方運必然恭敬問候。

    方運喜歡這種變化,自己偶爾可以在學宮走走,不再像以前一樣不敢在學宮內散步。

    方運偶爾在學宮遇到有學生聚在一起討論詩詞或文章,眾人邀請,方運也會稍作指點,讓眾學子獲益匪淺。

    近一年的學習,方運的學問突飛猛進,讀書量是普通進士的上百倍,已經有了海納百川的雛形。

    和去年比,方運的腳步更加沉穩,目光更加堅定,話語更加流暢。

    唐大掌柜幾乎天天來方家。

    正月三十的午後,方運正在書房讀書,就聽到門外熟悉的聲音響起。

    「方虛聖,已經辦妥!負責各州、各京城以及孔城的百餘大掌柜通力合作,上千各府掌柜親力親為,各縣書行的掌柜主抓此事,其中七成地區的房舍已經改造完畢,書籍已經入庫,人手已經到位,一切都按照您定下的章程運作。另外三成地區的房屋或需要改造幾日,或需要新建,您看如何?」

    唐大掌柜一邊說,一邊推門而入。

    方運緩緩道:「此事關係教化聖道,宜早不宜遲,七成地區已然足夠。明日的《文報》大概已經定稿,但按照慣例,會在今天夜裡印刷,現在還有機會,以你們玄庭書行的能力,讓此事明日見報,並不難吧?若有難處,我親自出面。」

    唐大掌柜哈哈一笑,道:「小事一樁,怎能勞煩虛聖大人親自出面。您放一百個心,此事必然出現在《文報》之上,而且至少是二版,上頭版的可能性比較小。」

    「那就勞煩唐大掌柜了。」

    「無須客氣。不過,我當真佩服您的大手筆,僅僅是購置房屋的花費就超過二億兩白銀,加上其他花銷,足足有兩億五千萬兩。可這只是開始,到時候您還會擴充到各鎮,花費翻倍。明年之後,每年您都要耗費大量錢財才能維持下去。」

    「錢財不過是身外之物。」

    「只是……恐怕會有一些非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