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我在打算建藏書館的時候,就已經做好被非議的準備。」方運道。

    「萬一有人糾集書店老闆反對,對藏書館也好,對您的文名也罷,都有不小的打擊。」唐大掌柜道。

    「無非是污我建立藏書館后導致書店售書減少,藏書館中的書籍,買得起的自然買了,買不起的也不會去買。反倒是有人因為免費看了藏書館的書,覺得某本書好,需要反覆閱讀,回去買書。更何況,這是我自己的藏書館,任何人無權干涉。」

    「只是……這只是表面的緣由,此事若做的好了,極可能與《三字經》一樣,獲得教化聖道,人族氣運加身。尤其是那些有望封聖的大儒,極可能爭奪此中教化聖道。」

    「海闊憑魚躍,天空任鳥飛,他們都可爭此聖道。只是,海有釣龍客,天有獵日人!」方運的語氣透著些許春寒。

    「大儒爭聖道,倒也不算什麼。我玄庭書行負責此事,其功已足,再參與爭奪,便是失了體面。那些鼎盛世家,未必看得起,但那些豪門或破落世家,絕不會放棄一絲機會。更何況,還有更嚴重的後果,哪怕我不說,你也能猜到……」唐大掌柜欲言又止。

    「我知道,一切還如方才所說,只要正正噹噹與我爭聖道,能者上,不能者下。若是連體面也不要,那我送他們體面!」方運的口氣一如往常,但京城上空百里出現極淡的雲煙,又很快散去。

    虛聖一怒,晴空生雲。

    「既然您有此決斷,那我便不再相勸。明日,方氏藏書館必當名傳十國!在下告辭。」

    送走了唐大掌柜,方運思索了半刻鐘,繼續學習。

    到了半夜,方運正在學習,傳書紛至沓來。

    「方氏藏書館?你那幾億兩銀子是為了獲教化聖道?」

    「此事怕是有些險阻,小心為妙。」

    「此事老夫鼎力支持!」

    「我剛從聖院得知,此事已上明日《文報》頭版,不愧是虛聖大手筆。也只有你才能有這種奇思妙想,唉,如此簡單的事,我們怎麼想不到!」

    「小心,曾經有大儒赤足行遍聖元,獨身教化天下,但卻被幾個世家所阻,連本國各州都沒走完。此事必有波折,你要當心。」

    「你的醫書之事,並未聲張,不過妖界已經傳開,過不了多久,有些事就會陸續公布。那時候,醫家之人必然會上門,有求賜教的,也有求討教的,兩件事怕是會趕一起。」

    方運快速翻看這些人的傳書,現在就得到消息的人地位必然非同一般,而過半的人都作出警告,足以說明問題。

    方運一一謝過,然後繼續讀書。

    二月初一是個艷陽天,一大清早,透亮的陽光照著京城,在寒意未消的春天散播暖意。

    每月的初一都是發售《聖道》和《文報》的日子。

    方運為春節所寫的《元日》、在獵場寫出的《泉園觀水》與《經火山》,還有早春文會上的《早春細雨》,都出現在《聖道》之上。

    若在以前,四詩同在是數百年難得一見的奇景,但現在人族看到《聖道》目錄上多個方運的名字卻不覺絲毫驚奇,完全習以為常。

    即使習以為常,這四首詩也原本能成為每月初一的談資,但是,在《聖道》與《文報》發售後,卻無人談詩,因為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被《文報》頭版的消息吸引。

    近萬座方氏公共藏書館在二月初一開館。

    一石激起千層浪。

    眾人仔細閱讀才知道什麼是方氏藏書館,這才知道十國大部分地區都有了可以免費看書和借閱書籍的地方。

    而且,藏書室內還有夜明珠,供讀書人在夜晚閱讀。

    公共藏書館對考入各地文院或學宮的讀書人來說並不重要,對富貴之家的讀書人也沒有影響,但對普通家庭和貧寒之家的學子卻至關重要。

    這意味著,這些人可以閱讀那些原本買不起的書籍,也意味著,他們考中的童生的機會大大增加。

    尤其是那些為了生計早早打工種田的年輕人,白天勞作,晚上哪怕想讀書也花不起油燈錢,自然難以考中童生。

    可現在,方氏藏書館有夜明珠,完全可以在晚上讀書。

    只要讀到足夠的書,哪怕考不中童生,在各方面也有提高,經過代代積累,必然可以擺脫窮苦之身,培養出真正的讀書人。

    許多讀書人暗暗心驚,從某方面來說,方運這是在效仿孔聖。孔聖打破了教育壟斷,設立私學,方運則是開啟了知識普及的大門。

    孔子曾言,有教無類,任何人都可以受到教育。聖元大陸其實也做到了,任何人家只要咬著牙,孩子都可以讀書,但是,不同人在受教育過程中遇到的阻礙不同,擁有的教育資源也各有不同。

    夜晚的讀書時間,大量免費的書籍,對富家子弟來說沒什麼,但對寒門子弟來說,卻相當於增加了至少兩倍的教育資源!

    藏書館,消除了寒門學子部分的阻礙,增加了寒門子弟的教育資源。

    更重要的是,不久之後,每座藏書館都至少有一位童生當館主。只要館主閑暇,學子們都有機會請教館主。

    而且,每座藏書館都需要人手,又有錢拿又可以讀書,至少讓幾十萬的寒門學子無後顧之憂。

    但是,方運的這番壯舉卻沒有引發一致的喝彩。

    無論是在方運的家鄉濟源縣,還是景國的京城,無論是尊重方運的孔城,還是視方運如仇敵的宗家,只要看到這條消息,至少有五分之一的人沉默不語。

    有閑錢買得起《文報》之人,都不算貧寒之家,而這些人和子孫都不會缺少書籍和讀書的時間。

    更多的人獲得讀書的機會,就意味著出現更多的競爭者。

    方氏藏書館對整個人族有功,但卻損害了部分人的利益。

    方運再次收到數不清的傳書,早飯時分,有人讓方運去論榜看看。

    方運手握官印一看,論榜成了戰場。

    一部分人無比支持方氏藏書館,認為方運有教化人族的大功,乃孔聖之後第一人。

    但還有一部分人反對,他們這些士族子弟平日里就瞧不起寒門,現在眼見什麼人都可以有更多時間讀書,對他們有了威脅,毫不猶豫展開抨擊。

    大多數人都默默地觀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