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在行走的過程中,周身元氣輕輕震動,但很快恢復正常。

    「學生有要事去做,先行告辭。」

    眾人疑惑不解,只能看著方運的背影越行越遠。

    「物競天擇,適者生存?此話如此凌厲,隱隱有擾亂天地、萬物征伐的氣概……似乎不像是方虛聖說出來的啊。」高庸道。

    「到底方虛聖收到什麼傳書,導致他變化如此大?此話乍一聽只是奇特,可仔細一想,卻讓人倍感恐怖,似乎一頭荒古凶獸潛伏在這句話之後,隨時可能吞噬萬物,莫非乃是聖道之言?」

    「聽到這句,我也感到全身發寒。」

    「不,聖道之言必然會形成聖道之音,此話應該沒什麼。」一個學子說。

    程先生道:「並非如此。普通的聖道之音,源自對經典的解釋,比如去年在玉海城的時候,方虛聖曾說『有則改之無則加勉』,就是對曾子之言的註解。但有些更為宏大的聖道之音,僅僅是說幾句話難以形成,必須要出現支撐它的聖道!若無強大的聖道,再正確的語言也無法發出聖道之音。」

    「啊?莫非這句話之後,隱藏著未知的聖道?」

    「你們想多了。現在要緊的是問清方運發生了何事。方運這孩子哪怕成為虛聖后也對我們這些老傢伙恭恭敬敬,從來不曾有半點驕狂,而今卻突然離開,那封傳書必然隱藏著大事。諸位,你們去問問消息靈通之人,看看今日發生了何等令他憤怒的大事。」

    「說的是,我這就去問一些世家朋友。」

    「能讓方虛聖如此……咦?外面怎會突然多出一片烏雲?今日理應放晴啊。」

    「那雲……似乎有些怪異,走,出去看看。」

    許多學子快步走出學堂,走到長滿花草的院子中,抬頭望去。

    就見天空的烏雲成標準的圓形,籠罩百里內的天空,和普通烏雲不同,這片蓋住京城的烏雲滾動極其迅速,彷彿每一寸都在翻滾爭鬥。

    雲中雖無雷霆,但卻有一絲無形的天威。

    好似上蒼憤怒。

    「這……諸位先生請出來一觀,這……似乎是傳說中的虛聖一怒,晴空生雲!」

    屋裡的師生急忙出來,抬頭望天。

    「沒錯,應該是方運動怒了。這……當日連雷家違禮方虛聖都沒有生如此大的氣。」

    「快去詢問!」

    在場的學子都是進士,而老師們都是翰林,急忙各自聯繫親友。

    過了片刻,一人突然大叫:「我知道了!」

    所有人望向他。

    「慶國國君下令,方氏藏書室牽扯極廣,應先行去各地官府報備,待確認適合慶國民眾,才可正式開館。」

    轟轟轟……

    一道道強勁的元氣爆鳴響起,有人髮帶碎裂,有人衣帶斷開,甚至有人兩拳一握,衣袖化為碎布片飄落。

    此地的進士與翰林總數超過五十,才氣一亂,狂風四起。

    「放屁!」程先生怒髮衝冠。

    「簡直厚顏無恥!厚顏無恥!」董先生氣得面色由紅變紫。

    那學子又道:「事情還沒有完!宗聖世家已經對外宣布,將在慶國每一縣鄉鎮甚至村落建立宗家藏書館。」

    「卑劣!簡直卑劣到了極點!連妖蠻都不如!」

    「如此半聖世家,實乃無恥之尤!若此事乃是宗聖親自授意,本人將見聖不尊、遇聖不敬!哪怕遭到聖罰都絕不低頭!」高庸氣得睚眥欲裂。

    「慶國……若我景國沒有草蠻南侵之禍,我這就號召京城士子文戰慶國!」

    「如此卑鄙之手段奪人聖道,前所未有!他宗家,修的是強盜之道嗎?」

    就在此時,京城各地都出現元氣震蕩,逼得聖廟不得不主動壓制,避免傷及平民。

    一聲聲怒喝自四面八方響起。

    「慶國宵小,罪該萬死!」

    「奪我大景國虛聖聖道,理當南征慶國!」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

    「草你娘的宗家賊子!」

    京城的一干讀書人簡直氣瘋了。

    許多人聽出最後罵娘的是景國那位著名的花君老人,縱然花君老人是性情中人,可也是大學士。把一位大學士氣得滿京城罵娘,而且罵堂堂世家,乃是千古奇聞。

    「怪不得方運氣得離開學堂,換成我能把學堂砸爛。宗家賊子,簡直是當我景國無人!」

    「可……我們能做什麼?」

    學堂外靜悄悄的。

    「是啊,我們能做什麼?除了眼睜睜看著方虛聖被氣出學宮,我們還能做什麼?」

    「呵呵,我們景國人為抵抗蠻族嘔心瀝血、馬革裹屍,本來已經飄搖欲墜,好不容易出了一尊虛聖,或許能讓我景國多支撐兩年,沒想到,慶國卻狠狠從背後捅了一刀!」

    「我算是看透宗家,也看透了雜家!宗家,乃我一生之敵!」

    「好狠的慶國!奪我象州不說,竟然還要對我景國趕盡殺絕!若景國國滅,我還活著,必當血濺慶都!」

    「這些話就不要說了。」

    「我剛剛接到傳書,不僅宗家,嘉國雷州的州牧與州院君已經下令,方氏藏書館用意不明,即將全面核查,核查完畢后才允許開館。」

    「雷家的賊子果然不會放棄這個機會!」

    「還好雷家在嘉國並非一手遮天,嘉國沒了雷州,還有其他州!」

    「其實,若僅僅是慶國與雷州的藏書館被禁,倒也無妨,其餘各國古地人數眾多,對藏書館有大量的需求,但是,怕就怕宗家開了這個先例,其餘世家用相同的手段在各地禁封方氏藏書館,爭奪教化聖道!」

    「可惡!方運終究是虛聖,不是半聖,若成半聖,誰敢如此**裸搶奪?就算再無恥,也會與方運聯手經營方氏藏書館。」

    「先等等,或許事情還有轉機!實在不行,景國所有民眾請聖裁!我就不信那些普通世家敢冒如此大的風險。」

    「那有又能如何?慶國國君又沒說禁止方運在慶國開藏書館,只是要仔細查證。等拖個兩三年,宗家的藏書館遍布慶國,方運的藏書館就算開了又能如何?」

    「但,我們總不能眼睜睜看著什麼都不做啊!方運曾經說過,有些事可以忍讓,但有些事,必須要以最激烈的手段反擊,哪怕失敗,也要讓對方知道,以後若再做此類的事,必然會付出代價!」

    「我還要殿試,實在抽不出身。不過,我會派我族中年輕人前往孔城,抨擊宗家與雷家,壞兩家文名與民心!」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希望方虛聖能忍辱負重,忍過今日,待明日,大鵬振翅,翱翔九天,再報此仇!」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