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走出學堂,一步一步向學宮外走去。

    一路上遇到學子,對方問候方運便輕輕點頭,除了臉上比平日多了少許冷意,沒有太多的變化。

    走了片刻,看到方家的馬車。

    車夫正用草帽遮著臉打瞌睡,方運走過去,用食指輕輕敲動車轅,發出咚咚的聲音。

    足足敲了十幾息,車夫才伸手拿下帽子,急忙跳下車。

    「老爺恕……恕罪……」車夫驚慌失措,尤其是發現方運的神色不對后,更加恐慌。

    方運淡然一笑,道:「不要驚慌,是我提前離開學堂。送我去皇宮。」

    「是,老爺。」車夫急忙動起來。

    方運一邊聽著京城不斷傳來的喝罵,一邊走上馬車。

    官印不斷響動,不斷有人發來傳書。

    方運繼續閉目養神。

    過了好一會兒,方運突然睜開眼睛,張口說話,他好似只是與近處之人交談,但聲音卻瞬間直達學宮聖廟,然後以學宮聖廟為樞紐,瞬間抵達景國所有七品以及七品以上官員的官印。

    濟縣。

    新到任的段縣令正在閱讀公文,然後一板一眼地批示。

    批示完一頁公文,段縣令活動有些疲勞的手腕,起身走出書房,在縣衙的後院輕輕走動。

    「老爺,您在休息啊,快去拿些瓜果來。」一個體態豐腴、一身綾羅綢緞的中年婦女笑著走過來。

    「是,夫人。」小丫鬟快步向外走去。

    段縣令輕輕點頭。

    段夫人輕笑道:「老爺,這濟縣乃是虛聖故鄉,老宅就在縣裡,若他高中狀元,理應會回鄉祭祖。到那時,您就可以與堂堂虛聖搭上關係。」

    「夫人說的是,若方大人回鄉,我定當全力操辦。只是……景國正處於為難之中,方虛聖若中了狀元,或坐鎮京師,或前往聖院潛修。最為重要的是,今年殿試結束前,妖蠻就會南下,他恐怕無法抽身回濟縣。」

    「今年回不來,在您任期的三五年內總要回來吧?只要回來,對老爺就是大喜事。」段夫人道。

    「嗯。」段縣令輕輕點頭。

    「妾身的眼光果然不如老爺。」

    「哦,此話怎講?」段縣令依舊一本正經的樣子,只是目光中透著極淺的笑意。

    「當年我以為緊跟左相才是正路,現在才發現,您走文相一路才是真正康庄大道。憑藉您在濟縣的資歷和與文相大人的關係,以後見到方虛聖怕是大有好處。」

    段縣令喟然一嘆,道:「我還以為你能說出何等道理。為夫自知才學有限,唯有踏足仕途方有一線機會留名史書。但,為夫不想要污名!只是,你此次依舊看走眼了,無論是跟隨文相,還是追隨方虛聖,都遠遠比投向左相艱難百倍。在我答應接掌濟縣縣令之時,便註定深陷漩渦。」

    「啊?怎會如此?那我們不當這個濟縣縣令了,快快離開。」段夫人慌了。

    段縣令卻不呵斥妻子,耐心解釋道:「若逢盛世,為夫大概會走中庸之路,以最穩妥之路博一個身後名。但,此時乃是大亂世,吾輩讀書人,豈能苟且偷生?自當肩擔重任,救危濟世!景國正是用人之際,而濟縣萬萬不能落到左相手中。」

    「可……你並無危險啊。」

    「你啊,有些話我不便與你多說,你只要知道,為夫來濟縣不是為了搏一個功名升遷,而是文相信任,委以重任,為方虛聖庇護這一方凈土!」

    「唉……」段夫人眼中滿是憂慮。

    就在此時,段縣令突然一愣,然後快步向書房走去,就聽書房內傳出一個宏大雄壯的聲音,如鍾如谷,如高高在上的君王。

    「本聖粗通詩詞,兼修兵醫,無甚功績。自知才疏學淺,不經事故,故深居簡出,潛心學業,與人為善。只是妖蠻禍亂萬界,承蒙諸多前輩看重,先入聖墟,后踏登龍台,又戰獵場,以赤誠之心、憑賤軀微力,行人族正義,滅妖蠻獸類。」

    官印散發的聲音震得整座縣衙嗡嗡作響,就見院中樹葉凋零,花草垂首。

    眾多縣衙僕從明明聽不出說話之人,可在聲音響起之後,自然而然知道這是虛聖方運之言,不由自主低著頭,彎著腰,恭敬以對。

    北方草原。

    一個狼蠻部落火光衝天,上千妖蠻鬼哭狼嚎。

    數頭狼蠻帥被廢了氣血之力,被釘在部落中心的圓木上,看著自己部落的子民在火里焚燒,在刀槍間哀嚎,在戰詩中掙扎,在唇槍前慘叫。

    「天殺的張破岳!有本事來與我們決一死戰!屠我妖蠻婦孺豈是人族所為!」一頭狼蠻帥用不太標準的人族語大聲嘶吼。

    一座巨大的帳篷中,張破岳右拳緊握,關節格格作響。

    和在玉海城比,張破岳更加壯碩,臉上的鬍鬚更重,皮膚更粗糙,眼中殺意如霧。

    燈光昏暗,但張破岳的雙眼如明月。

    一排排女人光著身子,如同牛馬一樣被拴在裡面,手腳盡斷,個個眼神恍惚,面無人色。

    帳篷中瀰漫著臊臭味。

    「拔刀。」張破岳緩緩拔出佩刀。

    唰……唰……唰……

    一把把軍刀自眾多親衛手中拔出,寒光閃爍。

    張破岳的嘴唇動了動,踩著被鮮血浸透的馬靴,走到最近的一個女人身邊。

    「走好。」

    張破岳用左手捂著女人的眼睛,右手握刀劃過她的脖子,鮮血噴濺,噴了張破岳一臉。

    熱騰騰的鮮血漫在張破岳的眼中,張破岳一眨不眨,穩步向前,繼續用左手捂著下一個女人的眼睛,右手的軍刀又一次掠過脖子。

    張破岳的腳步很穩,目光很穩,出刀也很穩。

    他的親衛亦如此。

    每個人都好像練了無數次。

    敞篷內很靜。

    「燒了,換把刀。」張破岳殺完最後一人,扔下佩刀,摘下皮手套,拋在身後,走出帳篷。

    一個親衛端著銅盆送過去。

    張破岳把手放入溫水中,鮮血如桃花綻放。

    張破岳洗手的時候很慢,很仔細,直到確定手上不會有一絲鮮血,才接過乾乾淨淨的毛巾,一根指頭一根指頭地擦拭。

    「張破岳!你不是人!你是畜生!」狼蠻帥繼續咒罵。

    張破岳望著被釘在木柱上的狼蠻帥,笑了起來。

    「我喜歡你們罵我。」張破岳的嗓子有些沙啞,臉上的笑容更濃。

    「將軍,帶來了。」就見一隊士兵押著十幾個幼小的妖蠻前來。

    張破岳面帶微笑,看了看這些孩童,指著被釘在木柱上的五個蠻帥,用標準的妖語和藹地道:「吃了它們,我放你們一條生路。」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