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讀書人都有議政之權,難道我吏部侍郎不是讀書人?」歐寞反問。

    喬居澤正要回敬,突然有人道:「方虛聖來了。」

    百官回首,齊齊看向皇宮門口的方向。

    白玉為欄,青石鋪地,就見方運一身紫衣蟒袍、高冠玉帶,邁著方正的步子向奉天殿走來。

    方運不如張破岳健壯,也不如李文鷹高大,但是,眾人卻彷彿看到一尊巨人從天際而來,萬物退避,天地無聲。

    方運還是那位方鎮國,但全身卻散發著傲嘯一界的大氣勢。

    唇齒生風雲,眉目有天威!

    左相柳山突然眯起眼睛,如同狩獵中的虎豹。

    歐寞與計知白等左相黨人的臉色卻突然微微變白,那風雲,是虛聖之位賜予,那天威,卻是景國萬民賦予!

    收回象州,是景國萬民的心愿!

    方運此刻,承載了景國萬民之心!

    任何人妄圖阻擋方運,必當被萬民的洪流碾壓!

    方運身後,黃龍敖煌緊隨,平時的敖煌詼諧滑稽,但今日卻異常嚴肅。

    歐寞下意識地看向左相柳山。

    柳山的目光極冷。

    歐寞低下頭,發出低低的嘆息,右拳緊緊握住。

    「見過方虛聖!」

    「見過方虛聖……」

    數百官員齊聲問候,連柳山都不得不拱手。

    方運輕輕點頭,向前走去,最後站在文相之前,為百官之首。

    奉天殿前眾官肅穆,無人再說話。

    景國各地,數百座聖廟前的奉天殿已經凝聚成真實的宮殿,各地的官員站在門外,同時看到太后領著國君進入簾幕之後,坐在龍椅之上。

    殿內太監高呼:「千城升殿,百官共朝!」

    京城奉天殿前,方運首先邁步向前,大儒姜河川跟隨其後,接著是左相柳山,右相曹德安,輔相司悅慶。

    四相之後,就是眾多王侯或六部尚書等人,後續之人根據自己的地位,陸續進入。

    平常上朝的時候,左右兩側各一列,但今日卻有足足八列。

    在京城官員進入奉天殿後,殿中的太監高聲道:「密州百官入殿!」

    密州,首府永同府,州文院的聖廟前,城中官員依次進入,隨後是永同府下轄的各縣官員進入,之後是青烏府,再之後是河曲府……

    等密州各府縣的官員進入后,輪到東雲州,之後是燕州,最後是江州。

    這些官員有的明明相距萬里之遙,可在此時此刻,每個人都感覺自己與其他官員處於同一座奉天殿中,沒有感到絲毫的虛幻。

    景國四州一京眾多官員站在奉天殿中,品級井然,秩序不亂。

    幕簾之後,太后拉著小國君從龍椅起身,道:「請方虛聖就坐。」

    眾多官員望向方運,露出羨慕的目光,方運以進士或國公之身進入奉天殿沒什麼,但以虛聖之身進入,那國君和太后都不敢用「賜坐」二字。

    在整個人族中,虛聖的地位要高於國君!

    「謝太后,謝國君。」方運客氣一拱手,甚至不用彎腰作揖,走到前方的軟椅前坐下。

    隨後,太后與國君坐在龍椅上。

    除卻方運坐在前面有些特別,其他過程與大朝會毫無二致。

    禮畢,大儒姜河川落座,其餘百官站立。

    太后道:「方虛聖欲文戰慶國,奪回象州,乃軍國要事,故傳君王國音,召集百官朝議,諸位愛卿可暢所欲言。」

    姜河川一步上前,道:「臣聞武王伐商,卜卦不利,而太公相勸,後周朝滅商;重耳貪杯,沉湎酒色,而齊姜逐出,后立春秋霸業;嬴政中計,驅逐客卿,而李斯直諫,后成秦始皇帝。阿斗愚昧,蜀國積弱,而孔明奮起,使蜀國國祚延綿至今。今景國危急,北憂南患,妖聖令出,舉國哀嘆,而鎮國公為振民心、為強軍心,文戰慶國,實乃大智大勇大仁大義,一國之棟樑,社稷之脊檁。臣姜河川,附議方虛聖之國音!」

    姜河川說完,後退一步,回到原來的位置。

    奉天殿內無人說話,但數以千計的呼吸聲卻有著莫名力量。

    右相曹德安邁步向前。

    方運心中暗奇,這位右相雖不與左相同流合污,但也與文相保持距離,乃是出名的老好人,很少表達自己政見,故有「泥塑的曹右相」之名。

    曹德安一拱手,道:「方虛聖為國為民,官之楷模,若真能奪回象州,不僅洗刷我景國恥辱,甚至如文相大人所言,強我民心。臣,附議國音!」

    隨後,百官陸續開口。

    大將軍周君虎附議,兵部尚書附議,瀏河王附議,齊國公附議,江州牧附議……

    很快,過半的官員附議。

    方運坐在軟椅之上,不看太后國君,也不看文武百官,只是靜靜地望著正前方,目光好像穿過奉天殿,穿過景國,穿過聖元大陸,直達星空邊際。

    喬居澤看許多高官已經附議,正要開口,就見一個身影動了。喬居澤面色一變,咬著牙收回邁出一半的左腳。

    吏部侍郎歐寞向太后一拱手,然後又向方運一拱手,朗聲問:「下官有一事不明,還望方虛聖解惑。」

    方運的目光終於從星空盡頭收回,緩緩轉頭望向歐寞。

    「但說無妨。」方運的神情冷淡,有著這個年紀不具備的鎮靜。

    文武百官屏住呼吸,望向歐寞,在奉天殿之中直接出言針對方運,說明歐寞必然有所依仗。

    許多人偷偷看了一眼左相柳山,但他神色如常,沒有人可以從他的神色中發現一絲傾向。

    這就是左相柳山,若沒有十足的把握,絕不親自上陣。

    但凡柳山親自上陣,從無敗績!

    歐寞道:「謝方虛聖。下官想問,您文戰慶國,以虛聖之身,還是以鎮國公之身?」

    奉天殿鴉雀無聲。

    數以百計的官員變了臉色,連方運的目光都輕輕一顫,甚至於文相姜河川的衣衫為之輕動。

    敖煌死死地盯著歐寞,毫不掩飾眼中的殺意。

    方運的右拳不由自主握住,深吸一口氣,緩緩道:「以虛聖之身如何,以鎮國公之身又如何?」

    歐寞朗聲道:「虛聖乃人族之虛聖,非一國之虛聖,若虛聖文戰慶國,若非人族內訌,便是虛聖懲戒,哪怕是虛聖獲勝,景國也無權接手象州!鎮國公乃是景國之公侯,若不先得內閣藍批、后得國君硃批,不可文戰任何一國!」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