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唉……」

    眾多嘆息聲響起。

    這就是左相的力量,哪怕在最近一年中接連被方運打擊,依然可以否決任何事項。

    數十年的經營雖然動搖,但根基仍在。

    文相姜河川看著左相柳山,道:「柳相,身為景國百官之首,你對此事有何見解?」

    柳相沉吟道:「此事非同小可,本官以為,無論是歐侍郎的說法還是鎮國公的說法,都有可取之處,但亦有疏漏之處。本官的想法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內閣中有十一位重臣反對,等於敲響警鐘。當然,贊同的是大多數,說明收復失地乃是人心所向。」

    方運不動聲色,心中卻暗罵柳山是老狐狸,這種外交辭令看似什麼都沒說,實際是什麼都說了,這種措辭只是不想被別人抓住把柄。

    大將軍周君虎冷笑道:「那左相大人是支持收復失地,還是反對收復失地?」

    「收復失地無可非議,但收復失地的時機遭到群臣反對,牽扯眾多,依本官之見,此事需要從長計議。」柳山此刻沒有絲毫大學士的果決,反而像一位碌碌無為的老官僚。

    眾多官員面有怒色,左相明顯就是用官僚們常用的「拖」字來處理這件事,最後的結果可想而知,方運文戰象州計劃必然無法實施。

    「左相大人,您可知,布衣一怒,血濺五步,更遑論翰林!」剛剛晉陞翰林的何魯東凝視柳山。

    「放肆!」歐寞大喝。

    「這裡是朝堂之上,你難道想威脅景國左相?」

    「你把這裡當什麼地方了?何將軍,你隨方運去了一趟進士獵場,難道就忘了尊卑、失了禮數!」

    「威脅當朝左相,你還有何面目在景國任職?也不怕碎了你的文膽!」

    「何將軍慎言,晉陞為翰林,不是你猖狂的理由!」

    一眾左相黨出言指責。

    何魯東譏笑道:「晉陞翰林的確不是本將軍猖狂的理由,但成為翰林,卻讓本官有了剷除奸臣的可能!」

    「大膽狂徒!」左相一黨眾官員無比憤怒,何魯東這話何止是猖狂,簡直變相承認要刺殺左相。

    普通進士再強,也難以刺殺一位大學士,大學士的文膽和各種力量,足以在瞬間抵擋。

    但是,一位翰林卻不一樣,尤其是何魯東這種論唇槍舌劍遠在普通翰林之上的將軍,歷經無數戰鬥,一旦刺殺大學士,那大學士的死亡可能超過七成!

    「刺殺大學士,至少誅三族!」

    何魯東昂首挺胸,淡然道:「與其千族流血,不如三族代之。」

    「你……」

    眾多文官氣得說不出話來,這就是文官最忌憚也是最厭惡軍中讀書人的原因,軍中讀書人刺殺文官之事各國皆有,左相去年亦面臨刺殺,后因為防護太過周全才讓暗中的刺客放棄。

    眾官可以預見,一旦方運文戰象州被阻攔,只要有人稍加傳揚,必然會有翰林鋌而走險,刺殺左相。

    尤其是曾經從軍的老翰林,就算刺殺左相會被誅三族,景國皇室也會偷偷保全一支血脈,這種事刑殿必然會視而不見。

    在史書上,刺客和義士的地位遠高於普通文官,乃是揚名的途徑之一。

    若非刺殺高文位之人代價太大而且難度高,刺殺左相的景國讀書人們能把左相府前的街道堵死!

    「魯東不可胡言亂語!」姜河川皺眉斥責。哪怕姜河川心中無比憤怒,也不想用這種方式達到目的。

    「在下……無參議之權,無復土之能,但有鋤奸之心!凡阻方虛聖收復失地,便與我何魯東不共戴天!」何魯東年近五十,但軍中習慣難改,滿腔熱血更勝青年。

    柳山淡然道:「既然何將軍如此忠義,那西北軍正值用人之際,你又已是翰林,可統領西北軍,與妖蠻作戰。」

    「畜生……」一個年輕的進士武將咬著牙咒罵,聲音雖輕,但所有人都聽得清清楚楚。

    左相黨眾官面色一沉,而柳山卻面不改色。

    方運望向柳山,眼睛微微眯起,不曾想柳山如此狠毒。

    前年冬季,正是左相從中作梗,導致西北軍大敗,整軍幾乎被滅,十萬軍士最後只剩不足三萬之數。現如今哪怕西北軍得到補充,也是蠻族首選目標之一。何魯東赴任后戰死倒也罷了,一旦戰敗生還,必然會被左相治罪,生不如死。

    右相曹德安輕咳一聲,道:「咱們回到正題。以我之見,既然是千城升殿,百官共朝,此事理應由殿中百官共同決議。不需七成贊同,只需要超過一半贊同便可施行。」

    「右相說的是!」

    「對,理當如此!」

    「哼!」左相一聲冷哼把所有聲音壓下。

    柳山的雙眼細長,他看了看幕簾后的太后與國君,又看了看方運,最後看著右相曹德安,緩緩道:「《景國律》中,並無百官決議。這朝廷,也不是你曹德安的!」

    一些官員幾乎氣炸了肺,柳山當眾指責曹德安是虛,實際是在說他對景國依然有強大的掌控力。

    這朝廷,還是他柳山的!

    柳山,是要拿方運立威!

    一旦今日壓下方運,壓下這位虛聖,那麼左相黨的地位水漲船高,那些牆頭草自然聞風而動,勢必讓左相黨恢復昔日的力量。

    「唉……」

    一聲嘆息在奉天殿中回蕩,正是太后的聲音。

    原本憤怒的官員不由得悲從心來,怒意完全轉化為悲念。

    宗聖與柳山聯手在景國布局多年,直到現在依舊掌握景國大勢,任何人都無法抵擋。

    「罷了……」許多官員心灰意冷。

    方運微微低著頭,雙拳緊握。

    虛聖殺得死半聖的分身,卻打不碎固若金湯的官僚體系。

    就在此時,一個懶洋洋的聲音響徹皇宮上空。

    「好久沒進皇宮,差點迷路了。唉,我景國乞丐青黃不接,老夫定當在奉天殿找幾個值得培養的好苗子。」

    百官轉頭回望。

    就見一行人緩緩向皇宮走來,有著名的乞丐皇叔趙景空,有陳家家主陳銘鼎,有張衡世家的大儒張戶,有公羊世家的大儒公羊尊,甚至還有已經多日足不出戶的大元帥陳知虛……

    這支隊伍別說在景國,哪怕放到文風最鼎盛的孔城中,都能掀起風浪。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