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所有人都被突如其來的金光照的睜不開眼,只能眯著眼。

    就見一條金光蛟龍與一條銀色長蛇飛出,在奉天殿中飛舞,蛟龍張牙舞爪,大吼一聲,聲傳十里。

    銀蛇則不斷地吐著蛇信子,發出嘶嘶的聲音。

    書法四境,筆走龍蛇。

    一股濃重的墨香遍布奉天殿,並不斷向四面八方傳播。

    隨後,一種奇特的力量從那書卷中出現,那力量明明澎湃洶湧,無比剛猛,彷彿有毀天滅地之能,但同時卻蘊含截然相反的氣息,猶如春風拂面,夜中明燈,每個人都好像被那力量滋養,只覺天地一亮,彷彿被神靈啟迪、眾聖教導。

    方運深深吸了一口氣,只覺全身舒爽,感覺自己對書法的領悟似乎又提高了一絲。

    「這是……是聖力!是半聖賜字……」計知白喃喃自語。

    一直穩坐釣魚台的左相柳山,面色終於出現細微的變化,額頭上青筋暴露,但又迅速退去,只是,不由自主握緊右拳。

    柳山緩緩扭頭,就見一龍一蛇回到畫卷之上,化為八個大字。

    景國之魂,人族之膽!

    這八個字又黑又亮,漆黑的字中好似有一片星空在運行,斗轉星移,明月凌空,彷彿蘊含無盡的至理。

    在八個字之下的紙頁上,有一龍一蛇正在徐徐遊動,彷彿在魚缸中放養的魚兒一樣。

    方運在看到這八個字的時候,甚至忘記了用已知的書法體系來評價,只是覺得八個字猶如一個新的世界,橫貫古今,屹立萬界。

    這簡簡單單的八個字,彷彿能重定世界秩序。

    太后徐徐站起,拉著小國君的手,道:「你可認識那八個字?」

    小國君清澈的聲音響起。

    「景國之魂,人族之膽!」

    孩子的聲音很小,但卻與無形的力量相合,化為肅穆莊嚴的聲音,在奉天殿中不斷滾動。

    柳山死死地咬著牙。

    歐寞目瞪口呆,後退半步。

    左相黨與康王黨的重臣低著頭,默默用文膽抵禦。

    此時此刻,所有對景國有異心之人,文膽都遭到無形力量的影響。

    半聖奪天之道,國君口含天憲。

    這無形的力量沒有攻擊性,但是,卻成為一個可怕的印記。

    百官無聲,被陳聖對方運的評價鎮住,以至於眾官根本不敢亂開口評判。

    說方運是「景國之魂」乃是中規中矩,畢竟方運是虛聖,為景國貢獻極大,已然成為景國靈魂人物之一,得萬民景仰。

    但是,「人族之膽」這個評價卻是極高。

    計知白深深低下頭,心中充滿了恐懼。

    柳山雖然是宗聖安排在景國的棋子,但這些年一直沒有暴露,直到陳觀海受到重創、不久於世的消息得到確認后,柳山才突然展現出猙獰的一面,獨攬大權。

    陳觀海若不受傷,柳山這招暗棋極可能永遠不會浮出水面。

    計知白知道陳觀海已經失去與宗聖一較高下的力量,更何況武國也在虎視眈眈,所以若不出意外,陳觀海已經默認自己死後景國被慶國與武國瓜分。

    但是,哪怕陳觀海受傷,只要他還有一口氣在,就有掀桌子的能力!就有殺死左相、剷除左相黨所有官員的能力!

    這八個字的背後,還隱藏著四個無形的字。

    「我還活著!」

    半聖警告!

    計知白突然偷偷看了方運一眼,莫非方運早就與陳家商量好了?這個可能性極大。

    金色的光芒漸漸變淡,計知白這才發現,「景國之魂」四字顏色較深,似乎是多日前書寫而成,而「人族之膽」四字較淺,似乎是近日寫成。

    而且八個字分別在兩張紙上。

    計知白恍然大悟,原來陳聖早就寫好了「景國之魂」,但陳家一直沒有送出,就是等著方運出事的時候拿出來。不過,後來方運成了虛聖,僅僅「景國之魂」的評價又不夠,又新寫了「人族之膽」。

    計知白看著方運,發現方運臉上沒有絲毫驚喜,只是普通的高興,突然全身發寒。

    因為除了陳聖賜字,方運身為虛聖,還有一種特別的手段,只不過一旦用出來,對景國傷害極大,甚至可能會引發草蠻提前入侵,也會招來半聖干預,最後方運也會背上責任,甚至可能失去殿試的資格。

    「莫非……他要鼎革一國?不不不,應該不敢。他最多是清君側,串聯世家和軍方直接殺死我等,反正歷代都有此類事情發生。」

    十國的官僚體系堪稱牢不可破,但,半聖一言覆之!

    方運抬起雙手,恭敬地接過陳聖的賜字,道:「學生方運,謝過陳聖。」

    陳銘鼎一拱手,道:「禮物送達,老夫即刻離去。」

    陳銘鼎帶來的眾人一起告辭,一起離開奉天殿。

    他們所過之處,寒風呼嘯,殺氣森森,冰霜鋪路。

    只有大元帥陳知虛留在奉天殿。

    計知白恨得牙痒痒,事情已經明了,若是連陳聖賜字都不能阻止左相,那麼這些人很可能轉身殺回來,打著清君側的名義殺柳山。

    柳山依舊低著頭。

    方運正要把陳聖賜字收入飲江貝中,但突然一愣,眼中閃過一抹異色,隨後就見那捲軸化為光點,進入方運的文宮之中,與聖旨並列。

    「嘶……」

    許多官員倒抽一口涼氣,這可不是普通的書法作品,而是陳聖調動了國運與民心的力量,與聖旨一般無二。

    「恭喜方虛聖!」

    「恭喜……」

    也不知誰起頭,所有官員紛紛拱手祝賀。

    方運也笑著回禮。

    片刻之後,文相姜河川突然微笑道:「內閣決議被中斷,理當重新表決!規矩依舊,把官印送往方虛聖左側為支持,投往右側為反對。我先來。」

    姜河川最先拋出官印,就見文相大印懸浮在半空。

    隨後,許多內閣成員把官印投降方運左側,加上新來的大元帥陳知虛的,左側的官印數量在幾息間達到十八。

    「加上劍眉公,已經有十九方官印。諸位同僚,表決吧。」姜河川緩緩道。

    方運坐在椅子上,望著左相柳山。

    所有官員都望著柳山。

    奉天殿靜悄悄的,過了足足半刻鐘,柳山才平靜地抬起頭,道:「諸位表決吧。」

    柳山沒有同意,也沒有反對,但所有官員明白了他的意思。

    輔相司悅慶輕嘆一聲,把自己的官印投向方運左側,還未動的內閣官員紛紛效仿。

    最後,除了左相未動,內閣所有的官印都在方運左側。

    左相用稍微沙啞的聲音宣布:「內閣決議,鼎力支持鎮國公文戰象州!」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