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眾官開懷,一些年輕的官員緊握雙拳,滿面激動。

    但是,左相一黨的官員卻沒人笑得出來。

    這次雖然一直是歐侍郎充當馬前卒為難方運,左相只是在最後稍加總結,理當不損左相威名。但是,最後的陳聖賜字卻讓人心驚,這與半聖直接參与朝政毫無區別。

    左相黨的官員都在心中權衡。

    陳觀海雖然貴為半聖,但臨死前絕對不會做過於激進的事,不可能徹底得罪慶國和武國的眾聖世家,否則等他聖隕,宗家等世家一旦聯手,陳家必然會極速衰敗。

    景國國滅的可能性高達九成,而現在左相雖然顯露頹勢,但慶國國力仍在,宗聖極為年輕,這些都是左相擁有的巨大優勢。

    若跟隨左相,輔佐宗聖的聖道,一旦宗聖最後成就亞聖,那他們的自身文位必然水漲船高,達到之前不可能達到的文位,福澤一族。

    若是繼續一心為景國,一旦景國破滅,只能淪為閑職官員,以自身的天賦,很難再晉陞文位。

    經過多番權衡,許多官員動搖的心穩下來。

    歐寞微笑道:「恭喜鎮國公文戰象州。若勝利,自然是皆大歡喜之事,但若失敗,讓我景國被各國嘲笑,淪為笑柄,鎮國公又當如何?」

    「我方某人做事,何須向你交代!」方運語氣冷漠,字字如劍。

    歐寞餘光發現眾多官員露出嘲諷之色,壓下心中怒意,道:「你無需給我歐寞交代,但你若是失敗,必須給景國一個交代!」

    「那我要是文戰取勝,你之前的言行等於阻撓收復失地,是否也要給景國一個交代?」方運反問。

    「本官只是以侍郎之身議政,乃是應有之權,何須交代?」歐寞正色道。

    「侍郎之位,給予你的是議政之權,而非亂政之權!你坐上侍郎之位,不知是非對錯張口便咬,要你何用!待我從慶國回來,定然彈劾你這個尸位素餐的嘴上侍郎!」

    「你……豈有此理,怎能當眾污人名聲!」歐寞氣得七竅生煙。

    眾官卻在發笑,方運可是一國虛聖,一旦他說歐寞是「嘴上侍郎」,用不了幾天,必然全國皆知。

    計知白望著歐寞,露出深深的同情之色。

    右相曹德安打趣道:「歐侍郎何必動怒,方虛聖既然封你為『嘴上侍郎』,那你極可能因此名留青史,實乃大好事。朝堂袞袞諸公,不知道多少人羨慕你被虛聖賜名。」

    「曹相說的是!歐侍郎,還不謝過方虛聖不計前嫌賜你名號?」

    「嘴上侍郎,明貶實褒啊,這是讚揚歐侍郎有辯才,唇槍舌劍厲害!」

    「說的是!」

    百官紛紛譏諷歐寞,他們之前不便說話,但極為厭惡歐寞與柳山,心裡憋著一肚子火無處發泄。現在內閣決議已過,事情塵埃落定,眾人再也無需忍讓。

    歐寞終究只是一張嘴,哪裡敵得過數百人輪番嘲笑,氣得差點拂袖而去。

    等見眾人嘲諷得差不多了,太后才輕咳一聲,讓百官停下。

    太后道:「既然內閣決議通過,哀家不便阻攔,即刻代國君紅批,准方虛聖文戰慶國!」

    「國君英明!太后英明!」百官大聲高呼。

    太後繼續道:「文戰一州,茲事體大,本應做足準備,但方虛聖即將赴任寧安,不可耽誤,今日便要前往慶國,明日便會文戰。既然如此,省去繁文縟節,由吏部尚書與文相安排隨從與行程,另請聖院大儒護送。」

    吏部尚書毛恩崢道:「啟稟太后,鎮國公終究乃是虛聖,此禮若以國公為準,則我等要去慶國都城覲見慶君,若以虛聖之禮,則要給慶國發國書,由慶國定奪禮儀。」

    太後點點頭,道:「方愛卿有何見解?」

    方運穩坐軟椅,神色淡然,道:「讓慶君去象州見我。」

    「好!」一些官員輕聲叫好。

    「這才是虛聖氣度,小小慶君算得了什麼!」

    「文戰時為鎮國公,尋常時即方虛聖,大禮不可違!」

    敖煌卻眼珠一轉,嘿嘿直笑,很顯然,慶君下令嚴查方氏藏書館,方運自然不可能去拜見慶君,那就只能以虛聖之身逼慶君相見。

    「可慶君若是稱病不見呢?」喬居澤無奈道。

    「那本聖就端坐堂上,以象州之主戰象州!」方運道。

    眾官恍然大悟。

    何魯東哈哈一笑,道:「除卻半聖,慶國無一人地位勝過方虛聖,只有慶君勉強能平起平坐。荀家的老家主倒是可與方虛聖共坐,但他絕對不可能去。若慶君不去,那場面絕對不是文戰,更像是象州百官迎聖。我倒寧願慶君不去。」

    眾官一想到象州百官捏著鼻子出城百里迎接方運的場面,就忍不住發笑。

    那十位文戰的進士更不用說,交戰之前先參拜敵人,那滋味簡直比打碎五味瓶更難以形容。

    「可惜了,國君若在,出城三里便可。」喬居澤一臉遺憾。

    「帶我去吧。」敖煌在方運身後低聲哀求。

    「你去了,豈不是讓東海龍宮與慶國交惡?」

    「我又不是以煌親王的身份去,我以……你聘請的龍脈妖蠻的教頭身份去。」

    「也好。」方運點點頭。

    在景國奉天殿的鬥爭結束的時候,遠在武國的奴直部落中卻起了波瀾。

    奴直部落乃是由馴化妖蠻組成的人族附庸部落,直屬東聖閣,但因為在武國境內,平時也可由武國元帥府調遣。

    妖蠻信仰眾多,過半妖蠻都信仰虛無縹緲的妖神蠻神,認為他們比活生生的祖神都更加強大。但也有一部分妖蠻只信仰真實存在過的祖神、大聖或半聖,甚至連祖龍、孔聖等非妖蠻祖神也有妖蠻信仰。

    奴直部落的妖蠻總數原本十萬出頭,但為準備抵抗草蠻入侵,兼并了其餘的馴化部落,一躍成為妖蠻總數量達三十萬的巨型部落。

    三十萬妖蠻信仰各式各樣的神靈或圖騰,總數超過五百。

    有信仰祖神亂芒的,有信仰傳說中亂芒的祖父,有信仰鎮獄邪龍的,有崇拜雷霆的,有拜孔子的,還有奉妖祖為神,凡此種種,不一而足。

    奴直部落壯大后,不同部落信奉同一個神的妖蠻便有了一些矛盾。

    午間剛過,一千餘妖蠻來到奴直部落的一處空地上,這一千妖蠻分為七支隊伍,每支隊伍的領袖身後都有妖蠻舉著信仰圖騰,這些圖騰顏色各異,風格雜亂,但有一個共同點。

    圖騰的中心是一輪圓月。

    那是月神的標誌。

    「老子夢到過月神,老子是真正的月民!」一頭熊妖帥大吼。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