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慶君眼帘低垂,慶國百官又怒又憂。

    若象州保住,只要慶國稍微厚待象州人,這首詩的影響自然消除。若象州不保,那麼此詩的影響範圍也僅限於象州。

    但是,慶君方才做了一件大錯事。

    答應了用人交換這首詩!

    這首詩放在慶國,就是恥辱柱,只要慶國皇室不換,只要慶國稍微出點事,各國必然會用這首詩展開抨擊,甚至連國內的讀書人也可能用來指責皇室。

    大多數讀書人與執政者天然對立。

    詩文在聖元大陸的地位本來就高,這可是虛聖的首本之作,慶國是萬萬不敢銷毀,一旦景國藉機攻擊慶國,判定慶國故意毀壞虛聖之詩,皇室必然會被聖院懲罰,削減皇家特權。

    景國一些官員見慶君還不認錯,相互暗使眼色。

    何魯東表面上看似是一個粗壯的將軍,實際卻深通兵法,眼珠一轉,道:「此詩未經官印驗證,又未在文院之中書寫,還不知才氣幾何,河川先生,您不如做最後評鑒吧。」

    景國人一聽,心中暗笑,這何魯東的目的太明顯,這首詩既然沒有鎮國異象,那才氣應該在三尺上下,最多是鳴州,但若僅僅是普通的鳴州,那此詩的地位又凸顯不出來,就需要想辦法捧高,也就是所謂的揚名。

    姜河川一沉吟,道:「鳴州之詩,鎮國之情。」

    「妙!」眾多景國官員齊聲稱讚。

    慶國一眾官員心中暗罵,這還只是大儒強行吹捧一首詩,若是歷代大儒都吹捧,這首鳴州詩絕對會被活生生吹成鎮國詩,那樣慶國可就丟大人了。

    那些與慶國有矛盾的大儒或讀書人,只要在賞析相關詩詞的時候,必然會「自覺」把這首詩帶上,幾百年積累下來,形成的文名非同小可。

    只要出縣的詩詞,都能夠保持很久,到了鳴州的層次,已經是水火不侵、蟲蠹不蝕,現在又被捧高,那慶國想不丟幾百年的臉都不可能。

    何魯東道:「我這就把今日的事情經過寫到論榜之上。近日十國讀書人都在關注方氏藏書館與方虛聖文戰一州,此事必然會引發熱論,諸位可不要與我爭。」

    「不爭。不過,此詩已經上了文榜!因為是新詩,暫時的地位很高,位居第三!已經有人在論榜詢問這首詩的來歷。」

    慶君神色一慌,輕嘆道:「這位景國將軍且慢去論榜。是朕疏忽了,海州都督辛植,出言無狀,革職,罰俸三年,另有任用。」

    方運嘴角浮現一抹冷笑,別說那些官場老油條,就連自己這個初涉官場的人都明白,辛植是被革職,看似嚴重,但另有任用卻是慶君在暗示辛植,無論怎樣,既然為國出面,近期或許會雪藏,日後必然會進行補償。

    慶國既然懲罰了辛植,那傳揚出去,慶君和慶國的顏面會好一些,起碼沒有包庇犯錯之人。

    「下官知罪,甘願受罰。」辛植道。

    何魯東向慶君一拱手,道:「下官有一事不明,辛植明明是構陷舞姬、辱罵虛聖,為何慶君您只說他出言無狀?若是有人惡意咒罵一國之君,也僅僅是出言無狀嗎?」

    慶君面色一沉,心中暗罵這些景國人怎麼這麼狡猾,若是文位低的人如此說,他可以呵斥,若是姜河川等大儒如此說,反而可以欺之以方。偏偏何魯東這種翰林,地位不高不低,慶君就必須要找到一個完美的說辭。

    可事發突然,慶君又只是舉人,再有經驗也不可能短時間內找出完美的解釋。

    辛植一見慶君為難,立刻怒視何魯東,道:「區區小國的翰林,安敢質問我慶君?當我慶國無人?」

    何魯東卻冷笑道:「是十國大比第七小,還是十國進士獵場第一小?」

    辛植反唇相譏:「是十一州大,還是四州大?」

    慶國有十州半,勉強算十一州,景國只有區區三州半,算作四州。

    何魯東輕哼一聲,沒有回應。

    方運卻平靜地糾正道:「今日之後,便是十州。」

    慶國眾官無不在心中大罵,這真是官大一級壓死人,哪怕是換成景國大儒如此說,他們也敢指著對方鼻子譏諷,但方運是虛聖,他們就算氣炸了肺也不敢說過分的話,必須要字斟句酌心平氣和跟方運講道理。

    讓慶國眾官憤怒的是,方運似乎很喜歡憑藉虛聖的地位壓慶國污慶國,好像有特權不用白不用的意思。

    慶君咬著牙,今日已經被方運逼到死胡同,自己若是稍有不慎,必然名聲盡毀,只能沉默,這時候,辛植這個地位不高也不低的翰林就起到與何魯東一樣的作用。

    慶君看了一眼辛植。

    辛植心領神會,向方運一拱手,道:「下官已經認錯,何必要求追猛打有辱斯文?虛聖之言,能擎九鼎。只是,在文戰勝負未分之前,身為堂堂虛聖卻如此說,似乎有些草率了。」

    周君虎不屑輕笑一聲,道:「有辱斯文?你明明犯下大錯,卻被一個出言無狀輕輕帶過,賞罰不明,這才是有辱斯文。我也不與你廢話,可敢與我兵道對壘?」

    辛植沒有立刻反駁,慶國眾官員的氣勢明顯被周君虎壓下。

    兵道對壘乃是兵家之人以兵書為媒介,請示聖院,連接聖書《孫子兵法》,投射意念進入兵聖孫子的文界。

    孫子文界演化了許許多多的戰場,乃是聖院成員、兵家弟子和孫聖世家子弟等人的實戰之地。

    一旦形成兵道對壘,那麼對壘雙方就會進入某處孫子文界的戰場,在文界戰場中對戰。

    若是文界戰場的普通實戰,失敗便失敗,成功便可去其他戰場,並獲得強大的「殺伐之力」加持。殺伐之力乃是兵道衍生出的力量,蘊含智之聖道和勇之聖道的力量,對文膽有輕微的增強效果,但最重要的是對兵書兵法有增強效果。

    殺伐之力對戰詩或唇槍舌劍並沒有直接的增強效果,但是殺伐之力越多,則對兵道本質理解越強,對戰詩詞或唇槍舌劍等一切相關的戰鬥力量理解更深透,實力更強。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