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場的兩國百官也全然明白。

    方運要以進士之身,與辛植兵道對壘!

    一個不到二十歲的進士,只是輔修兵家,卻與一位年近五十的兵家翰林對壘!

    景國眾人雖然不至於反對,可也擔憂,方運輔修兵道的事眾人有所耳聞,但也只是輔修,而且並沒有親自領軍,沒有真正的指揮經驗,甚至連兵家十三雲梯都沒有去過。

    不過,大多數景國人心中還有一點期望。

    慶國官員卻在愣了片刻后,臉上浮現壓抑的喜悅之色。

    方運成虛聖,源自詩詞的天賦,而不是兵道天賦,更不是兵家力量。

    人盡皆知,詩詞最重天賦,最重剎那的靈光,可兵道不一樣,天賦的重要性連三成也占不到,理論兩成,而最後五成完全由實戰經驗決定!

    許多將軍屢戰屢敗,敗了十幾年甚至幾十年,但最後卻能在關鍵時候大勝,從此以後百戰百勝。

    孫家天才無數,但再出眾的天才,孫家都捨得把他們送入危險的地方領兵,活著最好,陣亡也絕不心疼。

    兵道,在血與傷、生與死之間鑄就!

    只讀兵書之人,可以勝一時,但絕不可能勝一世!

    一些慶國兵家人眼中閃過輕蔑之色。兵家太過於看重實戰,所以對方運這種從來沒有真正領軍作戰之人,有著本能的厭惡和輕蔑。

    但是,在座的慶國官員中,有七位參與了上個月的進士春獵,其中兩位甚至還晉陞了翰林!

    這七人聽到方運要兵道對壘,都愣住了。

    全人族都知道方運輔修兵法,可是,根本沒有多少人見識過方運兵法的威力!

    這七人親眼見識過方運藉助聖血的力量,憑藉兵法,奪瘟疫之力為己用!他們相信,別說是進士,就算兵家最優秀的翰林,也絕不可能做到!

    七人相互看了看,他們和其他慶國官員不同,他們認為方運的勝算更大一些。

    可七人卻連半個字也不能說!

    因為半聖封口!

    七人突然苦笑起來,以前還弄不清為何半聖封口,現在才有點明白,別人根本不知道方運的兵法之強!也根本不知道方運的醫書中,多出一本強大的病經!

    病經中的瘟疫力量不可能勝過十進士中的最強三人,但絕對能逼出三人的殺手鐧,要是遇到其他進士,絕對能直接勝過!若非病經需要才氣極多,而且不能連續使用,方運遇到其他進士的時候根本不用其他力量,反覆用病經即可!

    若慶君知道這些事,絕對不可能答應兵道對壘,甚至會想方設法阻止方運文戰一州!

    七人又相互看了看,低下頭,生怕不小心泄露方運真實力量,導致被聖院重罰。

    辛植眼中閃過一抹喜色,但卻沒有立刻答應,而是謙讓道:「如此……不好吧,萬一我勝了,別人會說我們慶國以大欺小。」

    方運道:「為了防止別人說慶國以大欺小,我倒有個辦法。此次文戰一州,原本只涉及象州九府。若我景國以進士對壘翰林,慶國再加一府的話,別人不會再指責。」

    辛植呆了呆,心中頗感無奈,心道就知道方虛聖有後手,張口就是押上一府之地。

    慶國富饒,尤其是象州附近,根本沒有下府,都是中府或上府。

    一府之地看似少,稅收錢糧都有限,但涉及數百萬子民,最重要的是人才。一府之地一年可以多出近千童生,近百秀才,平均每年至少會出兩位進士,這對任何國家來說都是很大的財富。

    慶君同樣無奈,只要方運沒有進入文戰場,那他就是實打實的虛聖,別說罵,連呵斥都不能,要是換成景國大儒如此說,他早就當眾呵斥。

    就在前不久,慶國與武國交惡,兩國文戰,慶國被武國生生奪走數府之地,讓他這個國君的名聲一落千丈。若是連丟了象州九府外加一府之地,他只能做好提前退位的準備。

    慶君恨極方運的文戰一州,因為如果失敗對他的打擊太大。

    但是,慶君心中除了恨,還有強烈的期待,期待慶國文戰成功!

    只要慶國戰勝方運這個虛聖,那慶君在慶國的聲望將恢復到巔峰,甚至可能超越巔峰時期,畢竟自從方運出名后,慶國便被方運反覆壓制。

    為了此戰,慶君親自拜訪進士十老之一的屈寒歌,並隆重接待其餘九位老進士,在文戰之前就給予十人大量好處,並承諾若誰能戰勝方運,直接封國公!

    方運現在也不過是鎮國公。

    方運主動求戰兵道對壘,那就等於讓原本的十戰變成了十一戰,方運若是勝利,也會消耗精力,若是失敗,不僅消耗精力,連意志也會被消磨。無論勝敗,都會增加慶國成功的機會!

    在昨夜,慶君已經與十位文戰進士商談過,己方的勝算至少有六成半!

    尤其是屈寒歌和宗極冰兩人,根本沒有把方運放在眼裡,兩人都想提前與方運文戰,希望自己勝過方運,不過最終聽從眾官安排,位列第八和第十。

    慶君的理智告訴自己,方運犯了一次大錯,現在慶國的勝算已經高達七成!

    但,只要不是十成的勝算,還是有風險。

    慶君沉吟片刻,掃視慶國官員。

    九成的官員的眼睛格外明亮,眼中充滿了期盼。

    慶君根本沒有在乎那七個人的反應。

    慶君在心中暗嘆,若自己拒絕,自己在這些官員心目中的地位會降到極低的位置。

    慶國官員可不是慶君的奴才,而是助手,他們做官除了為實現自己的治國理想,還需要慶國皇室的資源。

    慶君又看向辛植,道:「辛愛卿,你有何看法。」

    辛植一愣,轉瞬明白,慶君這是把燙手的山芋扔給自己,於是默默思索。

    若不同意與方運兵道對壘,等文戰一州失敗,他極可能會被慶君當成替死鬼。若同意與方運兵道對壘,敗了和不同意一樣,但若是勝了,那將會是榮耀加身,在慶國的地位水漲船高。

    只要得到看重,被慶國皇室栽培,極可能在二十年內成大學士,有資格問鼎相位!

    更何況,辛植不過翰林,在史書很難留名,若能與方運兵道對壘,勝了,必當在史書上留下濃重的一筆,成為第一個真正戰勝過方虛聖的人。

    哪怕是敗了,也有很大可能出現在史書上,雖然名聲不好,但總比默默無聞好。

    辛植思索良久,一咬牙,拱手道:「回陛下,臣,願與方虛聖兵道爭雄、兩軍對壘!」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