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上觀台中。

    景國大元帥陳知虛突然叫道:「不妙!」

    眾人一愣,陸續恍然大悟。

    「方虛聖危矣!」

    「方虛聖沒進過十三雲梯?」

    「從未聽他說過!」

    「萬一他真沒進入過十三雲梯,那勝利之後……」

    「完了……」

    景國所有人焦急地望向實景地圖。

    第一雲梯中。

    由於妖蠻中計,所有死傷都算方運一人造成。

    方運成功殺死妖蠻,並殺死敵將辛植,兵道對壘大獲全勝。

    方運坐在蛟馬之上,望著歡呼的士兵,面帶微笑。

    突然,整片戰場崩裂,化為無數碎塊和光芒,飛向方運十丈遠的地方,凝聚成一個光影老人。

    天地無光,方運只覺自己身在虛空之中。

    那老人全身由白色的光芒組成,外形模糊,也分不清是何人。就見他伸指對準方運一點,方運只覺遍體生寒,隨後雙眼通紅,身心被無窮無盡的戰意籠罩。

    「殺!殺!殺!」

    「殺光一切不仁不義之輩!」

    「殺光一切與我為敵之人!」

    「殺光一切阻擋人族進步的敗類!」

    「殺光一切妖蠻!」

    「凡阻人族之路,盡數殺光!」

    「國君若為敵,可殺!大儒為敵,可殺!半聖為敵,亦可殺!」

    「眾生皆可殺!」

    ……

    數不清的念頭在方運心裡閃過,在這一刻,方運完全被可怕的殺意戰意籠罩,眼中除了殺伐再無他物。

    但是,無論生出多少種念頭,始終無法摧毀方運的心神。

    不知過了多久,文膽輕震,掃蕩一切負面念頭。

    方運發現自己置身於文宮之中,而文宮的上下左右前後六方,都有無窮無盡的敵人,有景國的士兵,有慶國的士兵,有武國的士兵,還有妖族,有蠻族,如沙如塵,數不勝數。

    數以億計的外敵不斷進攻,但是,每當有妖蠻靠近,盤在方運文宮上的巨龍就大吼一聲,聲裂億萬兵馬。

    方運很快明白,自己吸收了辛植的殺伐之力,從而形成了異變。

    方運暗暗抹了一把汗,這是自己第一次進十三雲梯,之前從來沒經過殺伐之力的洗鍊。

    別人第一次得到殺伐之力,是在第一雲梯獲得第一場勝利,殺伐之力的量極少,可方運直接得到了辛植的部分殺伐之力,總量是普通人第一次的幾十倍。

    「幸虧我文膽堅定,否則極可能被殺意沖碎,導致心神崩潰。」

    方運不清楚外面的那些敵人是哪裡來的,從來沒在書上看到過這種情況,不過有文宮蟠龍守護,看樣子沒有絲毫的危險。

    不過,方運還是心有餘悸,若是換成別人的文宮,哪怕是普通大學士,都可能被這些外敵侵入並攻破。

    方運仔細觀察文宮,很快發現了變化。

    文宮中的自我雕像的腰間,多了一件飾物,一枚虎符!

    「從未聽說過誰的文宮雕像內竟然多出虎符,莫非……這就是外面億萬敵人進攻我文宮的原因?」

    方運知道這個世界的秘密實在太多了,便不再多想,心中念頭一動,兵書《三十六計》顯現。

    在兵書封面的下端,多出一道白色的雲紋,這意味著,以後方運所有兵法的威力會提高一成,每過一層雲梯,便可得到一道雲紋。

    方運伸手撫摸《三十六計》,心中想,不知道什麼時候能變成《方子兵法》。

    隨後,方運突然一驚,自己的想法和以前相比,明顯過於大膽。自己雖然對慶國人不客氣,那因為是敵國。可自己突然想寫成《方子兵法》,根本不是一個念頭,而是一種渴望。

    「兵道,殺伐之力,果然非同一般。不過,既然我選擇輔修兵道,就應該在某些方面做出改變,兵家不如儒家仁,不如法家嚴,不如醫家慈,但卻有著各家都不具備的銳氣,如同一把刀劍,深藏鞘中,一旦拔出,有開天裂地之威。兵之道,謀在先,勇為前!」

    方運恍然大悟,自己之前過於小心,比如此戰,完全做到謀在先,但卻少了一些勇。

    殺伐之力彌補了勇的不足。

    方運微微一笑,意念離開文宮,還未等睜眼,就聽到大殿中吵了起來。

    「辛植小兒,若方虛聖今日有所損傷,我必捨生取義,斬你項上人頭!」何魯東大聲咒罵。

    「你們景國人簡直不可理喻!方虛聖若無法承受殺伐之力,乃是他自找的,與辛翰林何干?」

    「你們慶國人好算計!犧牲區區翰林的殺伐之力,傷我景國虛聖。他就算蘇醒,恐怕也是文膽受創,文戰必然失敗!」

    「我們哪裡知道方虛聖從來沒去過雲梯?他是虛聖,哪怕未等殿試結束也可進入十三雲梯,他不去,怪我們慶國人沒提醒嗎?」

    「放你娘的屁!」

    「咳……」慶君重重咳嗽一聲,百官的聲音減小。

    之前慶君臉色有些陰沉,但現在辛植明明在兵道對壘中輸了,慶君卻春風滿面,面色紅潤,好像遇到了什麼大喜事。

    景國眾人厭惡地看著慶君。

    慶君彷彿不知道景國讀書人如何看自己,道:「諸位稍安勿躁,都是讀書人,何必爭執?先等等,方虛聖吉人自有天相,你們不要太過擔心。你們放心,若方虛聖文膽受創,此戰可延後,我慶國人絕不趁人之危,也絕不會炫耀慶國勝過方虛聖和景國之事。」

    最後一句畫蛇添足的話讓慶國眾官心領神會,心情大好,但景國眾人卻在心中大罵慶君不要臉,但又無奈,若自己的敵人提前放棄文戰,己方自然會大書特書,搞臭敵方文名。

    方運沒想到他們竟然為了自己吵了起來,無奈睜開眼,正要說話,卻發現身體有些異樣,說不出話來,而且眼前閃過一抹血紅色的光芒,同時一股濃濃的血腥味自文宮散發,瞬間遍布大殿。

    每個人都生出無邊的恐懼,感到自己被無數敵人包圍,隨時面臨死亡。

    一些宮女太監嚇得全身發軟,最膽小的幾人甚至活活被嚇暈。

    「啊……」

    「方虛聖您怎麼樣了?」

    「方運,你這是……」

    「虛聖大人……」

    所有景國官員提心弔膽地看著方運,這異象太明顯,像極了被殺伐之力侵蝕文膽,導致力量不穩,所以才外泄影響他人。

    慶國所有官員暗暗鬆了口氣。

    方運受創,文戰,慶國勝了!

    一些慶國官員按捺不住心中的喜悅,立刻把這個消息發送給親朋好友。

    很快,論榜之上出現慶國人發的幸災樂禍的文章。

    「方虛聖不敗而敗,慶國不勝而勝!」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