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聽到「竹山府」三個字,所有慶國官員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慶君更是難以置信地望著方運,絲毫沒有國君的威儀,反而像是一個沉睡之人突然驚醒。

    景國眾官員也目瞪口呆看著方運,萬萬沒想到方運敢選竹山府。

    連文相姜河川都不停地眨眼,似乎無法理解方運會做出這個選擇。

    「大膽!」慶國的禮部侍郎宗午源猛地一拍桌子,起身直面方運。

    方運看都不看宗午源,看著慶君繼續問:「君無戲言,慶君不會要收回成命吧?」

    慶君頓時一個頭兩個大,誰能想到方運竟然敢提竹山府。

    竹山府絕對不是慶國最重要的府,也不是最富裕的府,但是,宗聖當年曾經在竹山城中求學並為官三年!

    宗聖成聖后,還在竹山府顯聖,回到當年自己讀書的書院,現在那裡被尊為聖地。

    若是竹山府成為景國國土,那後果不堪設想,哪怕不算是羞辱宗聖,也相當於給了宗家一個響亮的耳光:你不是搶我方運藏書館嗎?我就搶你宗家聖地!

    慶君也好,在場的兩國官員也好,根本就沒有考慮過竹山府,誰敢招惹半聖世家,而且還是一尊活著的半聖!

    方運敢!

    「當我慶國無人嗎!」宗午源再度大喝,其餘宗家人也雙拳緊握,怒火填膺,恨不得現在就衝上去與方運死戰。

    方運依舊不理宗家人,繼續微笑道:「慶君,勝負未定,你不會連這點勇氣都沒有吧?」

    慶君心道恨不得掐死方運,太惡毒了,先設計讓自己答應,然後又把自己推入兩難之地,關鍵是,方運表面是逼迫他,實際是在劍指宗家:好說好商量,馬上允許方氏藏書館在慶國正常運作,若是妄圖阻止,那竹山府可能歸景國。

    辛植低聲道:「午源兄,方運文戰十進士必敗無疑,何必動氣?等文戰結束后,我們在一旁看笑話就好了。」

    宗午源道:「話雖如此,但宗祖聖地不容褻瀆!竹山府,不能由文戰決定。」

    「哦?那豐州可否由文戰決定?」方運微笑著問。

    「放肆!」

    數十慶國官員如同野獸一樣炸了毛,紛紛起身,尤其是宗家之人,雙目通紅,一絲絲唇槍舌劍的凌厲之氣從他們口中發出,切割空氣,發出嗤嗤的輕響。

    宗家祖宅便在豐州。

    宗聖便住在豐州。

    方運若文戰豐州並取勝,就等於推了宗聖的老宅,刨了宗家的祖墳。

    景國一干官員先是被嚇了一跳,然後心中發笑,慶國壓了景國上百年,如今被方運一人逼得跟炸了毛的公雞一樣,讓人覺得分外舒爽。

    慶君臉黑如鍋底,輕咳一聲,道:「方虛聖,請您謹言慎行,有些話,不能亂說。」

    「你們可以亂做,我反倒不能亂說了?」方運的聲音很溫和,但他的話語中蘊含一種奇特的力量,如同聖人訓示。

    全場鴉雀無聲,慶君被方運這一句話把所有的話堵在嘴裡,宗午源等宗家人的怒氣也不得不憋回去。

    無論怎樣,宗家聯合慶君封禁方氏藏書館的行為,確實比方運如此說更加過分。

    方運掃視全場,緩緩道:「從今日到成大儒,我有很多時間。哪一州敢奪我教化聖道,敢開辦藏書館,我便文戰哪一州!」

    「轟隆隆……」

    天空突然響起滾雷聲聲,震得眾人耳朵發麻。

    眾讀書人默不作聲,看來方運這是說出了自己的心裡話。普通讀書人的話,擲地有聲,但虛聖的話,則天地響應,到了半聖更了不得。

    方運既然如此說了,那此事便涉及聖道之爭,除非半聖親自出口,親自說要與方運爭這教化聖道,否則宗家人在這種時候連半個字都不能提。

    宗家幾人相互看了看,隨後就見宗午源輕輕搖了搖頭。

    身為宗家新生代最出色的讀書人之一,宗午源對宗家的聖道瞭若指掌。

    宗聖的聖道非常明確,拉攏至少一支大型蠻族,讓那蠻族奉他為尊,那不僅有驚世之功,還有教化蠻族之道。

    就意義來說,教化蠻族得來的教化聖道還要強過藏書館,藏書館需要日積月累數百年方顯力量,對方運來說有可行性,但對宗聖來說遠水解不了近渴。

    宗聖自己沒有出手爭教化聖道,但他的子孫們卻不能不爭,於是有了宗家與慶君聯手封禁方氏藏書館。

    現在,方運親口說了那番話,就意味著,現在任何世家要與方運明著對抗,那就是承認與方運是聖道之爭,到時候,很可能會遭到方運的打擊。

    若方運是大儒或半聖,各世家反而可以全力對抗,但現在方運文位雖低,可地位奇高。

    他們可以對進士用下三濫手段,但不能對虛聖用;他們可以對虛聖能用的強大手段,但不能對進士用。

    而且大多數世家不想與方運為敵,都想享受方運的戰詩詞等新生力量,避免重蹈當年得罪名家那幾個世家的覆轍。

    雷家明明如日中天,連大部分半聖世家都壓不住,連六大亞聖世家都禮讓,可卻被方運以一己之力壓得文名喪盡,臭不可聞,這是血淋淋的教訓。

    強大的世家,舍不下臉面爭這藏書館的教化聖道,弱小的世家很想爭,但卻怕家族之人無法學習方運的詩詞文。

    偏偏誰都看到,人族最優秀的那一批人中,只要與方運是同文位的,都會不知不覺被方運吸引,不知不覺接受方運的恩惠,而這重要的是,這些人的成長也無比驚人!

    甚至有人說,那些曾經與方運並肩作戰的人,成大儒的機會多了幾十倍,成半聖的機會也至少翻倍!

    宗家內部,已經有了不同的聲音。

    曾經在聖墟追隨方運的宗午德,已經主動遠離宗家核心。雖然宗家願意看到百花齊放,但這支花開的有點早,也有點歪。

    慶君皺眉思索,確定其中的關鍵,方運要竹山府是虛,逼宗家放棄封禁方氏藏書館是實,甚至於方運就可能從一開始就想利用竹山府來做文章,結果辛植送上門,方運順水推舟答應。

    慶君嘆了一口氣,道:「至於方虛聖具體選哪一府,等文戰之後再說。此時已近正午,飯後就要文戰,諸位休息片刻,請用午膳吧。」

    方運點點頭,望向外面,陽光充足,這才意識到,自己在十三雲梯中度過的時間和正常的時間有所不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