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傳膳!」

    兩國眾人慢慢吃飯,酒足飯飽,低聲議論。

    方運剛放下筷子,就收到許多友人的傳書,大都是問他文膽如何,是否還要文戰象州,他一律給予相同的答覆。

    安好,一切照舊。

    還有人說了論榜的變化,方運進入一看,哭笑不得,這些慶國人簡直一點腦子都沒有,自己若是真不能文戰,自然會馬上離開。

    結果慶國人推斷他為了面子不好直接離開,至少贏幾場再離開。

    方運搖搖頭,閉目養神。

    接下來就要與十位進士進行文戰。

    文斗相對簡單,兩個人站在文院前,你來我往,還可以禁止對方使用某種手段。

    文戰卻不同,一般會在文界中進行,而每一場文戰的環境都有變化,遇到適合自己的是幸運,若是遇到不適合自己的地方,只能自認倒霉。

    文戰的限制極少。

    不過,為了防止世家子弟過於依靠家族力量,文戰規定每人只能使用三件神物或文寶,而且不能使用聖頁等一切蘊含聖位氣息的物品。

    在開戰之前,方運已經想好,硯龜是必須要攜帶的,其次就是一支翰林文寶筆,這支筆乃是陳聖世家相贈,不僅能提升戰詩詞四成的威力,筆中還封入一首翰林疾行詩《長風行》,效果極佳。

    至於第三件,自然是霧蝶,憑藉霧蝶的弱水和奇風的力量,方運相信自己的鐵馬冰河可以在遠處輕易勝過十進士中的大半,但在屈寒歌、宗極冰和丘崇山三人面前不好說,畢竟《風雨夢戰》的力量太過分散,不能一擊決定勝負。

    下午時分,眾人前往巴陵城的州文院。

    士兵封路,方運的純血龍馬豪車在最前面,威武堂皇。

    後面則是國君的馬車,從車夫到裡面的侍女再到慶君,全都怏怏不樂。

    按理說,兩人的馬車應該並排前行,但是,慶君馬車的馬哪怕被鞭子抽得皮開肉綻,也不敢與方運的純血龍馬並列,那些馬只敢老老實實跟在龍馬豪車的後面。

    車到州文院前的廣場,方運下馬。

    天空晴朗,萬里無雲。

    文院街的一側被官兵封路,沒有行人,但對面的人則擠得滿滿登登,要不是被大量官兵手拉手阻攔,早就如同洪水一樣涌過來。

    「見過方虛聖!」

    「方虛聖您可一定要勝利!」

    「你敢推我?你再推我試試!信不信方虛聖用筆頭點死你!」突然有人大罵慶國的士兵,嚇得那士兵束手束腳。

    「我們當夠慶國人了!」

    「象州回歸!復我國土!」

    「重歸景國!」

    眾多象州人紛紛大叫,尤其是一些老讀書人,竟然喜極而泣。

    慶君和慶國官員們恨不得把這些人全都殺光,簡直丟盡老臉。

    景國官員們的臉上卻帶著心照不宣的笑容,這是來到慶國后最揚眉吐氣的時刻。

    方運向眾象州人一抱拳,算是打過招呼,正要進入文院,突然聽到一個似曾相識的聲音。

    「方虛聖且慢,你我之約,今日履行。」一道只有方運聽得見的傳音進入耳中。

    方運一愣,這個聲音雖然聽過,但一時半會想不起來,至少愣了一息多,方運才記起這個人,然後向人群里張望。

    就見一位老人排開人群慢慢走來,人群本來擠得水泄不通,但那人卻好像沒有受到任何阻礙,他前面的人都被無形的力量推開,而且還意識不到自己被擠走。

    這位就是方運在玉海城當兵的時候,在明夜巷雅山居遇到的老人,而後來才知道,這位老人就是大名鼎鼎的徐三絕。

    這位徐三絕立功無數,曾在兩界山大戰中受傷,後來又與草蠻作戰,最終傷了文膽,一直在玉海城養病。

    對於和徐三絕的約定,方運一時沒能想起來,因為自己見徐三絕的原因是徐三絕畫道高明,可以為自己易容。但是,想起易容,想起雅山居的字畫,方運恍然大悟,終於記起當日的約定。

    方運急忙迎過去,徐三絕走到最前面,站在兩個慶國士兵之間,面容蒼老,原本渾濁的眼睛突然閃過一抹光芒。

    「你已得硯龜,我便贈墨女!」徐三絕說完,突然向方運一揚手。

    方運急忙把硯龜從飲江貝中拿出來。

    硯龜突然動了動鼻子,然後張大嘴巴,瞪大眼睛,欣喜若狂地望著天空。

    突然,天地變色,天空明明沒有烏雲,此時明明是白日,可整座巴陵城突然黑了下來。

    數不清的人仰頭望天,太陽沒了,此刻猶如黑夜。

    在眾人疑惑之際,就見聖院的上空突然多出一尊女子的雕像。

    這雕像彷彿由黑玉雕成,身高足足百丈,全身漆黑但散發著溫潤的光澤,面容精緻,鼻子秀氣挺直,薄薄的嘴唇如兩瓣染黑的桃花,手臂修長,裙下還有一對圓潤玉足。她身體的每一處都完美無缺,哪怕這個女子黑如墨汁,所有人都本能地覺得這是一位傾國傾城的絕世女子。

    突然,方圓千里內的所有硯台、墨錠和墨汁輕輕抖動。

    隨後,百里內的墨汁和墨錠都齊齊向這墨玉女子飛去。

    就見天空之上,墨錠如雲,墨汁如雨,全都由下向上倒飛入墨玉女子的體內。

    「我的龍血墨錠!」一個慶國大學士發出呼喚。

    方運一愣,隨後就發現自己藏在飲江貝中的所有墨錠,包括一件由孔聖世家贈送的聖血墨錠,全都向墨女飛去。

    方運無比肉痛,回頭一看,看到慶君、姜河川和慶國文相等等所有人攜帶的墨錠都一起飛向墨玉女子,心裡突然感到十分平衡。

    「那可是朕的傳家寶!是龍聖血墨!來人,殺死這個怪物!」慶君發出凄厲的慘叫,眼睜睜看著那方鑲嵌著金絲的墨錠高飛。

    許多年輕或文位低的讀書人也跟著大喊,所有人心急如焚,隨身攜帶的墨錠都是自己最好的,如今竟然全被吸走,怎能不怒!

    一些人甚至外放出了唇槍舌劍,隨時做好攻擊準備。

    但是,凡是文位高或年老的讀書人,雖然心疼卻沒有任何攻擊的意圖,而且大多數人目光怪異。

    宗午源雙拳緊握,眼睜睜看著宗聖賜予他的聖血墨錠被吸走,眼中除了不舍,還有一絲狂熱,手悄悄地落在官印之上。

    不僅是宗午源,所有能控制聖廟才氣的人,手都落在官印之上。

    「你們為何不攻擊這個怪物!」慶君大喝。

    慶國文相卻道:「君上莫慌!此乃墨女現世,乃是天大的祥瑞!慶國之福,君上之福啊!」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