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景國年紀最大、地位最高的幾位官員突然沒好氣地看著慶國文相等人,然後相互看了看,臉上浮現極為古怪的笑容。

    但景國大多數官員急了,何魯東道:「墨女現世,不分國度,德者居之!」

    宗午源譏笑道:「此地是慶國,只要慶君調動玉璽,除他之外,無人可以控制聖廟力量!」

    「那可未必,方虛聖亦有資格!」

    宗午源反駁道:「方虛聖的確地位極高,但他要越過慶君控制聖廟,前提是判定慶君在妨礙人族!若慶君的行為不妨礙人族,只是收此墨女,方虛聖絕無機會阻撓!如若他敢阻撓,我慶國就可把他留在此地,永世鎮封!」

    景國眾官員啞口無言,這裡終究是慶國的地方,再說下去也沒意義。

    姜河川卻手捋鬍鬚,他雖然沒聽到徐三絕的傳音,但卻早就發現徐三絕,道:「諸位莫要忘了,這墨女,怕是已經有主。」

    宗午源一愣,道:「不可能。墨女巨像乃是認主前的徵兆,說明她此時還未認主,誰捨得把比半聖文寶還貴重的墨女送人。」

    宗午源話未說完,就見墨女巨像瞬間縮小,化為一道烏光飛到方運的硯龜之上。

    硯龜後背的硯台里原本一直有墨汁,墨女進入后,墨汁突然增多。

    方運低頭一看,就見墨女和第一次相見時一樣,身體浸泡在墨汁中,只是羞羞答答露出頭,嘴還在墨汁中,輕輕吐著氣,在墨汁表面形成一連串的泡泡。

    方運微笑道:「我們又見面了。」

    墨女不會說話,乖乖點點頭,然後突然一呆,扭頭向人群中望去。

    方運也隨之望去,大儒徐三絕已經消失在人群。

    人聲鼎沸,紛紛議論方才的異象,卻再無徐三絕的聲音。

    方運與徐三絕不過只見過幾次面,當年徐三絕只是隨口說只要方運有了硯龜,能養活墨女,他就把墨女送給方運。那時候的他,恐怕沒對方運抱任何希望,根本只是一個玩笑。

    而今天,徐三絕送來了墨女。

    墨女乃是文房四奇之一,天地奇物不少,但文房四奇與讀書人最為契合。

    當年東聖湊齊了文房四奇,以一敵五,技壓五尊妖蠻半聖,而且每一尊都是半聖中的佼佼者。

    墨女乃是極為少見的奇物,全人族也不到五位。

    再厲害的龍血墨,也只能增強戰詩詞,但墨女若成長到一定程度,會擁有各種特彆強大的能力。

    奇物的提升是一個大難題,可每提升一個境界,就會成為極其可怕的存在。

    普通奇物連一境都算不上,但若是能提升到一境,其作用絲毫不亞於大儒文寶!

    方運曾跟李文鷹說起徐三絕和墨女之事,李文鷹說過,徐三絕在臨死前,會把墨女獻給聖院,換三世豪門,徐三絕的後代也會享受一些普通世家才享有的特權,足以保證許家三百年的昌盛。

    所以,哪怕得到硯龜,方運也沒有真正去要這墨女,因為太珍貴了,換成任何人也不可能有這種覺悟送人,而且送一位進士,哪怕這進士是虛聖,有硯龜。

    人族有硯龜者不止方運一人。

    方運萬萬沒想到,徐三絕竟然在自己文戰象州的時候,送來如此大禮。

    墨女的價值遠遠超過半聖文寶,這是公認的事實。

    方運望著徐三絕消失的方向,想起這位大儒在兩界山的傳說,想起他在草原與蠻族作戰的事迹,想起他剛才看自己的目光,突然明白了一切。

    徐三絕交出的,不只是墨女,還有希望,是景國的希望,也是人族的希望。

    方運只覺鼻子發酸,然後深吸一口氣。

    他們是人族屹立的根本。

    「蠻族之仇,兩界山之恨,就由我替你報了吧。」方運緊緊握著硯龜。

    慶國眾官員獃獃地望著方運,不明白墨女怎麼就突然飛到方運的硯龜里。甚至於,在墨女飛到硯龜身上的一瞬間,許多人腦子一片空白,因為人聲鼎沸,太過嘈雜,根本沒聽到方運說什麼。

    慶君也愣住了,自己本來正準備用玉璽控制聖廟,然後困住墨女,無論是據為己有還是交給宗聖,都能有巨大的收益,甚至能讓自己壽命更長,君位更加牢固。

    宗午源等宗家人睚眥欲裂,在他們心目中,慶國既然出了墨女這等對讀書人來說最頂級的奇物,除了宗聖,沒有人配得上!

    宗午源壓下心中的怒火,道:「方虛聖,墨女出現在我慶國,本應由慶國半聖決定歸屬,還望您交出墨女。」

    「宗愛卿說的是。」慶君急忙附和。

    「宗侍郎說的有道理!方虛聖,您萬萬不可意氣用事,否則引發宗聖現身,後果不堪設想啊!」慶國文相道。

    「絕對不能讓他據為己有!」辛植心中充滿快意,若能把墨女這種奇物從方運手裡奪走,將可一泄心頭之恨。

    這些人被憤怒沖昏了頭腦,還有許多慶國官員腦子清醒,就聽一個官員低聲道:「方虛聖似乎認識這墨女。」

    宗午源一愣,這才想起方運說過那句「我們又見面了」,意識到一些可能。

    眼看到手的鴨子飛了,宗午源很不甘心,道:「方虛聖,墨女降臨慶國,必然是慶國之物,您可有證據表明墨女在此之前欲認您為主?」

    方運白了宗午源一眼,又看向姜河川,道:「文相大人,您幾位就別看熱鬧了。別人可能不知道徐三絕老先生與墨女之事,您不可能不知道。若我所料沒錯,此事已經在聖院報備,有文字記錄。」

    方運說完,伸手用指尖輕輕觸摸墨女的頭。

    墨女顯得十分悲傷,但被方運碰觸之後,似乎有些緩和。

    硯龜對方運以及所有人向來是一萬個不服氣,它可不是普通的硯龜,而是吞噬了整整一頭龍龜的硯龜,自認為天地再大它最大。不過此刻它卻扭著頭,如同君王面前的奴才一樣看著墨女,一臉的討好。

    慶國眾官望向姜河川。

    姜河川輕咳一聲,微笑道:「方才老友徐三絕正在人群中,把墨女易主,所以才出現方才的異象。我昨夜就收到他的傳書,諸位且看。」說完,他展示了昨夜的鴻雁傳書。

    上面清清楚楚寫著,徐三絕今日會來慶國象州,只要方運沒有半途而廢,在文戰之前,會把墨女贈送給方運,助方運文戰。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