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慶國眾官員露出難以掩飾的失望之色。

    慶君輕咳一聲,道:「怪不得數年前曾有人說徐三絕得到過一件奇物,原來正是墨女。此物明明應該獻給半聖,他卻自己留下,未免過於貪心了。」

    「那慶君可否捨得把慶國送與我?我保證在我的治理下,慶國國力更勝一倍!」方運毫不客氣回擊。

    慶君不悅地看了方運一眼,方運雖然是虛聖,但畢竟年輕,若與人爭論,一個年輕足以化解指責,但他不年輕,而且是一國國君,若真要為此事與方運爭論,且不說可能會被方運駁得體無完膚,本來就不好的名聲必然再次遭到重創。

    慶國人或許偏向他這個國君,但其餘各國各古地的人族卻更加看重方運。

    慶君沒有接話,而是掃視周圍,發現宗家人又羞又惱,而景國眾人洋洋得意,心道晦氣,今天可謂顏面丟盡,萬萬不能再繼續下去了。

    「方虛聖,既然你已得墨女,我們便入文院吧。」慶君說著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方運不與慶君計較,轉身向象州文院中走去。

    象州文院的大門敞開,兩側門框上雕刻著去年方運寫的一副勸學聯。

    書山有路勤為徑,學海無涯苦作舟。

    從那天起,方運便真正名傳天下。

    方運看著這副勸學聯,心生感慨,停了下來。

    其他人也隨後停下。

    姜河川微笑道:「方虛聖,您寫這副勸學聯的時候,好像還只是秀才吧。」

    何魯東介面笑道:「不僅是秀才,還是在府試剛過,被封為天下第一秀才的時候書寫而成。當時都以為他的童生試三科全甲不過是運氣,可今日一想,真為當年的自己羞愧。」

    慶君亦讚歎道:「當年方虛聖破了景國天荒,甚至成就人族千古唯一的三甲童生,羨煞我等。這兩年,不知道多少讀書人反覆琢磨方虛聖的詩詞文章。」

    慶國官員都看得出來慶君想利用吹捧方運來消除之前尷尬,於是紛紛附和。

    但是,宗家之人卻閉著嘴,面色鐵青,不須多想,墨女顯身太過重要,今日之事必然會被二月初十的《文報》刊載,宗家必然又會被十國嘲笑。

    方運可沒興趣聽這些人吹捧,駐足片刻后便向里走。

    象州文院大門之後是常見的聖廟廣場,再往前便是古樸但又充滿威嚴的聖廟,聖廟黑瓦紅牆,朱門赤柱,表面泛著淡淡的白色光輝。

    而在聖廟之前,十位身穿白衣進士服的老人一字排開,旁邊還有一些慶國官員。

    這些老人站在原地閉目養神,心中卻在默念眾聖經典。

    他們沒有參與今日的宴會,也不會去看官印,不知道今天發生了什麼事,甚至連墨女顯現的時候他們都沒有睜開眼。

    沒有任何事物能影響他們。

    這些老人臉上大都長著老年斑,年紀最小的一位是七十三歲,年紀最大的足足有九十一歲高齡。

    論經義文章、詩詞歌賦,這十位老進士可能不如各國年輕進士中的翹楚;論天賦靈光、才智機變,這些人可能也不如同文位中的年輕人。

    一根鐵棒或許不能在紙上寫字,經過數十年的打磨,依舊無法如毛筆一樣書寫,但,可以磨礪成一件殺人利器!

    這十位老進士,不是筆桿,而是一把把刀劍!

    他們或許失去了晉陞更高文位的機會,但是,在進士之中,論文戰,哪怕是那些天賦強到必成大儒的年輕人,也遠遠不如他們!

    那些年輕天才在以後可以俯視他們,但現在,年輕天才們只能低著頭。

    方運目光掃過十人,這十人的詳細資料在腦海中閃過。

    每一個人的文戰經驗都比他豐富,每一個人使用戰詩詞和唇槍舌劍的次數都超過他,每一個人歷經的生死險境都比他多,每一個,都彷彿從血霧中行來。

    十人齊齊睜眼,整座聖廟廣場彷彿寒冬降臨,大學士之下所有人都本能地縮了縮身子。

    方運眼前,浮現千丈屍山,萬里血海,但這一切都擋不住他。

    方運邁著堅定的步子向前走。

    不一會兒,方運來到聖廟門前。

    雙方相望,彎腰作揖。

    「見過方虛聖。」

    「見過諸位老先生。」

    雙方分別走到聖廟門口的左側與右側,相向而立。

    在雙方站穩的一剎那,空氣彷彿出現短暫的凝滯,所有人的心跳與呼吸都好像出現了停頓。

    慶君昂首以舌綻春雷道:「今日……」

    突然,一聲巨大的轟鳴聲打斷慶君的話,慶君面露怒色,但又瞬間收斂。

    就見以聖廟為中心,天地突然出現了奇異的變化。

    聖廟突然消失,而在原地位置留下一團乳白色的光球,隨後光球猛地膨脹。

    狂風席捲,光芒耀眼,所有人或外放文膽之力,或用雙臂擋著身體。

    白光散盡,方運睜開眼睛,發現自己位於一處巨大的山谷之中,這裡四面環山,每一座山形成的斜坡上,都有一排排整齊的階梯。

    自己對面站著十位要文戰的進士,其餘兩國人都在山坡階梯之上。

    這是文界降臨!

    一位半聖把他們直接納入半聖本人的文界之中,臨時製造了一處上觀台。

    與此同時,方運感覺官印輕動,仔細一看,原來聖院向每個有官印的讀書人發送了傳書,那些讀書人只要在聖廟附近,都可以將神念投入東聖的文界之中,觀看這場文戰。

    方運眨了一下眼,就見數以十萬計的流光從天而降,散落在四面的山坡階梯上,化為一個個讀書人,流光連綿不斷,上觀台的人越來越多。

    慶國、景國、啟國、蜀國、武國等十國都在,兩界山、十寒古地、荒城古地、鎮獄海等地的所有讀書人也停止戰鬥,陸續趕來。

    黑衣舉人、白衣進士、白衣翰林、青衣大學士和紫衣大儒們出現在上觀台中。

    幾乎沒有人說話,一起靜靜地望著場中的十一人。

    方運和十位進士相視,雙方都發覺對方的無奈,真不明白東聖湊什麼熱鬧,竟然為了一場進士層次的文戰降臨他的文界。

    東聖顯然不能主持文戰,而兩國人都在山坡上,離這裡太遠,方運只得輕咳一聲,道:「諸位誰與我進行第一場文戰?」

    就見十進士隊伍中最左面的老進士上前一步,拱手道:「老朽方泊,見過本家虛聖。」

    方運拱手笑道:「那麼,咱們方家人便文戰一場,還望族叔手下留情。」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