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這十個進士人老成精,經歷過無數次的和風細雨或大風大浪,方運那句話看似普通,但「族叔」一詞卻不一般。

    方泊年過七十,方運十分年輕,按理說應該叫叔公之類更高一輩的稱呼,但方運卻偏偏叫出「族叔」,這說明方運已經知道方泊的真實輩分,更說明,方運這是借這個稱呼告訴眾人,他已經了解每個人的底細。

    單單景國可能做不到,但方運的友人遍布各世家,把十個成名已久的老進士的十代都能查得清清楚楚。

    但是,眾人卻對方運了解不多。

    十位老進士或淡然一笑,或面無表情,這也是文戰的一部分,心態之戰,而且他們猜到,在之前的宴會上,方運必然已經與慶國眾人交鋒。

    方泊向其餘九人笑道:「我與這位本家的後生一較長短,諸位老友稍候片刻。」

    其餘九個白衣老進士點點頭,其中八人轉身就走,但人族進士十老之一的屈寒歌卻突然道:「方運,若你能堅持到我面前,我便親自送你回景國!」

    「那就有勞屈先生了,等文戰結束,幫我帶個話給詩君首徒,景國不是他撒野的地方,莫要再來了。」方運道。

    「哼!」屈寒歌轉身離開。

    幾位進士輕輕搖頭,詩君首徒去年在七夕文會上被方運折辱,膽氣盡消,又與屈寒歌之子有舊,也不怪屈寒歌會針對方運。

    幾個脾氣不好的老進士面色一沉,那幾個脾氣好的老進士卻無奈苦笑,心道這個方虛聖果然如傳言中一般,平時彬彬有禮,可一旦遇到敵人毫不留情。那句「莫要再來」暗指象州馬上就是景國之地,再次撩撥他們的情緒。

    隨後,方運發現十個進士都觸摸官印,接受傳書。

    方泊眼中閃過詫異之色,道:「接下來你我不知被送往文界何處,如若你覺不敵,儘快提示,我會馬上收手。文戰不比文斗,若收不住手,恐有死傷。」

    「多謝族叔提醒,若族叔示意,我也會手下留情。」方運實話實說,雙方沒有真正的深仇大恨,若死在文戰中,實在太過冤枉。

    「不過……你不太可能會死。」方泊的眼中閃過一絲羨慕之情。

    方運自然明白方泊的意思,東聖生怕自己出事,所以不惜消耗力量親自使用文界降臨,只要自己面臨危機,東聖自然會相救,但其他人未必有這個好運。

    因為文戰是生死之戰。

    雙方各後退三步,平靜地看著對方。

    方運的腦海中掠過方泊的所有資料。

    方泊,慶國豐州人士,自幼好勇鬥狠,不喜學習,但後來家庭出現變故,親眼看著父親被殺,性情大變,發奮圖強。在成進士后,殺死仇家,但在接受慶國刑部調查之時,他不承認,甚至發下毒誓,若是他所為,永世不成翰林。

    因為那個毒誓,方泊至今沒成翰林,后經歷各戰場,自生死中成長,逐漸成為十國小有名氣的進士。而在慶國,名氣極大。

    方泊最輝煌的一次戰績是帶領一支舉人小隊外出,遭到三頭妖侯和十頭妖帥以及大量妖將伏擊,最後且戰且退,竟然獲勝,不過除他之外,所有舉人全部戰死。

    從那以後,方泊不再外出,只參與荒城的防守。

    方泊在二十年前就已經是詩狂,現在已經把整整三首戰詩修鍊到三境,兩首秀才戰詩,一首舉人戰詩,同時其唇槍舌劍也早就有了才氣劍音,已近三鳴之境,優秀的翰林也不過如此。

    方泊曾與闖過第三座翰林殿的三殿翰林切磋,最後雙方承認打平,但後來那位三殿翰林卻說,若是雙方真的生死搏殺,方泊至少有九成的勝算!

    方運的腦海中回憶起有關方泊的每一個細節,方運深知這些老進士的厲害,他們已經把戰鬥化為了本能,自己一不小心就會失敗。

    在進士獵場的時候,方運早就領略過詩狂進士們的厲害,但那些詩狂進士都沒有超過五十歲,他們若是跟慶國這十位老年進士比,必輸無疑!

    獵場進士中最出色的雷礫十分強,尤其三境的《大風歌》,能讓普通的龍捲風化為風巨人,而且能同時使用兩頭甚至三頭,強到方運都感覺束手無策。

    但是,這位方泊哪怕是十人中最弱的,都能輕易解決雷礫。

    不過,這些日子方運並沒有閑著,一直在學習,一直在修鍊,一直在進步。

    方運道:「我已經選好三件文戰之物,不知族叔已經選好?」

    方泊道:「我不如虛聖您家大業大,又是霧蝶又是硯龜,方才我又收到加急傳書,您又有了墨女。至於老朽,本來只有一件翰林文寶筆,此次文戰前,從慶君那裡選了兩件翰林文寶,一共三件。另外兩件我不便細說,你可要小心。」

    「既然族叔都已經知曉,我也不必隱瞞了。」

    方運原本準備的是霧蝶、硯龜和一支翰林文寶筆,但有了墨女后,他毫不猶豫放棄翰林文寶筆。

    「那麼,文戰開始吧。」方運說完,與方泊相互作揖。

    方運在抬起頭的一瞬間,發現周圍的環境突然變化。

    周圍竟然變成了密林,樹木參天,足足有七八丈高,陽光幾乎照不進來。

    方運沒有驚慌,迅速靠在一棵樹上,然後觀察四周,沒有蟲鳴,沒有鳥叫,樹林里沒有任何生命的跡象。

    於是方運拿出一張紙放在地面,然後俯下身子,把耳朵伏在紙上,仔細聽,希望可以通過地面的震動判斷出方泊的位置。

    但是,一無所獲。

    方運立刻讓霧蝶飛出,停在自己肩頭,然後把硯龜從飲江貝中拿出來,放在自己胸前的托板之上。

    墨女正在墨汁中,似乎還是有些害羞,不敢全都露出來。

    方運手握毛筆,低聲道:「小墨女,我這一戰很重要,希望你能幫我,不要像硯龜一樣想方設法跑。」

    墨女點點頭,然後伸出小手拍了拍硯龜的龜殼。

    硯龜輕輕晃動了一下,非常不情願地表示會配合好。

    方運點點頭,看著墨女露出喜悅的笑容,這個小傢伙吸收了全城的墨錠和墨汁,尤其是那些價值連城的墨錠,對她必然有天大的好處。

    方運正要繼續找方泊,墨女突然露出疑惑之色,然後輕輕一躍,如窈窕少女一樣踩在墨汁水面,形成點點漣漪。她指著西南方,同時看著方運。

    「你是說,有人在那裡?」方運又喜又驚。

    墨女乖巧地點頭。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