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東聖文界的上觀台,由四座雄偉的山峰和山峰間的空地組成。

    四座山峰的斜坡形成自然的階梯,人族大量的讀書人坐在其上。

    下面原本是山谷空地,但在方運與方泊進入文戰後,那片山谷空地化為一片森林,整座森林被透明的光芒籠罩,形成真正的文戰場。

    森林內的方運與方泊眼中只能看到森林與天空,而上觀台上讀書人們則能把森林文戰場發生的一切盡收眼底。

    哪怕兩人被樹木遮擋,他們也能透過樹木看到兩人,這就是文界上觀台的奇異之處。

    上觀台上所有人都能看到文戰場中發生的一切,包括即將與方運文戰的九位老進士!

    這才是孤身文戰一州過程中對方運最不利的地方,也是孤身文戰一州中最艱難之處。

    上觀台上的讀書人,竟然越來越多,遠遠超出持有官印者的數量,畢竟不是所有讀書人都有官印。

    景國和慶國都位於北面的山坡,兩國之間有十餘丈的間隔,雙方視而不見。

    離慶國最近的地方大都是景國江州的讀書人,就見玉海府的知府董文叢對一個文官道:「你怎麼又進來了?快去通知城裡所有讀書人,只要文位是舉人或者更高,哪怕沒有官印,哪怕致仕養老,也最好來聖廟近處!現在各國官員都已經瘋了,自願消耗本國的才氣,把讀書人都送進來。」

    那文官無比鬱結地看了一眼下方的森林文戰場,離開東聖文界。

    站在董文叢身邊的府院君馮子墨道:「人族千年中,正常文戰一般從進士到大儒中選十人,同文位者激戰,十分常見。但以一敵十的孤身文戰十分少見,歷史上,不過寥寥幾人孤身文戰獲勝,而且還都是有重大原因,被文戰一州的國家沒有盡全力。」

    董文叢點頭道:「荀子世家和一些世家並未沒有出力,看似慶國保留力量,但哪怕他們出力,派出來的最強進士也不過與屈寒歌相當。此次說是文戰一州,實則是文戰一國。」

    一旁的何魯東望向慶國席位最下面的九個老進士,無奈道:「這九個進士一直在觀戰,方虛聖每經歷一場文戰,後面的慶國進士對他的了解就多一分,方虛聖的勝算就少一分!」

    「沒辦法,這就是孤身文戰的規矩,畢竟文戰同文位之人不能真正體現兩個國家的國力,所以對提出文戰的一方必須苛刻。不過,方虛聖還是有勝算的……咦?那墨女似乎發現了方泊老進士。」

    「我等倒是忘了!墨女收盡巴陵城墨汁墨錠之時,這些老進士都在文院內、聖廟門前,墨女再奇特,也不可能從文院里奪墨錠。這些老進士之前或許還高興,保住了墨錠,現在恐怕懊惱。」

    「你們看慶國的九位老進士,正在交頭接耳。」

    景國眾人向慶國九進士那裡看去,就見其中有三個老人把所有墨汁和墨錠從含湖貝中拿出來,隨後又商量了一陣,把所有用墨汁寫成的書籍也拿了出來,然後仔細地用才氣浣洗毛筆的筆頭,不留一絲墨跡。

    其餘六個老人卻並沒有太在意,因為文戰場的環境各有不同,這次是森林,下次可能就是平地,或者是沙漠,雙方一眼就能看到,沒必要怕被發現。

    「在密林中,有了墨女,至少方運第一場穩了。」馮子墨道。

    「未必,我聽說過方泊的傳聞,這人可不好對付,他的三首三境戰詩詞中,《易水歌》形成的煙霧刺客,已經有了荊軻的相貌,而且有圖窮匕首見的力量,只差一絲就可達到四境,顯現白虹,無人能擋!他的第二首秀才戰詩,乃是自己所作的《獵鷹行》,原本是稱讚慶國當年的大元帥在射獵中的英姿,因為是原作,威力不比《易水歌》差太多。」

    何魯東正要繼續說下去,周君虎介面道:「方泊的第三首三境舉人戰詩正是常見的《山嶽賦》,詩成有山嶽虛相護身。而且,他也有兩首進士戰詩達到二境,相當於翰林戰詩!這我都知道,但,我相信方虛聖勝算更大!」

    景國眾人輕聲嘆息,沒有說什麼。

    慶國那邊突然有人大聲說話,因為沒有用舌綻春雷,眾人也聽不到完整的話,只是斷斷續續聽到一些短語。

    「年輕……誇大……沒有經驗……嘗嘗厲害……不過如此……必勝……」

    景國眾人心裡憋著一肚子火,但在勝負未分的時候不好反駁。

    文相姜河川淡然道:「不要理會那些跳樑小丑,我們不僅要作壁上觀,更要虛心學習。東聖大人既然捨得文界降臨,可不是讓我等吵架的。」

    眾讀書人急忙收斂心神,仔細向森林文戰場中看去。

    方運也猜到墨女是通過墨錠或墨汁判斷出方泊的位置,心中略加思索,便想明白,若是繼續拖下去,方泊也有可能發現自己的位置,現在若不能果斷出手,那麼墨女識墨的優勢就蕩然無存,錯失良機。

    方運提筆蘸墨,快速書寫《夜襲》。

    金帶連環束戰袍,馬頭沖雪過臨洮。卷旗夜劫妖王帳,亂斬蠻兵缺寶刀。

    毛筆不是文寶,墨汁也不是龍血墨,硯台同樣不是文寶,但方運落筆,寶光形成。

    首先,是墨汁形成的五成寶光,籠罩半頁紙,而硯龜能讓墨汁形成的寶光翻倍,就見墨汁寶光迅速增加一倍,形成一整層的寶光,讓戰詩的威力增加一倍。

    硯龜之墨,有龍吟之聲,原本有龍吟三聲,能額外增加三成寶光,但現在,龍吟五聲!

    墨女與硯龜契合,讓戰詩的威力生生多出兩成。

    一層半的寶光出現在紙頁上,隨後,《夜襲》的原作寶光和傳世寶光出現。

    因為天演戰詩的作用,此首戰詩已經晉陞二境,所以出現二境詩魂寶光。

    足足四層半寶光出現,讓此詩的威力遠超普通的進士戰詩,接近翰林戰詩詞。

    就見金光鎧甲出現在方運身上,隨後方運胯下出現一匹白馬。

    這首《夜襲》原本是戰詩中少見的全詩,因為整首詩描述了一位將軍身穿金甲戰袍,在雪中策馬疾行,然後又悄悄潛入蠻族營帳近處,最後手刃蠻族士兵。

    防護、疾行與戰鬥三者俱全。

    而這一次,方運沒有手持寶刀,只取了這首詩中防護與疾行的力量,同時憑藉「卷旗夜劫妖王帳」一句,讓戰馬飛奔而無聲,與詩名《夜襲》相呼應。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