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戰馬馳騁,上下顛簸,哪怕是大儒都不能用筆在紙上寫字。

    不過,方運胸有成竹,先以才氣包裹口部,防止聲音傳播,然後快速誦讀喚劍詩《龍劍詩》,讓文膽之中多了一把真龍古劍。這《龍劍詩》並非以筆墨書寫,威力有限,但也比沒有強。

    隨後,方運正要繼續口誦藏鋒詩《寶劍吟》,讓真龍古劍的力量最大化,硯台中的墨女突然伸出纖纖小手,輕輕一揚,把墨汁揚到半空。

    方運此刻明明在快速前行,身體顛簸,這墨汁到了空中后本應該四散,但是,這墨汁卻懸浮在方運的身前。

    方運愣了一下,墨女絕對不會在這種時候嬉鬧,於是仔細看了看墨女黑亮的眸子,由於墨女已經認他為主,立刻看懂墨女所想。

    不知道倒好,知道了墨女的能力,方運更加驚訝,但在瞬間清醒,伸指點向其中一個水滴狀的墨汁。

    在碰觸墨汁后,方運的食指開始書寫藏鋒詩《寶劍吟》。

    「幽人枕寶劍,殷殷夜有聲。人言劍化龍,直恐有風霆……」

    方運的手指明明不斷動,其指尖形成的軌跡本來不能成文字,但墨汁卻在他指尖的引導下,凝聚成一個個文字,懸在半空,浮在方運面前,如同在紙頁上一樣,形成戰詩的力量。

    上觀台上數不清的舉人和進士猛地起身,許多人難以置信地叫出同一個成語,一個代表文心的成語。

    「一紙空文!」

    一紙空文,原意是指只是寫在紙上沒有兌現,表示是空話,但此文心的力量卻是能讓讀書人在沒有書籍、毛筆或墨汁等文房四寶的時候,使用一根手指或樹枝等他物,憑空書寫,形成空中之文。

    在戰鬥中,讀書人經常被妖術封閉口舌,無法使用出口成章,也可能出現筆墨紙張被外力撞散,一旦有了一紙空文,只要手能動,在任何時候都能使用戰詩詞。

    「不對!墨女的天賦比一紙空文更加強大!你們看,文字懸空,寶光顯現!」

    眾多讀書人看呆了,墨女的能力簡直逆天。

    讀書人在使用文心一紙空文的時候,沒有筆墨紙張,只能用出戰詩詞的基本威力,不可能有寶光,可現在,這首《寶劍吟》的文字懸浮在天空,寶光重重!

    原作寶光,詩魂寶光,傳世寶光,再加上墨汁和墨硯的寶光,和之前一樣,形成了四層半的寶光!

    「不愧是最適合人族的奇物之一!怪不得徐三絕不遠千里送墨女,原來墨女在文戰的作用,遠遠強於所有文寶!」

    「連上品的一紙空文都做不到如此,這墨女等於讓方虛聖擁有聖品的一紙空文!」

    「以前別人都說他是文曲星私生子,現在就算說他是文曲星顯聖轉世,我也信!」

    「方泊完了,不是他弱,而是方運和墨女太強了。」

    「是啊。墨女乃是稀世奇物,翰林文寶再強,也完全比不上。」

    「看看那些慶國人,已經老老實實閉上嘴,先前真是聒噪。」

    「哈哈哈……」

    方運寫完《寶劍吟》后,終於看到方泊。

    方泊此刻也看到方運,因為過於驚訝,手一抖,中斷正在書寫的《白馬篇》。他的身邊,只有一首三境《易水歌》形成的黑霧刺客。

    不過,方泊的反應極快,手握硯台,立刻外放其中封存的翰林防護詩《頌龜歌》,就見一頭大龜虛影籠罩他,隨後他拿出翰林文寶筆,釋放其中的翰林戰詩《破海鯨》,就見一頭十五丈長的巨大鯨魚由透明的海水組成,直向方運撞來。

    長鯨所過,樹木倒折。

    同時,方泊口吐唇槍舌劍。

    在這一刻,觀戰的讀書人甚至感到方泊能反敗為勝,逆轉戰局。

    這可是翰林戰詩,方運沒有翰林防護文寶,防護戰詩詞再強,也未必能擋住,就算擋住,也喪失了先機,方才的突襲成了笑話。

    進士完全可以用唇槍舌劍擊破翰林戰詩,可代價就是唇槍舌劍破損,在數月內無法使用。

    但,方運的才氣劍音是龍鱗,無比堅固!

    而且,方運已經寫完喚劍詩,他的真龍古劍有兩把。

    兩道金光閃閃的古劍從方運口中飛出,第一把仿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擊破巨鯨,讓堂堂翰林戰詩化為水花崩散。

    仿劍雖然沒有破損,但速度大減,而古劍本體則隨後超越,直擊保護方泊的龜影。

    「咔嚓……」

    只一劍,《頌龜歌》表面就出現裂痕,只要再一擊,這首翰林防護戰詩的力量必然潰散。

    在千鈞一髮之際,方泊身邊的黑霧刺客與才氣古劍同時擊中真龍古劍,逼得真龍古劍倒飛出去。

    方泊打磨才氣古劍四十餘年,劍無龍骨,卻有幸得到過一段龍角磨礪,威力極強,與真龍古劍有一戰之力。

    「好!」慶國人忍不住驚叫,為方泊打氣。

    景國人卻暗暗佩服,這方泊不愧是老進士,竟然能如此準確地擊中真龍古劍,換成普通翰林絕對做不到,可見實力之強。

    這份老辣和穩健征服了許多讀書人。

    雙方的交鋒都是一剎那的事,隨後,就見方運當空使用墨汁書寫戰詩。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探虎穴兮入蛟宮……」

    方運擁有文心奮筆疾書,書寫速度極快。

    方泊在看到方運竟然寫《易水歌》,要召喚黑霧刺客,本能地推斷方運現在要轉攻為守,接下來應該書寫《白馬篇》和《白馬豪俠篇》,因為這是進士常見的戰鬥方式。

    方泊暗暗鬆了口氣,一邊快速向後退,一邊出口成章吟誦一首進士疾行詩,這首詩已經達到二境,威力相當於翰林疾行詩,足以擺脫方運。

    但是,方運的《易水歌》的第三句寫完后,第四句根本不是原句,而是「沒在石棱中」,是《石中箭》的最後一句。

    上品文心,口是心非,逆轉戰詩。

    三境的《石中箭》出現,方運身後浮現李廣虛影。

    方泊一愣,這才意識到自己被方運騙了,不是他想不到,而是時間太短暫了。

    他深知《石中箭》穿透一切的可怕特性,知道已經開裂的翰林防護戰詩擋不住,也不敢用才氣古劍去迎擊三境的秀才戰詩,只敢以黑霧刺客抵擋。

    李廣射箭,荊軻接招。

    黑霧刺客眼中閃過異芒,李廣的雙眼中亦有星光。

    一位是勇冠人族,刺殺千古第一皇帝的凶人。

    一位是箭術無雙,戰功彪炳的人族虛聖。

    三境戰詩喚出了兩個人殘留在天地間的意念,讓兩人相遇。

    方泊很強,但方運更強!

    方運的戰詩之上,不僅蘊含君之星位的力量,還蘊含詩鼎的力量,更多了原作寶光、傳世寶光和硯龜墨女的力量!

    剎那之後,荊軻亡,箭仍在。

    同為三境秀才戰詩詞,《石中箭》形成絕對的碾壓!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