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手臂粗的巨箭射碎黑霧刺客,憑藉強大的穿透力,擊潰方泊的翰林防護戰詩詞,箭指胸膛!

    整個過程太快了,方泊本能地用自己的才氣古劍去阻攔。

    「鏗……」

    一聲金屬交鳴聲響起,石中箭崩碎炸開,而方泊的才氣古劍發出一聲悲鳴,化為流光飛回方泊的文膽之中。

    方泊身體輕晃,嘴角有鮮血溢出。

    方運的兩把真龍古劍一左一右,如死神之刃向前飛去。

    「我認輸!」方泊說完,天降白光籠罩他。

    方運立刻收回真龍古劍,向方泊一抱拳。

    「承讓。」

    「老朽自愧不如。以後等你的傳世戰詩詞增多,絕不會有人願意與你文戰。我方才竟然想使用《白馬豪俠篇》,在這種密林之地,白馬豪俠要比白馬將軍更加靈活,不過最後止住,因為我若喚出來,白馬豪俠自然會先斬我,定天倫,護綱常,行師道。」

    方泊沒有因為失敗而氣急敗壞,到了他這種年紀,除非與對方有仇,否則絕不會與任何人撕破臉皮,哪怕雙方各為其主。

    「族叔過謙了。」

    整片森林文戰場突然破碎,化為光點消失。

    方泊一拱手,微微低下頭,向慶國所在的位置走去。

    方泊並不計較得失,但在數十萬讀書人面前失敗,卻不是什麼光榮的事。

    一位慶國翰林舌綻春雷道:「謝方老進士勇於文戰。」

    「謝方老進士!」數十萬人紛紛起身,齊聲致謝。

    這一刻,沒有十國之別,沒有文位高低,沒有世家寒門,只有人族。

    方泊微微一笑,他此前見過如此場面,只是覺得很好,如今自己戰敗,眾人卻沒有絲毫的嘲笑與譏諷,才知這份心意之重,心中對身為人族充滿驕傲。

    在這一刻,方泊甚至有種烈士暮年壯心不已的情懷,恨不得憑藉殘軀前去與妖蠻作戰,戰死沙場。

    方泊下場,慶國的第二人走向方運。

    「慶國宗厚,見過方虛聖。」隔著極遠,宗厚就以舌綻春雷說話。

    「久仰大名。」方運道。

    方運倒不是客氣,宗厚乃是宗家之人,一手雜家權術與縱橫家的縱橫術玩弄得出神入化,明明只是進士,但曾坐到兵部侍郎的位置。

    和權術雜家不同,他乃是文戰雜家,實戰經驗無比豐富。

    雜家也是妖蠻最頭疼的百家之一。

    儒家墨家或法家等都不會邪門歪道,與妖蠻戰鬥起來堂堂正正,但雜家的力量卻刁鑽古怪,防不勝防。

    好在雜家乃是厚積薄發,除了像宗厚這種老進士,一般雜家至少要到大學士,形成雜家文台後,才會擁有強大的力量。

    在大學士之前,雜家和普通讀書人區別不大。

    方運看著宗厚,心中充滿警惕。

    雜家之人,若僅僅醉心權術,文戰很一般,可一旦專攻文戰,詭異莫測。

    雜家的核心聖道是「兼儒墨,合名法」,融合百家之長,儒家墨家名家法家等聖道都有所涉及,一旦能融會貫通,非常強大。

    方運也知道宗厚的資料,此人博採眾長,不僅精研儒家、墨家、名家、法家和縱橫家的力量,還修鍊醫家、兵家等力量,在天文地理數道方面也都有一定造詣。

    不過,此人雜而不純,所以始終無法成翰林。此人成名之戰是在谷國潛入沙蠻一支五千人部落,偽裝成蠻族,僅僅用了一個月,便讓整個部落內亂,身為首領的蠻侯最後被其他妖蠻聯合殺死。

    最後宗厚暴露,被十數妖帥和數十妖將圍攻,竟然輕易將他們滅殺。

    方運心中快速分析。

    「此人並非專精一道,最強的力量有限,但他有我難以企及的優點。他用了數十年博採眾家之長,手段眾多,文戰拖得越久,他的發揮空間越大。此戰,和上一戰一樣,必須速戰速決!不過,不知道下一場文戰的地形是什麼。希望越簡單約好,最好是平地或草原之類,不給他發揮博學的機會。」

    一股無形的力量把宗厚送到方運近處,兩人相互施禮,稍稍低頭拱手。

    方運抬起頭,發現自己已經出現在一座大船之上,四周是寧靜的大海,碧波萬頃。

    只不過天空的烏雲越來越多,風雨欲來。

    方運看到這個環境,心裡咯噔一下,這個環境太複雜了,最適合博學多才的宗厚。

    而且,慶國也靠海,宗厚曾經在海上當過三年的將軍,海戰經驗豐富,遠超方運。

    不過,方運很快冷靜下來,海中之戰對宗厚來說是優勢,但對自己來說卻也不算劣勢,因為自己服食過龍珠,有控水之能。

    在看到文戰場化為海水之後,慶國坐席上的讀書人立刻傳來愉快的討論聲。

    「方虛聖怕是要倒霉。」

    「宗兄當年可是帶領過水軍,甚至在海上見過巨大的龍鯨,並因此做出一首戰詩!」

    「那首詩若在海上,威力倍增,此戰,宗厚必勝無疑!」

    景國之人卻喜憂參半。

    「方虛聖曾服用龍珠,不懼海水!」

    「但這裡可是船上,與平地與水中都有不同。不要忘了,宗厚曾任水軍將軍。破岳,你說說宗厚此人如何?」

    張破岳稍一沉吟,輕嘆一聲,道:「我還在年輕的時候,就聽說過宗厚此人。此人天賦或者稍有欠缺,但刁鑽古怪,曾經被我景國戰船以五圍一,最後安然逃走。他曾在海上生活多日,能很快適應海船的顛簸。你們看,方虛聖的腳步虛浮,身形不穩,明顯不懂如何在海上戰鬥,再對比一下宗厚,你們便會知曉勝算。」

    景國讀書人立刻仔細觀察兩人,發現海船輕晃,宗厚猶如大樹紮根在甲班上一樣,方運卻差得遠。

    「怎麼辦?」

    眾人正焦急,就見方運突然書寫《風雨夢戰》,喚出大量寒冰騎士,並外放唇槍舌劍,直插入甲板之內,和寒冰騎士一起大肆破壞船隻。

    張破岳先是一愣,突然拍掌大笑:「好一個方運,壞起來頗有本將當年的風範!」

    景國人也跟著笑起來。

    「方運不善在船上戰鬥,但因為龍珠的關係,踏海水如履平地。可宗厚不一樣啊,他擅長船上作戰,但我敢保證他絕對沒試過在水裡文戰!」

    「不破不立,好!」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