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海船龐大,船體中有墨家煉製的鋼鐵,普通海怪難以破壞,但這些鋼鐵在方運的真龍古劍面前卻不堪一擊。

    就見真龍古劍在船內大肆破壞,不過短短几十息,海船就開始緩緩下沉。

    「方運你好狠!」宗厚的聲音從船上的某一處傳來。

    方運原本在船尾,但現在半截船尾被切斷,海水開始倒灌,船體大幅度傾斜。

    一旦沉船,就會把人拖入海中,方運書寫疾行詩,跳出海船。

    尋常人落海后只能在水中游泳,但方運的鞋踩到海面后,水面僅僅是稍稍下陷一絲,在鞋子和水之間形成了一層天然的間隔。

    方運腳踏海水,如在平地上一樣快速前行,遠離即將淹沒的海船。

    方運回身一看,就見宗厚騎在一頭機關虎上,也在遠離海船,滿面憤怒。

    機關獸適應各種地形是基本的能力,但是,機關虎為了漂浮在水面,犧牲了原本強大的機動性,而且為了承載宗厚,徹底失去了戰鬥的可能。

    這意味著,宗厚準備的三件寶物中,先被方運廢了一件。

    此刻宗厚已經書寫完《白馬篇》和《易水歌》,他的《白馬篇》達到二境,相當於翰林戰詩,形成的是一位實力相當於普通妖侯的白馬將軍。但是,那位將軍正和戰馬一起在海中游泳,並不適合水戰。

    倒是《易水歌》形成的煙霧刺客一直跟在宗厚身邊,踩著水面絲毫不著力。

    宗厚臉上陰雲密布,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除了水族,一旦在海上作戰,最先想到的就是保護船隻,依託船隻求生存。可方運倒好,就好比大家說好下盤棋,結果第一枚棋子還沒動,方運直接掀翻棋盤。

    此刻宗厚很想吼一句,能不能好好文戰?

    原本還在高聲誇獎宗厚的慶國人全傻眼了,默默地看著事態發展。

    宗厚是雜家不錯,可雜家只學海戰水戰,不可能學水族龍族的戰鬥方式,別說宗厚,就連威震東海的張破岳遇到這種事也得罵娘。

    「嘿嘿嘿……好小子……」張破岳不停壞笑,十分開心。

    景國人卻有些哭笑不得,誰也沒想到事態反轉得如此快,海上文戰場以前就有過,一般雙方都是在防止戰船沉沒的前提下文戰,開打之前先鑿沉海船的事卻從來沒發生過。

    方運借用墨女的一紙空文天賦,一邊在海上疾行奔跑,一邊凌空書寫,墨汁成字,懸浮虛空。

    方運和往常一樣,先寫喚劍詩,再寫藏鋒詩,讓真龍古劍的力量最大化,然後書寫《易水歌》召喚煙霧刺客防身,最後則使用最適合水戰的戰詩詞《風雨夢戰》。

    冰河鐵馬在有水的地方原本就可以實力大增,他們天生由水組成,而且腳踏之處,海水結冰,同樣如履平地。

    雙方相距近兩百丈,看到方運在如此遠的地方戰鬥,慶國坐席之上再無人說話。

    縱橫術也好,雜家的惑人手段也罷,都只能在近處起到作用,哪怕是當年縱橫無雙的張儀蘇秦等人,在進士的時候也不可能隔著兩百丈遠的地方發動縱橫術。

    在遠處與縱橫家戰鬥乃是常識。

    不僅縱橫術的距離過近,宗厚的許多文戰之法都需要接近才能施為,之前有海船所限,宗厚優勢極大,可在一望無垠的大海上,對方運來說,與平地無異。

    夢蝶噴吐弱水與奇風,方運開始接連不斷書寫《風雨夢戰》,一息詩成,加上重重寶光,四息之後,大片海水結冰,近三千的寒冰騎士從三個方向發起衝鋒。

    這相當於三千妖帥衝鋒。

    宗厚一見如此,眉頭微微一皺,明白了方運的戰術,方運是準備憑藉海量的鐵馬冰河擾亂他,逼得他疲於應付,最終再憑藉真龍古劍取勝。

    不過,宗厚巋然不懼,他主修雜家,兼修縱橫,論直接的文戰實力較弱,但手段太多。就見他微微一笑,身前浮現整整兩方官印。

    這兩方官印散發著睥睨天下的氣概,不過區區兩塊玉石,卻好似能把天下玩弄於股掌之間。

    在官印出現后,宗厚原本稍有不安的心情一掃而空,不由自主昂起頭,彷彿視堂堂虛聖如無物。

    在這官印出現之後,方運的瞳孔猛地放大,因為在自己的資料中,宗厚的縱橫術只有一國相印,實力在十人中最差,但突然獲兩國相印,縱橫術提升何止一倍。

    華夏古國的蘇秦實際只獲得三國相印,但在聖元大陸的戰國時期,蘇秦曾獲六國相印,顯赫一時,甚至力壓當時的秦國。自此之後,縱橫家的力量便由相印數量衡量。

    張儀以連橫之策破蘇秦合縱之術,稍勝一籌,但也只有六國相印之能。

    宗厚不慌不忙,書寫進士戰詩《兵車》,就見一百餘輛春秋戰國時期的兵車出現,這些兵車在冰上緩緩行駛,遠不如在陸地上快。

    宗厚不以為意,就見兩國相印輕輕一震,一片合縱術形成的奇光落在寒冰騎士群中,整整三百寒冰騎士身體變為黑色,徹底背叛方運,反攻正常的寒冰騎士。

    寒冰騎士與兵車合縱,共抗其餘更強大的寒冰騎士。

    方運早知縱橫之法,並無驚訝,轉而控制兩把真龍古劍攻擊宗厚本人,宗厚口吐唇槍舌劍,就見他的才氣古劍朦朦朧朧,被雲霧包圍。

    宗厚的才氣古劍不似方運的真龍古劍那般凌厲,力量若隱若現,如毒蛇信子吞吞吐吐,顯然蘊含名家著名的「白馬非馬」之道,讓人捉摸不透。

    方運目光一凝,不愧是雜家老進士,有「合名法」之能,修鍊了名家的力量,再配合雜家力量,讓這把才氣古劍的才氣劍音成為「雲團」。

    雲團劍音犧牲了才氣古劍過半的殺傷力,但增加的卻是生存能力,就見方運的真龍古劍被其阻攔。

    一把劍如金色之龍,殺氣騰騰,氣勢洶洶,另一把如雲如霧,氣勢不足,但卻靈活多變,死死纏住真龍古劍。

    宗厚的才氣古劍不能對真龍古劍造成絲毫損傷,但真龍古劍的力量也大都被雲團劍音卸掉,至少在一刻鐘之內拿宗厚的才氣古劍毫無辦法。

    方運的真龍古劍本體殺向宗厚,就見宗厚面前浮現一本薄薄的法典。

    那法典只是一本普通的書,表面卻泛著古銅色,無比沉重。在看到這法典的一剎那,方運就感到束手束腳,身陷囹圄,隨後文膽一震,才擺脫法典的影響。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