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凝神看向那古銅色的法典,自己這是第一次跟法家力量交手,絕不能有絲毫的大意。

    「緣法而治,定分止爭。畫地為牢,縣獄!」宗厚說完,對準真龍古劍一指。

    就見一座半透明的小型囚籠出現在真龍古劍上空,當頭罩下。這縣獄囚牢乃是聚集一縣數十萬人的民心之力,又被法典力量增強,力量非同小可。

    真龍古劍被縣獄囚牢困住后,方運立刻控制它攻擊囚牢的欄杆,但是,就見囚牢裡面浮現一條條鎖鏈,牢牢纏繞住真龍古劍的劍身,讓真龍古劍只能輕輕震動,無法發揮力量。

    若說墨家的墨守成規是人族最強的防守力量,那法家的畫地為牢有著人族最強的圍困之力。

    宗厚的法家力量平平,若能再提升一步,就能使用畫地為牢之府獄,把方運和所有力量都困在一起。或者用出「立禁成法」,直接把真龍古劍逼回方運的文膽,若是更進一步,甚至能「明正典刑」,直接以刑具發起進攻。

    看到宗厚困住真龍古劍,方運不僅不生氣,臉上反而閃過一抹笑意。

    才氣平衡。

    少量的才氣不可能形成強大的威力,除非是輔以聖道力量。

    真龍古劍那麼強,宗厚以畫地為牢持續束縛,代價就是消耗大量的才氣。

    雜家哪怕兼容百家,無所不能,但進士的才氣只有十寸!

    此刻,宗厚同時用出縱橫家的相印、名家的唇槍舌劍與法家的法典,才氣消耗是是平常文戰的數十倍!

    「我倒要看看你有多少才氣!」方運心道,然後在宗厚的兩百丈之外書寫詩。

    「風蕭蕭兮易水寒,壯士一去兮不復還……」

    上觀台上,包括大儒在內的所有人疑惑不解,方運身邊已經有了煙霧刺客,為何要再度書寫《易水歌》?就算現在書寫易水歌,又怎可能攻擊到兩百丈之外的人?

    莫非又是口是心非,實則書寫三境《石中箭》?三境《石中箭》的確能飛那麼遠,且不說最後威力如何,如此之遠,宗厚橫移一步便可輕鬆躲開。

    寫完《易水歌》后,方運並沒有停下,而是繼續書寫。

    上觀台的眾人這才恍然大悟,原來方運是在寫連詩,頓時無比好奇。

    方運寫下在書山中所作的戰詩,《送荊軻》。

    寶劍昨夜匣中鳴,

    易水悲歌最不平;

    可憐圖窮匕首現,

    魚腸再度送荊卿!

    《易水歌》乃是荊軻刺殺秦始皇之前所唱之歌,但荊軻刺殺失敗。

    而魚腸劍則是四大刺客之一的專諸刺殺吳王僚的兵器,成功刺殺吳王。

    專諸刺殺吳王,魚腸劍藏於魚腹之中,刺殺成功。

    荊軻刺秦王,匕首藏於地圖之中,刺殺失敗。

    以魚腸贈荊軻,寓意希望荊軻能成功。

    此詩雖非傳世戰詩,別人無法學習,但和《易水歌》一樣,因為天演戰詩后,直接提升到二境,有了詩魂。

    兩首二境連詩,形成了極為少見的雙魂連詩!

    在方運寫完這首詩后,身後的兩側浮現兩尊人物虛影。

    兩個虛影惟妙惟肖,以至於上觀台上許多人認了出來。

    「一為專諸,二為荊軻。四大刺客竟然出現其二,又都有詩魂,形成連詩,威力絲毫不下於翰林戰詩!」

    「專諸一怒有萬人氣,勇不可當!荊軻一曲有千軍勢,豪情沖霄。」

    「只是不知道,此詩會形成何等力量!」

    在眾人的期待中,專諸與荊軻的虛影融合,成為一個新的黑霧刺客。

    這黑霧刺客身形高大,身體格外強壯,和普通的黑霧刺客不同,這個刺客的軀體完全真實,由於穿著緊身衣,顯現出一塊塊健美的肌肉輪廓。他的膚色與常人不同,全身是黑色的金屬光澤,如同黑鐵澆鑄。

    他周身的黑霧如火焰燃燒,形成一種莫大的壓迫力。

    他的雙目一片暗紅,彷彿有一片死海血河在其中流淌。

    宗厚在看到這雙眼睛的一剎那,全身冰冷。

    宗厚是浴血之士,經歷過許多殺戮,但跟四大刺客任何一人比起來都遠遠不如,更何況,這是兩人力量之和!

    黑霧刺客手持泛著波光的魚腸劍,寒氣四射,劍光粼粼,猶如倒映星空。就見黑霧刺客微微屈身,然後踩著水面猛地奔跑。

    不過眨眼之後,黑霧刺客身前形成一團白霧,隨後就聽一聲爆鳴,他竟然衝破音障,達到一倍音速。

    「轟轟轟……」他腳下的海水接連向上暴起,在他的身後連成一片,猶如一片連綿不絕的海水山峰。

    兩百丈很遠,但對一鳴之速來說,兩息而已!

    宗厚先讓自己的黑霧刺客抵擋,然後拿出翰林文寶,形成一座龐大的山峰保護自己,同時快速吟誦三境舉人防護戰詩《山嶽賦》。

    兩個黑霧刺客相遇,方運的黑霧刺客甚至沒有出劍,直直撞過去,把宗厚的黑霧刺客生生撞成飛灰,而他毫髮無傷。

    翰林文寶的防護之力很強,哪怕方運的真龍古劍都不能一擊而破,除非進行連擊。

    但是,這黑霧刺客突然潛入水中,快速游到宗厚的身下。他依舊沒有匕首,而是猛地揮拳一擊。

    一拳擎天。

    「轟……」

    就見保護宗厚的山峰虛影和附近十丈方圓的海水一起衝天而起,宗厚驚呼一聲,在透明的山峰中顛簸搖晃,連吟誦的《山嶽賦》都被打斷。

    與此同時,宗厚的縱橫相印、法家法典和唇槍舌劍三種力量全部失控!

    一千五百餘寒冰騎士突然出手,弱水騎士投擲冰槍,奇風騎士箭出連珠。

    方運的兩把真龍古劍得到解脫,一起飛向宗厚。

    黑霧刺客踏浪衝天,舉起魚腸劍,直刺而上。

    宗厚面色劇變,身為「兼儒墨」的雜家之人,他原本可以用強大的機關獸化解部分攻擊,不過機關獸已經被改造成在水上承載他,至少要一息之後才能恢復戰鬥力。

    但是,方運只需要半息多就可以殺死他。

    「投降!」宗厚用力大吼,生怕東聖聽不到導致方運下死手。

    一道白光落在宗厚身上,所有的攻擊都被彈開。

    「承讓。」方運收回真龍古劍。

    黑霧刺客回到他身邊,如同一個忠心耿耿的保鏢,微微低下頭,氣勢全無。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