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才還義憤填膺的慶國人頓時面紅耳赤。

    方運是虛聖不假,但虛聖是地位不是實力,無論怎樣,他都是一個年輕的進士。

    更何況,文斗一州並非是方運主動挑起,前因是慶國舉人去江州欺辱景國士子,后因則是宗家欲奪教化聖道,無論怎樣,都是慶國失禮在先。

    若慶國勝了,章湖竹的行為便能體現慶國的大國風範,知禮知恥,勝得光明磊落,別人不好指責。

    若慶國敗了,慶國自然可以說沒有出全力,防止別人落井下石,誰也別想潑慶國污名。

    偌大慶國的十進士若都不擇手段取勝,反而會激發十國人族對方運的同情,對慶國的厭惡,最後極可能造成勝而不勝的尷尬場面。

    正是如此,章湖竹才主動求戰。

    「禮儀之邦,明德之士。」方運向章湖竹一拱手道。

    「不過,老朽除了戰畫,亦是詩狂,方虛聖可不要大意。」章湖竹坦誠相告。

    方運微笑道:「章老先生之功績,學生早有耳聞。先生把一首舉人防護戰詩和一首疾行戰詩修鍊到三境,又把兩種防護進士戰詩修鍊到二境,有這些防護戰詩傍身,足以不間斷使用戰畫。學生自當小心。」

    「老朽區區軍功,跟方虛聖比哪裡算得上功績。好了,咱們一老一少就不要客氣了,請。」

    「請。」

    眼前光芒一閃,方運睜開眼睛,發現自己正位於一座小山上,山上是一處破舊的寨子,寨子的大門被堵住,右側有一個瞭望樓。

    方運心中暗喜,看來自己運氣好,位於山寨之中,那章湖竹極可能位於外面。

    方運快速攀爬到嘹望樓上,章湖竹果然就在山下。

    章湖竹舌綻春雷道:「方虛聖好運氣,運氣,也是生死搏殺之中的要緊之物。此乃文戰,並非與妖蠻的生死之搏。不如你我定個章程,前一刻鐘我先攻,我若攻不上山寨,則你來攻打我,只要逼我後退一步,你便勝利,如何?」

    方運略一琢磨,這個提議不錯,若換成別人,必然會不攻山,逼方運下去,然後在平地上一決雌雄。章湖竹的說法看似吃虧,只動一步就算輸,可方運清楚的很,章湖竹以戰畫見長,善守不善攻,一旦被迫移動,已經是強弩之末,只有拚命才會挽回局面,但以章湖竹的性情,絕不願拚命。

    因為,方運算是章湖竹的半師。

    十國所有畫道名家都學習過方運的皴法等畫道新技法。

    「那便如先生所言。」

    方運說著,再次打量山寨。

    山寨的門雖然被堵著,但山門是木質,很容易被攻破。下面的山路不過丈許寬,蜿蜒曲折,若把這易守難攻的山路讓出去,只在山寨門口守,那幾乎等於坐以待斃,任何兵家之人都不會犯這種錯。

    方運站在嘹望樓上書寫《風雨夢戰》,直接在山寨的門外召喚出上千寒冰騎士,把山路的階梯化為厚厚的寒冰,難以攀登。

    弱水騎士持槍在前,奇風騎士握弓在後,形成了一道銅牆鐵壁。

    方運隨後書寫《易水歌》與《送荊軻》連詩,第一時間喚出那位連詩刺客,這連詩刺客十分強,由於本體由黑霧衍生,不僅可以踏水而行,甚至還能懸浮在半空,只是無處借力的時候速度很慢,不能飛,只能算是漂浮滑翔。

    有了這連詩刺客,方運就等於隨時隨地多了一位妖侯保護,而且絕對超過普通妖侯甚至王族妖侯,相當於聖族妖侯。

    方運估算了一下連詩刺客的實力,論戰鬥力,只相當於三殿翰林,但論戰鬥意識和技巧,絕不下於那些巔峰的七殿翰林。

    因為,這連詩刺客乃是雙詩魂形成,獲取了四大刺客中的兩位殘留在天地間的戰鬥意念,雖然不多,但足以媲美七殿翰林。

    隨後,方運又書寫《白馬篇》和《白馬豪俠篇》,喚出一位白馬將軍和一位白馬豪俠。由於天演戰詩的關係,《白馬豪俠篇》即將進入二境形成詩魂,之後方運又等於多了一位妖侯侍衛。

    方運沒有立即攻擊,而是觀察章湖竹,雖然自己得到的資料很詳細,把章湖竹的生活、性情、脾氣、喜好、戰鬥習慣都一一詳說,但紙上得來終覺淺,需要經過實戰才能真正化為實用。

    戰畫和戰詩都是人族近年來才重視的力量,迄今為止,畫道沒有出現五境大師。人族第一位四境大師是顧愷之,到現如今,畫道四境大師只有兩位健在。

    人族最適合現有聖道之人,被認定為最有天賦,他們自然要沿著現有聖道前行,成聖的可能最大。

    而許多天才因為不適合現有聖道,但又不足以開創新的聖道,被誤以為天賦不足,這些人中大多數都繼續吃力地追尋前人腳步,但少數人另闢蹊徑,哪怕無法創出新的聖道,也心甘情願死在新的道路上,為後人開路。

    戰詩和戰畫等道路上的讀書人,披荊斬棘,篳路藍縷,但卻無怨無悔。

    無論阮凌還是這位章湖竹,都被認定非聖道之才,至少在同輩的天才中,他們被認定走偏了聖道,多多少少會被人誤解,吃的苦更多一些。正因如此,兩人反而最大度,對方運這位畫道開創者充滿敬意,沒有敵視這位敵國之人。

    就見章湖竹慢慢從含湖貝中拿出一卷又一卷戰畫。

    普通人使用戰畫有一些細節要注意,這位三境大師倒好,拿出一卷直接向遠處扔去。

    就見戰畫在半空燃燒,然後化為真實的力量。

    一開始,章湖竹的畫卷化為一批又一批妖族。

    這些妖族不是妖侯就是妖帥,片刻之後,整整十頭妖侯和上千妖帥出現在章湖竹前方。

    方運還好一些,上觀台大部分讀書人都看得頭皮發麻,這章湖竹太可怕了,關鍵現在只是開始。

    「去吧。」章湖竹說完,又低頭從含湖貝中繼續拿出畫卷。

    寒冰騎士與戰畫妖族展開廝殺,場面異常慘烈,本應該是全場關注的重點,但是,包括方運在內,所有人都被章湖竹下一幅戰畫吸引,大量景國讀書人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

    章湖竹的新戰畫燃燒后,出現的不是妖蠻,而是人族,一位翰林。

    不是別人,正是十多年前的李文鷹!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