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無論是方運還是上觀台上的觀眾,甚至是本應該義憤填膺的慶國人,都沒有人怪罪墨涏沒有玉石俱焚。

    那是屬於墨家人的操守,每個人心中都有不可碰觸的聖地。

    慶君與宗午源神色如常,因為讓墨涏上場,本就不是為了殺死方運,而是為耗費方運的精力,現在看來十分成功。

    方運望向慶國的第五人,但表情卻無比輕鬆,和面對墨涏與章湖竹等人完全不同。

    「老夫殷崎,見過方虛聖。」

    「方運見過殷大夫。」方運客氣稱呼。

    殷崎明明已經年過八十,但頭髮大半都是黑的,面色遠比其他同齡的進士更加紅潤,看樣子只有六十多歲。

    醫家之人,都更加長壽,也比同齡人年輕。

    此人看著平平常常,但許多慶國讀書人本能地想要遠離他。

    殷崎的醫道已經進入三境「妙手回春」,不過他最出名的卻不是治病救人,而是他的《殷氏毒方》。

    醫家的毒經和病經是兩種代表性的攻擊力量,殷崎就是以毒經聞名。

    十年前因為一個蠻王殺死他的孫子,殷崎歷經數月,暗地裡對那個部落使用毒術,一開始沒有任何異樣,但三個月後,殷崎一舉引發毒術,超過三萬蠻族在百息內死亡,有兩萬妖蠻陸續死亡,剩下五萬蠻族也徹底喪失戰鬥力。不過殷崎也差點被殺死,幸好被谷國軍方救走。

    此事一出,轟動全國。

    甚至可以說,在場九成九的讀書人都不願意與殷崎打交道,此人防不勝防,萬一跟他結下私仇,說不定哪天就莫名其妙死了。

    但是,就是這樣一個令妖蠻聞風喪膽的毒手大夫,卻還有人不在乎。

    與方運一起進入獵場的十國數百進士,有過半手扶額頭,垂首,其中的慶國進士十分無奈,但其餘各國進士的臉上則浮現掩飾不住的笑意。

    別人不清楚方運的醫道力量有多強,但他們知道。

    一些進士甚至用憐憫的目光看著殷崎。

    因為東聖封口,眾人只知道方運有半部針對瘟疫的醫書,不僅沒有完善,也無法治療毒術,根本不知道方運有一本瘟疫病經,而且是源自瘟疫之主的力量!

    除了末日大帝亂芒,瘟疫之主是萬界掌控瘟疫之力最強的聖位妖蠻。

    當年若不是醫聖張仲景橫空出世,人族半聖完全不是瘟疫之主的對手。

    殷崎正色道:「慶君邀請老夫,老夫本不欲答應。不過,聽聞方虛聖醫道突然精進,竟然形成杏林春陽、橘井泉香的異象,老夫不得不疑。此次文戰,無論勝負,老夫都要與各國醫道友人前往景國國都,切磋醫術,還望方虛聖莫要迴避。」

    方運露出些許為難之色,道:「文戰之後,我只在京城逗留一兩天,然後要去寧安縣上任。」

    殷崎一愣,也不知思索什麼,隨後點點頭,道:「那文戰後再說。」

    「好。」

    兩人相互作揖見禮,隨後眼前景色一變,出現在文戰場中。

    方運四處一看,發現自己身在一處營帳之中,和人族的營帳風格有著明顯的區別。

    「原來此地是蠻族部落。」

    方運向外走,墨女跳出墨池,墨蛟立刻像狗腿一樣飛出,讓墨女踩著自己。墨女腳踏墨蛟,指著西南方。

    「謝謝墨女!」方運伸出食指,輕輕撫摸墨女。

    墨女開心地笑起來。

    方運舌綻春雷道:「殷大夫,我不想拖下去,不如你我以醫家力量當面一決雌雄,如何?」

    「你……怪不得方虛聖外號狂君。你不過剛入醫道一境,就敢與我以醫道力量正面分勝負,當真小覷天下人,小覷醫道!那老夫就如你所願!」殷崎的聲音充滿怒意。

    上觀台上的大多數慶國人面露喜色。

    「方運蠢透了!竟然用這種方式激將殷先生!」

    「方運今日,便敗在第五人之下,以前真高看了他!」

    「我要看看他是如何認輸的!」

    在慶國人的議論聲中,兩人越來越近。

    但是,方運突然外放文膽之力。

    文膽之力在方運周圍形成無形的護罩,本來難以看到,但現在,離方運一尺遠的地方,竟然出現一層薄薄的墨綠色蛋形光罩。

    文膽無色,那附著在文膽光罩之上的,定然是殷崎的毒術。

    幾息之後,殷崎從一處帳篷後面走出來,見到方運后,冷笑道:「不愧擁有文膽二境,普通的毒術拿你毫無辦法。拿出你的醫書吧,你我分勝負。」

    就見殷崎的身前浮現一本厚厚的醫書,足有半寸厚。

    「請多指教。」方運客氣說完,喚出自己的醫書。

    方運的半部《瘟疫論》很普通,青色封皮,只是表面多了一層潔白的光芒,代表醫道的聖潔。但是,在這醫書之下,還有一本漆黑的書籍,如同是《瘟疫論》的倒影,正冒著淡淡的黑霧,那霧氣好似有生命。

    那黑色的醫書充滿了邪惡的力量,彷彿要將災難傳遍萬界。

    在方運的醫書出現的一剎那,萬千讀書人驚呼。

    慶君差一點站起來,但在起身的一剎那又坐下。

    「陰陽醫書!」

    「病經!是極為少見的病經!」

    「原來如此!我明白了,方虛聖在獵場的時候,捕捉到瘟疫之主的力量,從而形成瘟疫病經!」

    「完了,殷大夫完了。」

    宗家人與雷家人在心裡拚命咒罵。

    文戰場中,殷崎盯著方運的病經看了許久,才苦笑道:「方虛聖啊方虛聖,您這是挖了個大坑等著我往裡跳啊。您早說有病經,我何至於上來文戰,直接認輸便是。」

    方運輕咳一聲,道:「您醫道進入三境,或許有辦法勝過我的病經。」

    殷崎搖搖頭,道:「此中奧秘您還不懂,等您再深入了解醫家,便可明白病經的可怕。不過,既然已經進入文戰場,萬萬不能直接認輸,我也恰好想了解瘟疫之主的力量。畢竟在您之前,連醫聖張仲景也沒有獵獲他如此純粹的力量。請出手。」

    「請小心。」

    方運說完,就見醫書與病經旋轉,醫書向下,病經出現在上面。

    漆黑的病經突然打開,就見一條僅僅只有一指長的墨綠色小蛇從病經中鑽出,先是討好似的向方運吐了吐蛇信子,又扭了扭小尾巴,然後看著殷崎,張大嘴巴發出威脅之意,最後化為一道綠光衝過去。

    殷崎的醫書立刻散發兩層光芒,內層是潔白的醫道聖光,外層則是淺綠色的毒經之光。

    就見那墨綠色小蛇張口一吸,毒經之光竟然倒飛入它的口中。

    殷崎嚇得魂飛魄散,急忙道:「老朽認輸!萬萬不要再吸了!」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