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也發現那瘟疫之蛇不同凡響,立刻召回。

    那瘟疫之蛇嘶嘶叫了兩聲,似是很不情願,投入病經之中消失不見。

    方運仔細一看,發現殷崎的醫書似乎比之前少了幾頁。

    殷崎苦笑道:「千算萬算終究還是忘了瘟疫之主的血脈力量。他可是祖神一族,哪怕主修瘟疫與虛幻,可終究是蛇妖至尊一脈,擁有天賦毒術,所以瘟疫之力不僅不怕毒術,甚至還能吞噬毒術。」

    方運立刻明了,自己因為有龍蛇草,所以瘟疫之主沒有動用劇毒化身。瘟疫之主的劇毒之力根本不用修鍊,只要妖位不斷成長,劇毒就會自然而然增強。

    「您損失不大吧?」方運問。

    「沒事,最多三年便能恢復。」殷崎無奈道。

    方運倒抽一口涼氣,瘟疫之蛇不過吸收了一兩息的工夫,竟然奪走三境醫道大師三年的力量,真沒想到瘟疫之主的力量這麼霸道。

    殷崎笑道:「既然是文戰,有勝有敗,有得有失,方虛聖莫要掛懷。」

    殷崎話音剛落,文戰場化光消散,兩人回到山谷之中,被數不清的讀書人注視。

    「嗯,接上之前的話題,在三月左右,我們一眾醫家之人準備前往景國,想與您交流您的半部《瘟疫論》,不知您可有空閑?」

    「那時我應該在寧安縣,若是諸位賞光,我定然倒履相迎。」方運道。

    殷崎點點頭,道:「那我們便去寧安。」

    此話一出,慶國許多人面色微變,而各國本應該在今年參與殿試的新晉進士面帶苦笑,尤其是一些醫家進士,愁眉苦臉。

    嘉國坐席之處,雷家一片嘩然。

    「醫家人怎會如此不智!家主,您一定要警告那些醫家之人,絕不能去寧安縣!」

    「此乃殿試作弊!萬一他的《瘟疫論》下半部在醫道文會之後誕生,引得各國醫者前往,形成醫道盛事,他便能輕易摘取殿試十科中「醫務」的甲等。」

    「是啊,這簡直是在公然對抗聖院!公然對抗三位半聖考官!刑殿必須要嚴查,方運是不是與他人有勾結!」

    「殿試是各國必然有一個狀元,但殿試十科,每科的甲等卻不是根據國家等分。之前科舉是每地每科各有一個甲等,但殿試乃是半聖親自考試,十國所有學子要共爭十個甲等!他方運若得了醫務甲等,那其餘進士再好,醫務一科也只能得乙等!」

    「一科甲等已經能留名史冊,若讓方運得了兩科甚至多科甲等,就意味著某國的所有進士都不得甲等,出現乙等狀元!若是那些小國倒也罷了,我們嘉國和其餘幾國或孔城若是出現乙等狀元,那簡直就是國恥!」

    「對,絕對不能坐視不理!必須要刑殿嚴查!」

    許多醫家新晉進士也頗有微辭,但都被長輩呵斥。

    醫道雖然也有競爭,重視道統與學統,但向來淡化政統。

    政統乃是指參與政事,就儒家來說就是官員治國,就醫家來說就是在各國的任職。

    至於道統,狹義指傳承體系和脈絡,比如儒家的道統就是上承三皇五帝,中起文王孔孟,其餘儒家眾聖為後繼者。

    廣義的道統包括聖道的核心思想,即仁義禮三大聖道。

    學統則是純粹的學問體系或學術體系,普通意義上的聖道之爭,只是學統之爭。

    人族還有一個「正統」之說,儒家乃是人族正統,聖道主幹,其餘皆在其下。

    醫家的道統乃是扁鵲傳承到張仲景,無可置疑,所以醫家道統從無爭議。

    至於學統,不要說醫家,各家各聖道都有爭議,但也經常攜手共進。

    殿試屬於政統範圍,對儒家、雜家、兵家和法家等各家來說,政統乃是必爭之地,一言蔽之,政統就是一個「權」,若無權,則沒有絲毫能力實行聖道政統。

    醫家並不重政統,所以那些醫道名家更希望方運發揚光大學統,並不在意誰得本年殿試醫務一科的甲等。

    所有敵視方運之人認識到眾醫前往的重要性,紛紛反對,並鼓動各國國君嚴禁醫家人在方運殿試時前往景國。

    慶國已經有多位官員發表見解,在兵道對壘中敗給方運的辛植更是大聲疾呼,阻止方運得醫務一科的甲等。

    殿試的甲等可不僅僅是眾聖評價,還有數不清的好處,每多得一科甲等,那文名就更增一籌,更能得到國運加持,同時名列聖院的「甲等進士榜」,光宗耀祖,必然得到進入聖院的資格。

    而且進入聖院后,在殿試中得到的甲等越多,待遇越高。傳說中十甲狀元可以得到意想不到的大好處,據說連孔聖世家的進士都會為之瘋狂。

    可惜,十國從來沒出現過十甲狀元,最多是在殿試獲得三科甲等。

    方運環視上觀台,意識到此事的阻力極大,心思一轉,對殷崎道:「學生之所以能在獵場中不畏瘟疫,主要原因是通讀醫書多年,發現一些醫道瑕疵,只是磨礪不足,醫道有憾。三月過後,夏日將至,疫病泛濫,那時我會把政務放在一邊,親自負責寧安縣的醫務,控制寧安縣的疫病傳播。」

    「哦?那正好,我們就把時間定在四月前後,一同交流醫道,抵禦妖蠻毒疫!」殷崎道。

    「寧安縣令方運竭誠歡迎諸位醫家之人來訪,共襄盛舉,壯大醫道!」方運微笑道。

    數不清的醫家讀書人呼吸加速,無論是五妙聖手、杏林春陽還是半部《瘟疫經》都足以召開一次涉及全人族的醫道文會,聽方運的意思,明顯還有更重要的沒有拿出來。

    辛植一聽急了,忙道:「陛下,阻止方運刻不容緩!還望陛下果斷下令,禁止我慶國的醫家眾人前往景國!」

    但是,慶國太醫院的太醫令呵斥道:「辛將軍在斷我慶國命脈!慶國眾大夫可不去景國,但若將來慶國瘟疫流行、疾病泛濫,所傷所亡之罪責,是由辛將軍承擔,還是由陛下承擔?」

    太醫令的一句話堵住所有人的嘴,醫道之所以無比重要,醫家地位之所以高,就是因為關係著一條條人命。誰要是敢危害醫道,祖祖輩輩都會被人戳脊梁骨。

    別說慶君,宗聖隔絕醫道交流都需要付出代價!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