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蛟牙古槍配合史家星位,已經讓方運疲於奔命,隨時準備動用自己的星位力量,沒想到的是,丘崇山竟然還有第三種力量!

    就見丘崇山後面,突然多出十萬官兵!

    為首的是一位大學士,之後是十多位翰林,再之後是大量的進士、舉人、秀才和童生,更有許許多多的普通士兵。

    但是,這些人的面部是一片虛空,一片死寂的黑色。

    一股悲涼之意瞬間遍布文戰場。

    上觀台上,數不清的讀書人陸續起身。

    「戰魂!真沒想到,丘崇山竟然獲得戰魂的力量!」

    「明白了,徹底明白了。」

    「怪不得他會拼了命殺妖蠻,雖然不知道當年發生了什麼,雖然不知道其他人是怎麼死的,但十萬軍士的把最後的希望全都寄托在他的身上,給予他龐大的力量。他完成了使命,所以獲得了他們的戰魂。」

    「在大限到來之前,用盡最後的力量殺妖蠻,然後與十萬戰魂一同逝去,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

    「怪不得他不願意在外人面前展現最終的力量,原來,是同袍之魂啊。」

    「聽說他被救出來之後,再也沒笑過,換成是任何人,背負十萬戰魂,恐怕也無法顯露笑容。」

    「慶君……可誅!」

    張破岳望著慶君,殺意驟現,在慶國許多讀書人看過來之前,迅速消散。

    十國數不清的兵家將領望向慶君,一道道目光比唇槍舌劍更加鋒利。

    片刻之後,上觀台中一片嗡嗡聲,讀書人議論紛紛。

    至此,所有人都已經看穿慶君的用意和布局。

    若方運能勝過七人,那麼方運的實力將超出所有人的預估,甚至有可能繼續勝利下去,而這第八人至關重要。

    屈寒歌自然不能提前文戰,那麼丘崇山就是最佳之人。

    若方運與丘崇山只使用唇槍舌劍的力量對戰,那丘崇山必然勝利,若方運不答應,逼得丘崇山用出戰魂,那事情將變得無比複雜!

    這十萬戰魂,別說為人族立下大功,就算沒有立下大功,那也是人族精銳!

    十萬人族功臣把所有的希望與力量傾注到丘崇山身上,那丘崇山就有了非同一般的地位,攻擊他,就是攻擊那十萬犧牲的軍士,勝了他,就是讓所有人族將士寒心!

    此刻,方運進退兩難。

    若勝,則有辱十萬戰魂。

    若敗,此行一切化為泡影,成全慶君與宗家。

    以戰魂亂方運之心!

    慶君與宗家,已經卑劣到利用戰死士兵來獲取勝利!

    慶君臉上的紅潤之色迅速消散,宗午源低語幾句,慶君才勉強恢復正常,只是身體無比僵硬,望著文戰場內一言不發。

    在看到戰魂出現的時候,方運心中驚訝,意識到自己哪怕喚出君之星位,恐怕也是必輸無疑,但隨後,方運眼中閃過一絲怒色。

    十萬戰魂之所以追隨丘崇山,不是讓他文戰的,而是讓他去殺妖蠻!

    丘崇山終究只是一個進士,終究是一位軍人,不可能違抗慶君與半聖世家的命令。

    在丘崇山入場之時,方運就感到他並不想進行這場文戰,但方運之前並不知道他擁有戰魂,否則的話絕不會逼他用出來。

    方運扭頭望向側面,那裡是漫天大雪,陰雲密布,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但,那裡也是慶君所在的方向。

    方運毫不掩飾對慶君的憎惡。

    隨後,方運轉回頭,看著前方。

    兩把蛟牙古槍與兩把真龍古劍戰在一起,不分勝負。

    槍劍交擊,形成一**強大的力量,地面的白雪被吹飛,大地不斷下陷,不斷裂開,形成一個越來越大的巨坑。

    哪怕是堅硬的凍土,也承受不住四把唇槍舌劍的餘波。

    方運看著丘崇山,看著那十萬軍魂,用乾澀的聲音道:「若早知丘將軍身負戰魂,在下哪怕冒著文戰失敗的風險,也會答應之前的劍決文戰。」

    「你沒錯,本將也沒錯,只是,有些對不住這些老夥計。他們,並不想攻擊一位虛聖。」丘崇山的聲音無比平穩,面無表情。

    「丘將軍,那年之事,可否告之?」方運問。

    兩把真龍古劍與兩桿蛟牙古槍依舊纏鬥不休,聲音鏗鏘。

    丘崇山目光微微一動,身上的殺意消散,沉默數息,緩緩開口。

    「那日,我們被妖蠻圍堵,大軍進入深山,又遇大霧,誤入一處山谷密地,楊榮大學士看破妖蠻秘密,導致我們遭到妖蠻全力攻擊。」

    「我等且戰且退,後來實在無法抵擋,楊榮大學士把那個秘密寫下來,遞給吳瀧翰林,然後說,我斷後,便進入後方的霧中。」

    「又過了三個時辰,妖蠻再度來襲,吳瀧翰林把密信交給黃澆壘翰林,說,我們斷後,便與五位翰林進入霧中。」

    「第二日,妖蠻追來,黃澆壘翰林把密信給胡承恩進士,然後帶著剩餘的翰林,一句話也沒說,進入霧中。」

    「那日午間,胡承恩進士把密信遞給朱磊進士,率領一軍沖入霧中。」

    「一個時辰后,朱磊進士在臨死前,把密信給了孫克進士。」

    「兩刻鐘后,孫克進士陣亡,他身邊的侍衛把密信遞給我,隨後倒下。」

    「我接過信后,準備把信交給下一個人,環視四周卻發現,只有我站著。」

    丘崇山的聲音變得沙啞,他右拳緊緊握著,深深吸了一口氣,緩緩道:「我問,誰還在?沒人回答,等了這麼多年,還是沒人回答。」

    寒風掠過,吹不散方運心中的怒火。

    方運再一次扭頭望著慶君所在的方向,雙眼通紅,咬牙切齒道:「終有一日,本聖駕臨慶國皇宮,算清兩人之恨!十萬人之仇!」

    聲如鐘鼓。

    十國俱靜。

    慶國坐席鴉雀無聲,無論是慶君還是宗午源,無論是辛植還是慶國文相,無一人開口。

    慶君面色慘白。

    不多時,上觀台上罵聲一片。

    「慶君小兒,不當人子!」

    「弄權無道,不仁不義!」

    「昏君不過禍國,慶君簡直是在為禍全人族!」

    文戰場中,方運轉回頭,看著老進士丘崇山。

    丘崇山眼中戰意重燃,道:「事到如今,戰魂蘇醒,無法停手,我亦不能敗。若有冒犯,還望方虛聖見諒。」說完,丘崇山突然回頭大喊。

    「諸位同袍,可願助我?」

    丘崇山的進士袍在寒風之中紋絲不動,但話音剛落,狂風驟起,吹得他的衣袍獵獵作響。

    無人應聲,但每個人的心中都好似聽到一個跨越時空的吼聲。

    「願!」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