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十萬戰魂齊齊上前一步,就見為首的大學士化為一道烏光,投入丘崇山的身體,接著,後面的所有人陸續化為烏光,全部投入丘崇山的身體。

    就見丘崇山的身體猛地拔高一尺,原本乾瘦的身體迅速膨脹,一道道黑色的氣流環繞著他,最後在他身上形成一具黑色的鎧甲,威武張揚,豪氣干雲。

    丘崇山的面龐也恢復到壯年的模樣,眉如卧蠶,鼻似鷹喙,雙眼之中散發著淡淡的紫氣,如萬軍之帥,一言滅城。

    在丘崇山的頭頂,濃雲翻滾,似有天怒;在他的周身,勁風裂地,戰意蓬勃。

    「君命在上,末將不敢不從,喚醒同袍之罪,皆在我身,其餘人無任何罪責。」

    丘崇山的聲音十分怪異,他的每一個字都帶著萬千重複的聲音,層層疊疊,好像是十萬軍士一起說出來。

    丘崇山一握右拳,百丈之內的積雪爆開,在漫天風雪之中,他身後那暗紅色的披風浮空飄蕩。

    方運前方有兩個丘崇山,本體變化極大,但史道星位形成的星位之體卻沒有太大的變化,但,兩把蛟牙古槍再度變化!

    青色的蛟牙古槍的表面突然鍍上一層薄薄的烏光,隨後,兩把蛟牙古槍每攻擊一次,槍身都會傳出震天的大吼。

    「殺!」

    「殺!」

    「殺!」

    方運突然感到全身被無形的力量壓著,而且那力量越來越大,一開始僅僅是文宮感到壓力,之後是文膽感到壓力,最後是全身都如同扛著一座山峰。

    真龍古劍原本與兩把蛟牙古槍斗得旗鼓相當,但在那烏光出現后,在萬軍殺意麵前,真龍古劍節節敗退。

    每當殺聲響起,方運就感覺自己是一個人面對十萬人族大軍,而且那十萬人族大軍的力量凝聚在一起,不可撼動。

    方運生出一絲無法戰勝的絕望,而且理智告訴他,哪怕動用星位力量也必然失敗。

    妖祖的星位力量很強,但並不適合現在,妖化的力量太過於分散,絕對無法阻擋集中在蛟牙古槍上的戰魂之力。

    直到此刻,方運才明白,若屈寒歌與宗極冰沒有隱藏的力量,絕對不如現在用出戰魂的丘崇山。

    方運隱隱頭疼,於是試探性打開醫書和病經,明知道效果微乎其微,還是放出病經中的瘟疫之蛇。

    綠如翡翠的小蛇趾高氣揚地直立懸在空中,正要向前撲去,但突然身體縮成一團,拚命向丘崇山吐著蛇信子,不敢出戰。

    「去!」方運低聲呵斥。

    瘟疫之蛇委屈地看著方運,可憐兮兮晃了晃尾巴,但等來的卻是方運嚴厲的目光。

    瘟疫之蛇無奈,立刻化為綠光撲向丘崇山。

    瘟疫力量很強,但只能針對有生命的活物,戰魂不是,戰魂是一種空前強大的精神力量。

    「滾!」丘崇山一聲大喝,就見一股駭人的勁風憑空出現,把瘟疫之蛇撕扯的四分五裂,碎成點點綠光。

    病經一動,所有的綠光回到病經之上,重新凝聚成瘟疫之蛇。

    瘟疫之蛇羞愧地吐了吐蛇信子,有氣無力地鑽入病經之中。

    方運聽著丘崇山的大喝,感受到其中蘊藏的力量,突然微微一愣,不知在想什麼。

    丘崇山昂頭前視,面容冷峻,道:「你若再不出全力,我的蛟牙古槍將在百息內直抵你額前!」

    上觀台上,眾多讀書人唉聲嘆氣,慶君太惡毒了,只要成功保住慶國國土,獲得文壓虛聖的功勞,誰也奈何不了他,對國君來說,守土乃是大功。就算有人攻擊他,他也可以把罪責推到內閣官員身上,他要的只是勝利。

    對於慶國人來說,若只使用一次戰魂之力便能保住象州,那是一本萬利的事情。

    方運盡全力掌控兩把真龍古劍,但兩把蛟牙古槍猶如高山聳立,沉穩而堅實,不存在任何破綻。

    方運輕嘆一聲,道:「你不能敗,我也輸不起。十萬軍士把希望寄托在你的身上,你完成了他們的遺願,為我人族立下大功。但是,我身後,還有象州千萬子民,他們這些年所遭遇的不公不平,你擋不住!我身後,還有景國億萬子民,他們的復土之心,你這戰魂也擋不住!」

    丘崇山一愣,蛟牙古槍出現了短暫的凝滯,但是,方運卻好似沒有看到,並沒有趁機反擊。

    方運望著丘崇山,臉上浮現淡淡的微笑,神色如玉如水,充滿了恬靜與安適,輕聲道:「十萬烈士陣亡前,一定很不甘心,因為他們沒有看到結果,不知道自己的犧牲是否值得。」

    丘崇山的身軀猛地一震,神色恍惚。

    方運繼續道:「不過,您完成了使命,把密信交給了聖院!想必,他們現在是心安的,您聽,那一聲聲的『殺』,就是對您的認可,他們認為您做到了,所以哪怕槍指虛聖,也心甘情願以魂相助。」

    丘崇山身體輕輕顫抖,虎目中多出一層水光。

    方運眼中沒有絲毫的凌厲,也沒有絲毫的戰意,反而充滿了溫情,如同看著自己的親人,緩緩道:「您老了,無須自責,也無須再背負抗擊妖蠻的重任。十萬烈士用生命換來秘密,不是讓您繼續苦戰,而是用這個秘密來增強人族。他們犧牲,由您傳遞,由我們接過。讓諸位英靈介入人族內戰,是我們的恥辱。」

    丘崇山的右手輕輕地抖動著,蛟牙古槍停止進攻,真龍古劍也懸停在空中。

    方運挺直身體,昂首道:「諸位英靈,請安息吧;丘將軍,歇歇吧,那些重擔,就放在我方運的肩上。」

    方運話音剛落,一道奇異而又恢宏的聲音響起,隨後就見他身後出現無數聖潔的白光,從他身後一直鋪向天際,甚至溢出文戰場,出現在上觀台的上空,形成一片扇形的白光斜面。

    隨後,就見白光變化,形成一個又一個白色的光人。

    這些人形貌各不同,有學子,有農婦,有農夫,有商人,有官員,有市井平民,有一方名士,但在此時此刻,他們都站在方運身後。

    隨後,方運周身散發著淡淡白色的聖光,英氣逼人,如聖者巡天。

    民心所向,氣運加身。

    突然,無數黑光從丘崇山身上飛出,倒退回丘崇山的身後,還原為十萬戰魂。

    那十萬戰魂面向方運,深深作揖,然後如煙塵一般,自下而上緩緩消散。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