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屈寒歌道:「方虛聖當真是霸道慣了!只是,老夫有一事不明,您既然貴為虛聖,人族楷模,為何要在人族危機時刻挑動兩國內鬥?你這是在消耗人族內部的力量!」

    「第一,虛聖不分國界,但我方運有國家!第二,在人族危急時刻挑動兩國內鬥的,是你們慶國與慶君!我不過只是反擊而已。」方運道。

    「藏書館既然在我慶國成立,自然要遵守我慶國的法律,慶君無錯。」

    「哦?難道聖院禁止我文戰象州?」方運反問。

    屈寒歌目光依舊渾濁,但火氣似乎上來,稍稍提高聲音道:「慶君聖旨封禁,最多只是讓你的藏書館稍稍延遲建立而已,何來挑動兩國內鬥之說?是嚴格審核你藏書館對人族的破壞大,還是你文戰象州對人族的破壞更大?」

    方運道:「阻撓藏書館,等同阻撓教化聖道,其罪之大,大於十位進士文戰!」

    屈寒歌沒有立即回答,因為目前最好的說辭,就是表示慶國可以自己建設藏書館,代替方運,但是,這種事可以私底下做,可以暗地裡做,偏偏不能拿到檯面上。

    一旦拿到檯面上說,這就等於與虛聖爭聖道,之後方運別說文戰象州,就算一個州一個州接著戰下去,也無可厚非。

    「方虛聖太過苛求他人,慶君封禁,只是嚴查,並非阻撓。」屈寒歌道。

    方運毫不客氣道:「屈老進士之意,是說我文戰象州是一個誤會?那麼,慶君可敢當面與我對質,然後請聖裁?」

    屈寒歌一肚子話被堵回去,心裡暗罵方運,誰沒事就敢請聖裁?但偏偏方運就敢,而且不止一次兩次這麼說,誰都拿他沒辦法。

    換成別人,屈寒歌定然會反手扣一個褻瀆半聖的大帽子,但方運是虛聖,他還真有權請聖裁!

    直到此刻,眾多慶國人才明白那些人為何詩詞爭不過方運,文鬥爭不過方運,連言語都爭不過方運,關鍵是方運每一次出擊都有萬全的準備,不給對手任何機會。

    傻子都知道慶君就是想阻撓方運,破壞方運教化聖道,所以就算給他一萬個膽子也不敢跟方運當面對質。

    慶君在今日被方運連番打擊,但只敢暗裡用手段,明裡連半句狠話都不敢說,生怕一不小心違禮,一旦聖院發難,他只能退位。

    但是,方運只要不逆種,哪怕跑慶國金鑾殿撒潑罵街,把慶國官員從縣令到慶君統統罵一遍,也沒人能摘掉他虛聖的封號。

    方運若不是虛聖,慶國與雷家能用各種間接的方式害他,比如殺他的家人動搖他文膽,或者暗中引妖蠻殺他,或者聯合左相污衊,可現在方運是虛聖,這些手段統統不能用。

    屈寒歌意識到自己再說下去反而變成胡攪蠻纏,便話鋒一轉,道:「方虛聖手段用盡,兵書、醫書、星位等力量都已經出現,與我文戰都不能用出,我看,不如保全你九戰不敗的聲譽,這一戰,便算打平了。」

    方運只有文戰全勝才能獲得象州,若第九場打平,則等於雙方打平,文戰結束,象州依舊屬於慶國。

    此話一出,景國人大都暗罵屈寒歌,這明顯在打擊方運的氣勢與信心,但這是文戰常用的手段,合情合理,偏偏眾人不能提醒。

    反觀慶國人,情緒高昂起來,屈寒歌的底氣十足,而且方運的確已經黔驢技窮。

    唯獨在狩獵場跟隨方運的那些讀書人,對屈寒歌的話都不認同,因為,方運曾經在進士獵場展現出了一種奇特又恐怖的力量,金聲玉振。

    方運憑藉金聲玉振把一座火山變成十座火山,雖然這只是金聲玉振的初步力量,但終究是最強的戰詩異象之一,與「紅袖添香」和「一鳴驚人」等極為少見的戰詩詞力量並稱。

    這些戰詩異象之所以強,之所以只能稱之為異象而無法有具體的命名,就是因為不可掌控,連半聖都做不到完全掌控。

    戰詩詞的異象不常見,而且毫無規律,有時候在很重要的大戰中用不出來,反而在很不重要的戰鬥中出現。

    跟隨方運的獵場進士一直懷疑方運極可能獲得掌控戰詩詞異象的手段,哪怕可能有種種限制,有一定代價,也依舊是一種極度強大的力量。

    一些關係相熟的獵場進士已經在暗中重發傳書交流,討論若方運能激發出「金聲玉振」,會不會取勝。

    「以我之見,方虛聖若激發《石中箭》的金聲玉振,恐怕會形成千箭齊發的場面,必勝無疑!」

    「若是《風雨夢戰》激發金聲玉振,冰河鐵馬會在一瞬間化為萬軍?」

    「可惜這裡不能使用聖頁,方虛聖無法化虛為實,否則用《經火山》配合金聲玉振,同時形成十一座火山,噴吐一百一十顆岩漿巨球,屈寒歌算個屁!」

    「可不要小看屈寒歌,我之前還沒有覺察,但現在懷疑,他已經獲得星位之力!」

    「什麼?怎會如此,屈寒歌活不過十年,賜予他星位力量,豈不是浪費?」

    「如若保住象州,犧牲一次星位力量又如何?」

    「屈寒歌的琴道、棋道和書法本來全部進入三境,而且他又會可怕的『琴棋雙絕』,再加上星位力量,天下進士誰還能勝過他?」

    「慶君和宗家果真捨得啊!方運若不與前九人文戰,全力以赴,或許有可能勝過釋放星位力量的屈寒歌,但現在,哪怕掌握金聲玉振,也必輸無疑啊!那首《涼州詞》,防得住宗極冰,絕對防不住屈寒歌。」

    「金聲玉振本質上只是數量的增加,若遇到力量超越的半聖星位,似乎略有不如。」

    「問題在於,屈寒歌獲得的星位力量是哪一種?」

    「他定然是被宗聖賜予星位力量,宗聖健在,宗聖星位的力量會比聖隕的半聖的星位力量強。不過,宗聖號稱繼承雜家三聖『屍佼』『呂不韋』和『劉向』的所有聖道,我們真不好猜。屍佼雖非半聖,但被半聖劉向力排眾議,追封為虛聖,其聖道或許不強,但卻啟發了呂不韋等宗家眾人。」

    「罷了,我等不要談這些,你們看,兩個人即將進入文戰場。」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