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兩座青山高百丈,山頂的兩人相隔亦有百丈左右,山壁直上直下,非常陡峭,兩面山壁的下面有一條小河潺潺流動,細碎的流水聲傳到方運的耳畔。

    方運望著前方山頂的屈寒歌,心中思索,這個地形實在太奇特,兩人現在的距離形成一個巧妙的平衡,目前來看,兩人都難以發起特別有效的攻擊。

    不過,一旦有人不慎落下,必然處於劣勢,會遭到山頂之人最猛烈的打擊。

    若一直沒有人下山,那雙方除非有特別的手段,否則必然會一直僵持,畢竟兩人都是進士,能攻擊到百丈外的力量有限且單調。

    對於翰林來說,百丈是正常距離,而對於大學士來說,百丈內已然屬於近身搏殺。

    「天助我也!」屈寒歌哈哈一笑,臉上充滿快意,勝券在握。

    方運慢慢調整呼吸,瘟疫之主雖強,但自己的醫家力量和月相神石完全克制瘟疫之主。

    眼前的屈寒歌或許不如瘟疫之主,但方運之前反覆瀏覽屈寒歌的資料,唯一的弱點就是年老,不適合持久文戰,除此之外,沒有任何弱點。

    屈寒歌不僅有多首戰詩詞進入三境,而且琴道善攻,棋道善守,配合起來天衣無縫。

    方運不僅沒有力量克制,甚至可能反被克制!

    屈寒歌的閱歷太過豐富,戰鬥經驗也太過豐富,連續觀看方運九場文戰,已然看得無比透徹,必然已經找到克制之法。

    哪怕方運之前對戰屈寒歌有優勢,可經過九場文戰,優勢必然消失。

    到了最後的時刻,方運不僅沒有慌亂,反而更加平靜。屈寒歌或許有強大的底牌,或許為了此次文戰臨時獲得力量,但,未曾敗便是不敗!

    前路有敵,斬之,勝過,僅此而已!

    有些事,就是如此簡單!

    失敗?毫無必要去想!

    方運雙目慢慢變亮,璀璨如星,如燈長明,彷彿是這片天地的兩處光源。

    屈寒歌那渾濁的雙目也已經變得炯炯有神,他的身體依舊蒼老,但若只看眼睛,能讓人誤以為是二十歲出頭的小青年。

    屈寒歌覺察方運的心態有變,冷冷一笑,道:「老夫本不是多話之人,但在你失敗前,給你一個機會。你只要退出文戰,我就可宣布平局,給堂堂虛聖留一分顏面!若是你執迷不悟,便是老夫腳踏鎮國公,名留青史的大好時機!」

    「您老人家若是把時間和口舌用在經義上,現在恐怕已經成翰林了。」方運微笑道。

    屈寒歌勃然變色!

    「你……你敢辱我!」屈寒歌大聲質問。

    「沒什麼辱不辱的,我只是在說實話。都進入文戰場了,依舊喋喋不休說這些東西,才是自取其辱!」方運的語氣格外淡然,彷彿只是在說一件很平常的事。

    在說話的過程,方運和往常一樣,先寫喚劍詩,后寫藏鋒詩,然後準備喚出連詩刺客與白馬豪俠,做好十足的準備,沒有絲毫的馬虎。

    屈寒歌輕輕眯起眼,如同虎狼獵食一樣看著方運,緩緩道:「我之前所說,並非為了激將,也並非為了亂你心神,但你不識好歹,把好心當成驢肝肺,不知尊老,不知謙遜,那老夫今日就好好管教管教你!」

    屈寒歌說完,從含湖貝中拿出瑤琴,放置於琴架之上。

    這是一架翰林文寶琴,外形乃是神農琴式,琴體寬大厚重,煉成文寶后,其聲如虎吼。

    方運認真觀察,這便是屈寒歌常用的「一吟琴」,只不過剛剛換了一層琴漆,雖然不如鳴雷琴漆,但威力提高極大!

    對一位三境的琴道大家來說,這意味著他若與其他進士十老文戰,勝利的幾率提高到七成!

    隨後,屈寒歌拿出一方棋盤,輕輕一拋,懸浮在七弦琴上空,徐徐自轉。

    那棋盤散發著淡淡的白光,如同一塊白色的美玉,但美玉中的花紋極為特殊,上面竟然出現慶國真實的山脈地形、河川流向,形成自然的山河地理圖。

    這就是慶國的特產,山川棋盤。

    方運去年曾得到過一方山川棋盤,但只是未成型的坯子,沒有融入戰詩,沒有形成真正的文寶,發揮不了作用,屈寒歌的棋盤已經煉製成文寶。

    這山川棋盤也沒有特別之處,方運隨後望向棋罐。

    在棋盤的兩側,各有一罐紅木棋罐。

    在屈寒歌拿出圍棋文寶的時候,上觀台上各國棋道名家紛紛驚呼。

    他們的目光沒有落到棋盤上,而是落在棋罐上。

    「天啊,他怎麼會有傳說中的蛟雀雙子?」

    「你們仔細看棋罐,黑子之上,一頭蛟龍盤在其上,閉目養神。白子之上,一隻火雀卧在其上,振翅欲飛。上千年來,人族一共也只有十幾對蛟雀雙子,現存的絕對不會超過八對!」

    「慶國也太狠了,竟然用出這個層次的文寶!」

    「這蛟雀雙子的價值,還在塗有雷鳴石漆的古琴之上!方虛聖這是全面落入下風啊。」

    「這棋盤加蛟雀雙子相當於三件文寶,再加上一吟琴,那就等於四件文寶,等於多出一件!還好在文戰中一套圍棋文寶相當於兩件文寶,若是相當於一件文寶,那文戰必將變成棋道讀書人的天下。」

    「若我所料不錯,這蛟雀雙子,應該是宗聖陛下之物,被置放在宗家老宅之中,受宗聖力量洗禮,恐怕已經是大學士層次的文寶。」

    「這就是棋道讀書人的恐怕之處,一旦境界高,棋盤或許不能使用太強大的,但旗子卻可以換成高兩個文位的。毫無疑問,這對蛟雀雙子必然相當於兩件大學士文寶!」

    「慶國為了勝利,已經不要臉了。」

    「臉有一州重要嗎?」

    「你們看,方運依舊很鎮定。真難為他了,小小年紀就心存一國、肩扛一州,最終卻遇到絕對不可能戰勝的敵人,唉……」

    「但是,即便如此,方虛聖還有一戰之力吧!」

    與此同時,屈寒歌傲然一笑,對準方運伸指點出。

    「上下四方曰宇,往古來今曰宙。從道必吉,反道必凶!」

    方運看到,整片天地都好像在崩塌!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