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在三十六萬大軍喊完之後,就見遠處巨大的屈寒歌身形一抖,出現變化。

    此刻的屈寒歌左手托著文寶棋盤,棋盤上的棋罐已經消失不見,取而代之的是三百六十顆棋子在棋盤上空不斷變幻,如同黑白兩色魚群在海中遊動,或上浮,或下沉,或擴散,或聚集,形成淡淡的星光,落在棋盤上。

    在那棋盤周圍,有一層若隱若現的淡金色聖光,只有薄薄的一層,但卻給人一種哪怕天地崩碎也不會消散的感覺。

    屈寒歌的身前,是一架七弦琴,他的右手放在琴上,手指懸空,明明在撥弄空氣,琴弦卻隨著動起來。

    琴道三境,弦外之音。

    一旦修鍊到琴道三境,便可以解放出一隻手來使用文寶,所以琴道和棋道是最相配的力量。

    若想在奏琴的時候使用戰詩詞,則需要至高文心一心二用。

    琴音一動,方運就聽出來,他彈奏的乃是《廣陵散》,而此曲的主角是四大刺客之一的聶政,此曲根據聶政的故事而改編,又名《聶政刺韓王曲》。

    普通人彈奏《廣陵散》,會喚出數量不等的刺客虛影展開刺殺,境界越高,喚出的刺客虛影越多,遠不是一首戰詩詞能比。

    但是,在屈寒歌彈奏的過程中,三百六十大將之中,有整整六十員大將消失不見,同時消失的還有每員大將身邊的一千士兵。

    六十支軍隊化為刺客,形成暗棋!

    在星落成軍、天降大將之時,上觀台大量的讀書人陸續站起來。

    那些年紀大的讀書人還保持穩重,但那些年輕的讀書人則各個炯炯有神,這恐怕是人族歷史上最精彩的進士之間的對決,雙方的力量都已經達到古今進士的巔峰。

    論戰詩詞,幾乎不可能再有一人比得上現在的方運。

    而論琴棋雙絕,進士之中,屈寒歌第一。

    上觀台的觀眾和方運眼裡看到的世界不同。

    在進入文戰場的時候,兩人在兩座山頂站立,但現在,方運卻沒有在山頂上。

    文戰場內,唯有屈寒歌左手托著棋盤,右手撫琴。

    不過,在文戰場的上空,投射出一片虛影,正是文寶棋盤內的景象,其內又稱棋界,方運正站在棋界的中心。

    在六十支軍隊消失的一剎那,許多年輕讀書人忍不住驚呼,他們從來沒親眼見過三境琴詩雙絕的威力。

    「生生把明面的棋子化為無形的刺客,琴棋雙絕,威能疊加,至少發揮五倍的威力!」

    「太可怕了,這就是進士十老的力量嗎?哪怕是大部分翰林都無法相提並論。」

    「當然了。進士十老大都是因為意外無法晉陞文位的,若是他們的天賦用到正途,至少可成大學士!換一種角度,把他們當成力量壓制在進士層次的大學士,誰還敢說他們弱?」

    「怪不得都說屍子聖道等少數力量與棋道結合起來天衣無縫,若沒有屍子聖道的力量,屈寒歌想把方虛聖吸入棋界必然耗費許多力量,現在憑藉屍子聖道,不僅能改天換地,甚至能加固棋界。」

    「你們看慶國的兔崽子,已經在提前慶祝勝利,憑藉三境的琴棋雙絕加宗聖星位的力量,他的棋界簡直穩如泰山。」

    「更何況,有蛟雀雙子在,突破棋界所需要的聖道之音必然空前強大,方虛聖別說無法用出,就算用出,身體也會崩潰,導致被東聖出手保護,最後的勝利者依舊是屈寒歌啊。」

    「許老翰林說的是。蛟雀雙子不僅攻擊能力強大,與棋盤聯合形成的囚禁力量更強,方虛聖落敗只是時間的問題。」

    「方虛聖應該有翻盤的機會吧?」

    「你太小看三境棋道的大家。你們看,棋界中的山峰和河流正在慢慢變化,那是在積蓄力量,不斷吸收外界的天地元氣!一旦積累到足夠的力量,就會引動天上那顆主星下落,形成『星落山搖』,威能無儔。若方虛聖還能堅持,那就是『爛柯之擊』,引爆整套文寶,方虛聖必敗!這就是三境棋道的力量,豈容小覷!」

    「不過,他儘力了。他現在不僅僅是文戰屈寒歌,也在文戰雜家,文戰宗聖!」

    「我不管別人怎麼想,但在我心裡,方虛聖雖敗猶榮!」

    「的確如此!」

    屈寒歌展現的力量太過強大,以至於所有人已經提前判斷出了勝負。

    連那些曾經與方運一起進入進士獵場的人,在多重傳書的時候也表達了悲觀的想法。

    「可惜了,若他還有星位力量,絕對不敗!」陳靖傳書道。

    「早知如此,臨行前我張家應該請他入張祖故居,賜他星位!若有張祖星位,他可招來大日之火,或有機會破此棋局!」張知星道。

    「方虛聖似乎還有金聲玉振沒用吧。」

    「金聲玉振只是讓他的戰詩詞在量上增加,但是,進士戰詩詞的威力再強,也破壞不了屈寒歌的棋界!你們看,開始了!」

    棋界中,屈寒歌冷眼看著方運,冷聲道:「縱橫十九,鎮鎖天元!」

    天元,便是圍棋棋盤正中央的位置,方運就站在此地。

    屈寒歌話音剛落,就見天空出現十九道橫線與十九道縱線,不知多少里,隨後形成巨大的網狀格子,降落在地面,融入土裡不見。

    方運只覺全身陷入泥濘之中,試著緩緩移動,但是,自己一動,萬物都跟著自己動起來,自己始終處於天元位置,逃不出棋盤。

    「長!」屈寒歌一下令,就見整整三十支分散在各地的大隊突然排成一線橫在方運的前方,這三十支軍隊全都手持弓弩,不用屈寒歌下令,他們便展開射擊。

    三萬餘箭矢如烏雲壓頂,發出刺耳的破空聲,以恐怖的速度擊中保護方運的玉門關。

    噗噗噗……

    細碎的聲音響起。

    方運仔細觀察,玉門關處處有細小的破損,但整體損失不大,畢竟玉門關乃是武國雄關,而這些箭矢不過相當於妖將射擊。但是,玉門關終究是被動防守,只要繼續下去,必然會被三萬弓弩手擊破。

    「立!」

    屈寒歌繼續說著圍棋術語,就見又有三十支隊伍排成一縱列,瞬間出現在玉門關外,這三十支隊伍全都是騎兵。

    這三十支隊伍連成一體,所有人舉起長槍,沒有拋向方運和玉門關,而且向正上方投擲。

    三萬支長槍飛到半空后,自動凝聚成一把長達百丈的恐怖騎兵長槍,嗖地一聲沖向玉門關,撕裂空氣,周身燃火。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