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沒有人在乎計知白和左相一黨,不僅皇宮內的讀書人陷入狂歡之中,京城和景國各地城市都如同不夜天,煙花璀璨,爆竹聲聲,比春節都熱鬧。

    自景國成立,一直在失去國土,北有草蠻,西有武國,南有慶國,幸好東海龍宮不佔據陸地,否則景國現在還會少一州之地。

    以前景國最強盛的時期,勉強能從慶國或武國那裡奪回一兩府之地,但像方運這種一口氣奪回一州之地,卻是前所未有。

    一州之地對整個人族來說,還不如任何一首傳世戰詩重要,但對景國人民來說,這一州之地的意義無比重大。

    尤其是長江北岸的江州,江州與象州雖有長江相隔,但兩地的許多居民有姻親關係,在象州被奪后,兩州徹底對立,有父子分離,有兄弟分離,甚至還有夫妻被分隔,數以十萬計的親朋好友徹底中斷聯繫。

    由於兩國持續交惡,每年只有少數的讀書人可以來往於兩國見到親戚,九成九的人只能望著長江嘆息。

    每逢有大節日,江州與象州靠長江處,會有數不清的人向江中放花燈,寄託哀思。

    今日,江州各地商鋪賣得最火爆的東西就是煙花爆竹,而次之,便是方運的長生牌位!

    象州一去數十年,當年的許多人已經去世,他們的兒孫卻記得父輩祖輩的心愿,方運幫他們還了願,必然要事方運以恩公。

    入夜,京城皇宮的宴會進入尾聲。

    換做平常宴會,那些老幼婦孺或不喜宴會之人可以離開,但今日沒有人離開。

    因為,奪州之功,有極大的賞賜。

    二月初三的夜晚,天空只有一個小小的月牙,月光暗淡,但皇宮之內猶如白晝。

    京城的讀書人根據文位和地位坐在皇宮各地,而在奉天殿門前,和平常的大宴相同,有一把寬大的龍椅,太后和小國君正坐在上面。

    在太監示意后,在皇宮各處的人陸續回到座位。

    左相黨眾人沉著臉,一言不發,他們的目光無比複雜。

    至於其他人,幾乎全都在翹首以待,羨慕地望著方運。

    待皇宮內徹底靜下來,太監把一個傳音海螺放在太後面前的桌案上。

    不多時,京城上空響起太后的聲音。

    「鎮國公方運,孤身赴慶國,一筆戰十人,最終文戰取象州,圓我景國上下數十年之夙願。太祖曾有令,奪一州者,封王,賞一縣傳三代。但此戰不費一兵一卒,不傷一人一民,乃是不世奇功,哀家與眾卿商議,加賞三代!方家王位,六代不易!」

    方運起身,拱手道:「謝國君,謝太后!」

    所有人起立,高呼國君萬歲、太后千歲。

    最後,太后道:「宴會結束后,請方愛卿前往內閣,親選封地。」

    「嘶……」數不清人倒吸一口涼氣,這「親選封地」四個字,可比三代加賞更重要。

    因為一州有近百縣,大小不一,富裕程度不一,重要程度不一,若是由內閣決定,最後的結果必然是選一個中等的縣,但現在,方運可以隨便選。

    左相原本耷拉著眼皮和平時一樣養精蓄銳,但在聽到「親選封地」四個字后,猛地睜開眼,正要開口,立刻望向計知白。

    計知白心領神會,急忙站起,大聲道:「萬萬不可!祖宗之法不可違!」

    何魯東立刻道:「何出此言?太后已經頒布懿旨,口含天憲,不容更改!」

    「此事未獲內閣審議,不可成旨!若強行成旨,將顛覆國法,上對不起列祖列宗,下對不起蒼生黎民!法不可違!禮不可廢!」

    文相姜河川道:「太后陛下已與老夫溝通,老夫覺此事並不重要,贊同太后。不過,既然有人反對,自然要從長計議。計知白,你暫且退下。左相,你有何見解?」

    柳山眉毛輕輕一皺,旋即恢復正常,緩緩起身道:「若太后與文相大人一致贊同,本官不會反對,只不過,不知內閣其餘成員如何。」

    輔相司悅慶立刻站出來,道:「本官反對!」

    吏部尚書緊隨其後,道:「本官反對!」

    最後,屬於左相黨與康王黨的人紛紛出面反對。

    方運卻一直看著左相,心中頗有些羨慕,這就是培植自己勢力的重要性,這種反對一國功臣的舉動,必然會導致民心大減,萬一出任何紕漏,都會影響左相。

    但是,現在根本不需要柳山出面,他的一干黨羽會替他出頭,不會讓他有任何損失。

    這就是柳山屹立不倒的重要原因之一,每當他地位動搖之時,必然會有合適的人代他頂罪。

    文相姜河川似是用古怪的眼神看了一眼左相柳山,然後才緩緩道:「就在一個時辰前,本相接到象州眾官的聯名傳書,說象州各地百姓都想讓方虛聖選他們所在的縣當封地,數十縣已經有了萬民書,而各地的文官為了爭封地也各顯其能,幾乎拳腳相向。不得已,象州眾官強烈要求方虛聖親選封地,否則的話,必然會引發民亂。」

    方運沒想到會有這種事,不由自主又看了柳山一眼,心道不愧是老奸巨猾的柳山,若是他方才主動出面反對,文相必然能讓他顏面盡失,從而獲得其他方面的主動權。

    柳山不中計,姜河川就失去了興趣,懶得去斗那些柳山的手下,便乾脆說出此事。

    左相黨和康王黨一干官員,個個暗呼僥倖,誰能想到會出這種事,各縣的人竟然爭當方運封地子民。

    以前的封王,各地子民必然全力抗拒,因為封地之中王最大,連國法都次之,許多封王之家魚肉百姓橫行一縣,無人能治。在三十年前在武國,甚至發生過全縣暴動的事情,因為那位王爺名聲太臭,最後武國朝廷被逼得沒有辦法,把那位王爺的封地換到一處窮鄉僻壤。

    不過仔細一想,眾官員不得不讚歎民眾的眼睛雪亮,方虛聖可不是普通的王爺,身在方虛聖的封地,必然比別處的子民高一頭,更何況方虛聖乃是民心所向,目標是當半聖,只可能優待封地子民,絕不可能刮地三尺。

    人族各眾聖世家封地的子民,幾乎不愁吃不愁穿,誰還沒個世家子弟當發小?真要出了什麼事,必然能跟眾聖世家的人搭上話,輕而易舉解決。

    直到這時,一些官員才醒悟,畢竟陳聖得到封地是上百年前的事,眾人已經淡忘了那天大的好處。

    突然,一個進士將軍大喊:「微臣代張破岳將軍啟奏!」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