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除了龍血妖蠻,還有各世家陸續贈送的各族蠻將和蠻帥。

    文位私兵中,僅僅妖蠻私兵就達四百之數,由於以妖帥居多,還有許多妖侯,使得僅僅四百妖蠻私兵的戰鬥力已經絲毫不亞於數萬大軍。

    在妖鐵騎兵和妖蠻私兵的旁邊,還有一支清一色由人族讀書人組成的隊伍,他們都身穿文位服,沒有任何鎧甲,一共有一百四十六人。

    這些人,也是方運的文位私兵!

    在方運成虛聖后,人族各國、景國各地的讀書人想方設法來到京城,希望當方運的私兵。

    這些私兵中有江州的讀書人,有京城的老舉人,有不滿左相的進士,有世家中地位不高的人,有工家之人,有農家之人,有醫家的,有法家的,從二十齣頭的青年,有五十餘歲的人……林林總總,應有盡有。

    方運本來不想招募如此多的人族私兵,但這兩個月里前來的人實在太多了,許多熟悉的不熟悉的名士遞傳書推舉,看到那一個個成名已久的老先生不要麵皮推薦,方運頗為無奈。

    前來的所有人都要經過刑殿嚴格的審核,甚至直接動用聖書和半聖文寶的投影力量來檢測這些人,現在加入這支隊伍的人絕無異心。

    除非孔聖復活親自遮掩,否則連半聖都無法欺瞞刑殿。

    這些私兵與方運短則簽下十年契約,長則簽下一生契約,代價巨大。

    讀書人甘當私兵,雖然有利益驅使,想搏一個未來,但更重要的是實現自身的抱負與理想。對許多讀書人來說,能青史留名最好,若不能青史留名,便為人族做一些實實在在的事。

    可惜,人族終究是有慾望有階級有瑕疵的社會,許多人有能力得不到重視,或者因為得罪了上層一直被打壓,無法施展自身的抱負。

    許多人實際上被生活與強大的對手毀了,以後幾乎不可能有太大的成就,但是,他們想點亮生命中最後的時光。

    於是,他們選擇了追隨有巨大潛力的天才,哪怕侍奉終生也無怨無悔。

    畢竟,值得追隨的人太少了。

    一百餘人騎著蛟馬,望著泉園大門口的方運。

    這些人的臉上浮現相似的激動之色,從今天開始,他們將成為方運正式的助手和屬下,離開京城,前往寧安縣,前行,征服。

    方運的目光掠過所有的人,除卻剛見面的妖鐵騎兵,他記得每一個私兵的名字、容貌和性格,無論是人族還是妖蠻,一切事無巨細,盡在掌握。

    那些妖蠻私兵的全族都在銅縣,他們背叛的可能性微乎其微,無論是世家贈送的妖蠻還是龍族贈送的妖蠻,他們早就不把妖界當成故鄉。

    至於那些讀書人私兵,方運更加放心。

    「嗯。」方運輕輕點頭,英眉一動,明亮的眼睛中流出來淡淡的喜悅。

    春風微涼。

    「要啟程了?本龍好興奮!」敖煌從方運身後鑽出來,在場的所有蛟馬和妖蠻身體輕輕一顫,尤其是那些龍血妖蠻,若不是已經被敖煌訓練出來,見到敖煌的第一反應就是下跪。

    敖煌是真龍,在龍族的地位接近龍聖!

    別看敖煌平時與方運文戰經常輸,那是因為他沒拚命,一旦激發真龍血脈的所有力量,有太多辦法能與方運同歸於盡。

    敖煌滿意地點點頭,道:「前些日子趁方運學習的時候,本龍不辭勞苦前去訓練你們,如今小有所成,不錯。養兵千日,用兵一時,從今天開始,你們就可正式出戰,遇到妖蠻,儘管殺!殺出問題,我……嗯……方運負責……嗯嗯……請方虛聖講話!」

    方運白了敖煌一眼,明顯是說不下去才搬出自己。

    方運微微點頭,再一次環視眾人,緩緩道:「從今日起,我等便正式邁出第一步。前方,無半寸坦途,唯有荊棘遍布。但,無論敵人是誰,無論是妖蠻還是人族,你們記住,你們是我方運的手下,你們維護的,是我方運的尊嚴!若敵人在前,我方運之私軍,該當如何?」

    「踏破萬界,至死方休!」人族私兵與妖蠻私兵一起大喊。

    方運卻沉著臉,道:「我聽不見,再說一聲!」

    「踏破萬界,至死方休!」所有人族動用才氣,所有妖蠻動用氣血之力,全力喊出。

    方圓十里內元氣涌動,豪邁的喊聲向四面八方傳播,聲震京城。

    「很好,啟程!」

    「啟程!」就聽妖鐵騎兵中一人大喊,隊伍中傳出整齊的聲音,所有人重新把戰具固定檢查。

    妖蠻們雙眼浮現淡淡的紅色,皮膚表面氣血之力涌動。

    方運邁步踏上最前面的龍馬豪車,隨後楊玉環和蘇小小上車,奴奴邁著優雅的步子跟在後面。

    方家的下人則乘坐另一輛馬車,跟在龍馬豪車之後。

    「駕!」

    隨著車夫大喝一聲,馬鞭抽在空中發出清脆的鳴響,龍馬豪車前進,兩千餘人的隊伍開始緩緩前行。

    一路上,京城民眾夾道相送。

    「方虛聖,殿試狀元一定是您的!」

    「祝方虛聖一路平安!」

    「您在殿試一定要多得幾個甲,氣死別的國家!」

    「密州是左相那個老畜生的地盤,您萬萬不可大意!您放心,官員不是好東西,但我相信密州所有人都支持您!」

    「我們還等著您回來把柳山那老東西踢走,您來當左相!」

    「景國從來沒得過『國首』,等殿試結束,您可一定要得到國首,然後第三次上書山!只讓眾聖世家的弟子有三次機會上書山,太不公平了!」

    ……

    「託身白刃里,殺人紅塵中!」

    「射人先射馬,擒賊先擒王!」

    「夜闌卧聽風吹雨,鐵馬冰河入夢來!」

    「天地日流血,朝廷誰請纓!」

    「莫愁前路無知己,天下誰人不識君!」

    ……

    也不知誰開的頭,路邊的讀書人開始朗誦方運的詩詞文章中的名句。

    一開始只是讀書人,但後來連普通孩子和老人也跟著喊起來。

    無人不知,無人不曉。

    在後來,許多人唱起有名的送別曲子,這些曲子大都慷慨激昂,很少有哀樂。

    京城人對方運北上充滿信心。

    不多時,隊伍進入景國學宮,學宮的學子們和普通人一樣,夾道歡送。

    在空行樓船前,文武百官林立,還有會試中排名第五十一到第一百的進士。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