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面帶和煦的微笑,慢慢下船,彷彿完全不知道眼前的官商是自己的敵人。

    而方運對面的所有人也一樣,全都帶著無比和善的笑容,若是只看錶情,必然以為他們把方運當成至親。

    走到近處,方運強忍心中的噁心,笑著拱手道:「見過寧安縣的鄉親父老,從今天起,我便與諸位一樣,是寧安縣的一員,不再是方虛聖,而是本縣的縣令、一方之長,以後全要仰仗諸位。」

    「您在我們心中,永遠是舉世無雙的方虛聖。」一位長者笑道。

    「方虛聖駕臨寧安縣,寧安必然永久安寧,是我們仰仗您才是!」

    「是啊,您若到來,我寧安必然教化大興!我昨日還去了您的藏書館。」

    眾人紛紛誇讚。

    方運連連自謙,一開始只是說客氣話,後來示意眾人不要誇讚,但那些人非常熱情,始終不停。

    等方運身後的家眷和私兵完全下來,連裝載書籍和家用物品的馬車都已經下船,他們依舊說個不停。

    就見一位身穿翰林服的中年人向前一步,笑道:「諸位說也說夠了,就讓本官為方虛聖一一介紹吧。」

    眾人齊齊閉嘴,整齊劃一。

    方運繼續面帶微笑,毫無變化,敖煌只是眨著眼,楊玉環也一樣沒多想,只是覺得有些奇怪。

    但是,方運身後的蘇小小和眾多讀書人的面色有細微的變化,因為這就是無形的下馬威,方運說了半天沒人聽,但那翰林一句話就讓阻止了所有人。

    方運笑著看向那位翰林,道:「若我所料沒錯,您就是三邊轉運司司正耿戈耿大人吧?多虧了您在後方調度糧草軍械,不然前線的士兵無一日安穩。」

    但是,方運身後有幾個讀書人發出輕微的冷哼,就是因為這個耿戈暗中運作,使得去年景國的左軍大敗,死傷無數。

    無論是方運、耿戈還是寧安城眾官,好像無人聽到那幾個讀書人的冷哼。

    耿戈笑著道:「能得方虛聖您盛讚,實乃下官的無上榮光。來,我一一為您介紹在場的諸位。」

    耿戈環視眾人,然後指向一位老年翰林道:「這位就是北芒軍的北芒將軍丁豪盛。」

    這位老年翰林看年齡超過七十歲,但老當益壯,身體看著十分硬朗,只是頭髮白得厲害。

    方運神色一正,不是隨意拱手,而是恭敬地作揖道:「學生方運,見過丁老將軍,在下每每讀到狼山一戰,便心生敬意。當年若不是您臨場突破翰林,以碧血丹心擊傷狼蠻王一條腿,三萬大軍必將全軍覆沒。你們一起見過丁老將軍。」

    「見過丁老將軍……」

    眾人紛紛問候。

    楊玉環和蘇小小以及侍女立刻彎腰屈膝,做襝衽禮,奴奴和敖煌則一起如讀書人那樣拱手作揖,一本正經,格外乖巧可愛。

    丁豪盛神色堅毅,是個老辣沉穩之人,但看到這個場面,臉上浮現一閃即逝的紅暈。

    一旁的耿戈眨了一下眼,但在眨眼的瞬間,眼中閃過一抹凌厲之色。

    丁豪盛急忙道:「方虛聖折煞末將了,那不過是末將的職責,不算是多大的功勞,您的傳世戰詩詞才是舉世無雙的大功。」

    耿戈笑道:「你看,丁老哥又忍不住了。進城后,兩位自可秉燭夜談,不過現在就由我來介紹第二位吧。這位是轉運司的龐主事,在轉運司……」

    接下來,耿戈根據地位和文位高低一一介紹在場的所有人。

    他首先介紹在場的進士,由於寧安縣位置極為重要,所以這裡的官員的文位或品級往往都比尋常的縣高一些。

    方運老家的濟縣的官員中,只有縣令一人是進士,其他都是舉人或之下的讀書人。

    這寧安縣不一樣,不僅縣文院的院君是進士,連本縣的捕頭都是進士,除了京城,也只有寧安縣一地如此。

    耿戈介紹完轉運司、北芒軍和縣衙三方的部分官員后,開始向方運介紹本地的大商人和豪強。

    寧安縣雖然只是一個小縣,但卻有兩家名門與七家望族,一個普通的府也不過如此。而且這兩家名門與七家望族都與京城的豪門有千絲萬縷的關係。

    至於那些大商人,文位都是舉人,他們是真正的豪門之人,全權負責家族在寧安縣的一切。

    除了轉運司的耿戈和北芒軍的丁豪盛,這些大商人的實際地位最高。

    方運暗道可惜,這些商人其實極有天賦,否則不會在寧安獨當一面,只是……這些大商人天生親近雜家,因為雜家的第一位半聖呂不韋就是戰國第一商人,像一字千金、奇貨可居等典故都與呂不韋有關。

    這些商人骨子裡都有和呂不韋一樣的野心,以國君為商品,換取執掌天下大權!

    所以,這些大商人與左相與宗家走得極近。

    等介紹完這裡有地位的人之後,耿戈微笑道:「方虛聖駕臨寧安,實乃我輩之幸,下官無法言喻心中之情,願執鞭驅馬,送您入寧安城!」

    不僅方運和他的私兵讀書人大驚,就連寧安縣的許多人都感到詫異,堂堂翰林竟然當車夫為方運趕車,這是國君都不配有的待遇。

    虛聖勉強是有了,但一位晚輩進士在殿試的時候,有一位老翰林為他趕車,傳出去無論如何都不好聽。

    方運沒想到,這裡竟然步步為局。

    翰林趕車是否有損自己文名並不重要,重要的是,耿戈一旦這麼做了,必然會被全縣民眾看在眼裡,必然會被以為耿戈對方運畢恭畢敬,若以後起了什麼衝突,對方運有些不利。

    人家老翰林都為你趕車了,你還要怎麼樣?

    不過,方運想到更深的一層。

    虛聖之位,別說區區翰林,就算左相甚至四相聯手,都壓不住方運的文名。既然壓不住,那就繼續捧高!把方運捧到高處,徹底斷絕與底層人民的聯繫,架空方運的權力是其一,之後若配合其他方式進行打擊,不斷形成強烈的反差,後果不堪設想。

    「使不得,使不得!學生何德何能得老先生如此抬愛。」方運上前一步,擋在耿戈的身前,

    耿戈卻義正詞嚴道:「此乃下官的一片赤誠!方虛聖為國為民,下官哪怕結草銜環都無以為報,執鞭驅馬實乃小事一樁。」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