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耿司正以三品之身為七品縣令驅車,未免有些不合禮儀,我看就罷了。」方運看著耿戈,臉上的笑容變淡。

    「哪裡的話,我不是為代縣令駕車,而是為虛聖驅車!」耿戈繞過方運,輕輕一躍,跳上車頭,一手執韁繩,一手握馬鞭。

    熱熱鬧鬧的現場突然寂靜下來,方運的妖蠻私兵虎視眈眈等著耿戈,而寧安縣眾人的妖蠻私兵也毫不客氣地瞪著方運。

    在妖蠻的眼裡可不在乎什麼虛聖,只有其主和文位高的讀書人才值得他們尊重。

    方運笑了笑,隨手彈了彈衣袖上並不存在的灰塵,也不拿正眼瞧耿戈,只是望著遠離耿戈的方位,緩緩道:「本聖的龍馬桀驁不馴,有些暴躁,耿司正可要小心。」在說話的過程中,方運不動聲色掃了敖煌一眼。

    耿戈站在車頭,外放出一境的文膽之力,俯視方運道:「不過是馬匹而已,本官自有駕馭之法。」

    敖煌看了看方運,兩顆大眼珠子骨碌碌一轉,暗中外放龍力。

    十八頭純血龍馬瞬間瘋狂。

    純血龍馬雖然是獸類,但相當於王族妖帥,也就是巔峰進士,不僅能御水飛空,更是有著強大無匹的破壞力。

    「咴咴……」

    十八頭純血龍馬突然齊聲大叫,這蘊含極淺龍力的聲音立刻讓在場的讀書人感到心神搖曳,難以聚精會神,那些在進士以下的讀書人甚至感到噁心。

    就見頭馬筆直向上空飛去,而其餘十七匹龍馬跟隨頭馬,直飛向上。

    耿戈原本站在馬車上,但不過一眨眼的工夫,整座馬車被十八匹龍馬帶飛到半空,他連反應的時間都來不及,本能抱住車頭防止掉下去。

    所有人仰著頭看著筆直向上飛行的龍馬豪車,這何止是暴躁,誰家的龍馬也不可能這麼飛啊。

    不過,龍馬豪車不算什麼,可堂堂翰林跟溺水的普通人一樣死死抱著車頭,這場面實在有些滑稽。

    好在耿戈反應快,立刻口誦翰林疾行詩,但在誦到一半的時候,所有龍馬猛地轉身,瞬間由上飛逆轉為向下加速衝刺。

    「哎呦……」耿戈終究是人族不是妖侯,哪裡經得起如此劇烈的變化,牙狠狠咬在舌頭上,疾行戰詩中斷,文宮輕震,外放的文膽力量中止。

    「壞了……」

    數不清的人暗道不好,別說翰林,哪怕是大學士在急速飛行的時候失去文膽之力保護,也只是強壯的普通人而已。

    龍馬豪車以恐怖的速度下墜,勁風疾吹,就見耿戈的衣袍被風灌滿,閉著眼,死死抱著車頭。

    眼看龍馬豪車就要墜地,一些人甚至準備相助,但龍馬突然停下。

    馬車在慣性的作用下向下甩,強勁的大風把耿戈的臉吹成了鬼臉,表情更無比滑稽,惹得許多人憋著笑意。

    那些準備相助的人鬆了口氣,雖然馬車會跟著下降,但離地面還有一丈多,以耿戈的力量,絕對不會被甩下來。

    但是,所有人沒想到的一幕發生了,離耿戈最近的一匹龍馬突然猛地一蹬腿,馬蹄狠狠踢中耿戈的額頭。

    耿戈慘叫一聲昏死過去,雙手鬆開車頭,身體重重栽在地上,發出砰地一聲,摔出一大片塵土。

    事情發生的太快,不過是電光石火間堂堂翰林就摔在地上,誰都來不及反應。

    在耿戈摔到地上的一剎那,許多人甚至感覺自己全身微疼,心想這耿戈在昏迷前恐怕把方運祖宗十八代都罵了個遍。

    耿戈仰面朝天,身體摔成一個扭曲的大字型,額頭的血汩汩流著,腦後也磕破,鮮血流淌,而兩條腿和兩條胳膊全部摔斷,扭曲得不成樣子。

    方運的私兵中有醫家之人,他們看向方運,想等待命令。

    不過,無論是轉運司還是北芒軍里都有醫官,就見十多個醫官一同外放醫書,一道道白光陸續落在耿戈面前。

    就見耿戈那扭曲的身體被無形的力量救治,關節複位,骨骼癒合,傷口迅速結疤。

    其中兩位進士醫官的力量極強,都已經達到醫道二境,治療這種外傷手到擒來。

    方運還是第一次看到這種場面,仔細觀察,發現這裡的醫官的面容大都蒼老,和在文戰慶國中遇到的那位毒醫有明顯的區別,顯然利用醫書攻擊而非救人的醫家之人更加長壽。

    外傷遠比疾病更容易治療,耿戈的傷勢完全痊癒,但他仍然躺在原地一動不動,只是呼吸變得平穩。

    「羅醫官,耿大人的傷勢如何?」

    羅醫官道:「耿大人傷勢並不嚴重,只是額頭遭龍馬重擊,顱腦震蕩,幾乎傷及文宮,只需休息幾日便能恢復。」

    「那便好,還愣著幹什麼,快去送耿大人回府休養。該死的龍馬,畜生就是畜生,若是在我家裡,早就把這種畜生殺了!」縣文院的院君溫固怒視龍馬。

    方運再一次好似不經意間看了看敖煌。

    敖煌突然呵呵一笑,道:「區區耿戈也配駕馭龍血馬車?你叫溫固吧?來,本龍給你一把刀,你在本龍面前殺龍馬試試。」

    敖煌說著,張口從體內的吞海貝中吐出一柄足有三丈長的青銅色巨刀,銹跡斑斑,哐當一聲落在地上,地面重重一震,竟然砸出一個大坑。

    溫固瞬間變成蠟像,這巨刀明顯是妖族或水族的兵器,恐怕是哪位鯨王的用具,且不說自己能不能拿動,就算拿起來,也不敢動龍馬一根毫毛。

    那些純血龍馬可是龍宮相贈,殺那些龍馬,就是在砸龍宮。

    方運淡然道:「溫院君心憂耿大人,口不擇言,就此揭過。」

    敖煌和方運一個唱白臉一個唱紅臉,讓溫固火冒三丈卻一句話也不敢回敬,尤其那個「口不擇言」的評語,那是失禮,一旦被記錄在案,考評很難得到上等。

    許多官員心中暗驚,好一個方虛聖,明明先是被耿戈來了一個下馬威,結果一伸手便能翻雲覆雨,不僅讓耿戈倒霉,成為笑柄,還趁機毫不客氣打擊溫固立威,絲毫不像是官場新丁。

    轉運司的龐主事輕咳一聲,道:「耿大人回府養傷,但禮不可廢,請方虛聖與我等移駕縣衙,先住下再說。」

    「如此甚好。」方運道。

    敖煌卻望著正在遠離的耿戈的馬車,疑惑不解地問:「耿戈真昏死過去了么?」

    寧安縣一眾官員胸口氣悶,敖煌明顯是在暗指耿戈沒臉在這個時候起來,只能裝昏迷。

    小狐狸和墨女一起捂著嘴偷笑。

    .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