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萬碑共鳴,聲震天下。

    慶國,駱縣,一個民風淳樸的地方,交通便利,物產豐富。

    顏域空正坐在後衙中處理文書,突然聽到一個奇特的聲音降臨,本能起身,肅立。

    「爾俸爾祿,民脂民膏,下民易虐,上天難欺!」

    聽完雄壯的聲音,顏域空急忙向前庭走去,很快來到戒石碑前,就見上面烙印著十六個大字。

    顏域空面色一沉,雙袖一甩,兩手背在身後,緩緩向後衙走去。

    「混蛋方運,這可是戒石碑!多少人想往上面寫字卻不成,你剛當上縣令就能寫成訓誡箴言。單憑這十六個字,就能在『吏治』一科拿到乙等,最差也是乙下!本以為你會被寧安縣眾官員來個下馬威,現在看來,極可能反將一軍!這吏治一科,我爭是不爭?」

    顏域空一邊思索,一邊往回走。

    極遠處的啟國,磺縣。

    李繁銘罵罵咧咧道:「這還讓不讓人活了?一點聖墟友人的情誼都不講!剛當縣令第一天就如同君王口含天憲,頒布龍吟聖旨,還殿什麼試?混蛋,早知道就不跟他一起殿試,寧可晚成一年進士!死兔子,你看什麼呢?」

    就見大兔子指了指那十六個字,輕輕一拜,然後又賤賤地指了指李繁銘,目露輕蔑之色,輕輕晃了晃爪子。

    「你敢說我不行?看我不把你的兔子嘴撕成六瓣!」李繁銘作勢向前,大兔子一蹦兩丈高,跳到院牆上,然後一躍出去,消失得無影無蹤。

    京城,左相府。

    左相柳山與計知白正在喝茶閑談。

    計知白低聲抱怨道:「耿大人也太不小心了,堂堂翰林在大庭廣眾之下被摔暈,不知道多少人會嘲笑我等。不過還好我早有準備,一旦方運參與今日寧安縣的文會,必定讓他露怯!就算不能污他文名,也會有辦法攻擊他詩詞不精。」

    「我那侄女婿只是大意,小事一樁。」柳山滿不在乎輕啜香茶。

    「恩師說的是。真希望蠻族提前南下,蕩平寧安。」計知白拿起茶杯,正要喝,龍吟聖旨傳播。

    柳山手中的茶杯紋絲不動,甚至連茶水也沒有溢出,但計知白手中的茶杯卻啪地一聲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計知白大驚,道:「這……這是戒石碑鳴啊?這聲音里沒有聖道之力,卻有帝皇之氣,方運那奸賊怎會說得出來?」

    柳山慢慢把茶杯放下,眉頭輕輕皺起,不知在思索什麼。

    「此事大大不妙!竟然在戒石碑上銘文,那寧安縣的眾官必然會被他震懾,少數人恐怕會倒戈!」

    柳山緩緩道:「寧安縣終究太亂,恐怕早就有人暗中倒戈。不過,有老夫在,一切盡在掌握!」

    計知白立刻道:「恩師您說的是,您運籌帷幄,一切由學生來跑腿。眼下相府最重要的事便是嫂夫人的安胎,醫官如何說?」

    一向不苟言笑的柳山臉上浮現掩飾不住的喜意,道:「今日醫官剛為銘志的大婦用醫書診脈,已經判斷出是一對龍鳳胎,身體康健!」

    計知白大喜道:「恭喜恩師,賀喜恩師,此乃龍鳳呈祥之兆!按此時間推算,龍鳳誕下之時,或許就是您歸慶國之日!」

    「哈哈哈……」柳山忍不住暢快地笑起來。

    慶國皇宮,御書房。

    啪……

    一隻毫無瑕疵的潔白玉如意被猛地摔在地上,炸成碎片。

    「荒唐!區區縣令,怎可口含天憲,如君頒布聖旨!他明明是虛聖,怎會有君王之氣!」慶君呼吸急促,眼中恨意迸發。

    這兩天慶國和景國的官員一直在談判,各種消息不斷抵達慶君的案頭,原本被慶國壓得抬不起頭的景國如今徹底翻身,不斷借用當年慶國對景國的文書內容,經常出現接近侮辱性的語句,令慶君差點氣炸了肺。

    寧安縣的縣衙,方運鎮定如常。

    那十六個字出自華夏古國五代十國時期后蜀末代皇帝的《頒令箴》,后被宋太宗截取這十六字用來警告百官,又被明太祖朱元璋加以重用,如此強大的訓誡之言,放到聖元大陸自然猶如國君聖旨,口含天憲。

    方運的私兵們驚訝之後,無不歡欣鼓舞。

    「恭喜尊上,此乃勸誡官員之言,振聾發聵,發人深省,又遍布人族,必然能讓您的吏治評等直上!」

    「此十六字字字珠璣,簡直如天授,當真是虛聖才能做出啊。」方應物道。

    一些寧安縣官員立刻看向方應物,心道此人竟如此聰慧,方運之前寫出帝王詩沒什麼,畢竟沒有官位,可現在方運明明是縣令卻如君王宣旨,有心人可以散布謠言,污衊方運的不臣之心。

    但是,方應物卻把原因歸於虛聖,堵住別人的嘴。

    兩頭馬蠻侯已經走回方運身側,其中一個馬蠻侯手持正九品的典史官印。

    方運道:「何人任禮房總書一職?」

    「正是在下。」就見一個年過四十,面相白凈的秀才走了出來。

    「從今日起,你便代掌典史一職。」方運命令道。

    所有的官員望著新任典史。

    縣衙之中,真正有品級的官員不足十個,在官員之下,便是吏員。

    縣衙之內設十房,除了跟六部對應的吏房、戶房、禮房、工房、兵房和刑房,還有收發房、賬房、招房和倉房。

    十房的頭目便是總書,其餘便是胥吏、書辦或書吏等。

    縣衙的一切幾乎都經由十房,所以十房在一縣之內有莫大的權力。

    不過,十房的小吏都沒有品級,論地位遠不如官員,除了有些許權力,地位與平民等同。

    縣令、縣丞、主簿和典史權力便體現在對十房的控制能力上。

    禮房雖然地位高於後面四房,但實權極小,屬於清冷衙門,所有人都沒想到,方運竟然直接讓禮房總書於八尺暫代典史一職。

    這對於八尺來說,幾乎屬於一步登天。

    於八尺與左相一黨關係並不親近,跟本地一家名門沾親帶故,頗有才學,又因為善於政務,從普通的吏員擔任了總書。

    於八尺想再提升一步千難萬難。

    「謹遵大人之令!」於八尺臉上沒有任何詫異之色,穩步上前,抬起雙手接過典史官印。

    眾官員這才恍然大悟,於八尺早就投靠了方運!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