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方運的龍馬豪車前往縣衙,前後都有妖蠻私兵跟隨,最後有多輛的馬車。

    方運上任的消息已經傳遍了寧安縣的大街小巷,龍馬豪車最為醒目,路邊的許多人低聲議論。

    「方虛聖終於來咱們寧安縣了,好事,大好事啊!」

    「哼,那個計知白雖然是狀元,可卻和寧安縣的官員狼狽為奸,侵吞了咱們的血汗錢,養肥了那幫狗官!」

    「聽說方虛聖與左相不合,或許能讓寧安縣改天換地。」

    「算了吧,官官相護。他要想當狀元,定然要與那些狗官聯手!」

    「那可是虛聖,虛聖會怕狗官?」

    「虛聖也要吃喝拉撒!看了這麼多年《文報》,只聽說過和光同塵的,可曾聽說過鼎革天下的?」

    「言重了。鼎革乃是指改朝換代,哪怕是虛聖也不能!到了如今,連半聖也不能,至少要亞聖才能做到。」

    「那就沒錯了,方虛聖再厲害,是能屠滅北方的草蠻,還是能拉左相下馬?都不能,所以,他來寧安縣也就吟個詩作個詞而已。他就是個不到二十的孩子,能做什麼?」

    「這位老童生說的有道理。方虛聖終究還是個孩子,讓他寫詩作詞還好,治理一縣實在有些為難他了。更何況,他若是想當狀元,必須把一縣當一國治理,他怎麼可能會治國。」

    「不過,方虛聖理當愛惜羽毛,比計知白會好一些。至少有他在,我寧安縣的教化有大長進。」

    「他的醫術也非比尋常,今年到了初夏時節,應該不會有疫病流行。」

    「現在是青黃不接,和往年一樣,糧價肯定會漲起來,希望方虛聖能壓下糧價。」

    「你們不要吹捧了。莫說他只是虛聖,就算是真聖,在今年冬天也得逃出寧安縣。現在蠻族已經厲兵秣馬,只要初雪一下,必然大軍壓境!北方的幾座要塞根本撐不了幾天,很快就會打到益河邊。到時候這寧安縣能保得住嗎?保不住!你們瞧瞧,那些大戶人家已經開始向南方轉移家業了。」

    「可是來寧安的人比去年反而增加了啊。」

    「廢話!寧安縣是北方重地,這裡馬上要打仗了,商人們自然要狠賺一筆,然後在破城前逃跑!」

    「只是不知道小方縣令會如何……」

    「他不可能為寧安縣殉葬,大概會在城破前被調走吧。」

    「這沒得說,方虛聖一人可勝過十個寧安縣!」

    「何止十個,他值半個景國!」

    「此言有理!」

    哪怕是再不看好方運的人都紛紛點頭,認可方運的價值。

    方運回到縣衙后,卻與那些尋常代縣令不同,沒有去了解縣衙各處,而是直入后衙的縣令宅中,詢問楊玉環這裡如何,並與她一起決定宅院的一些布置。

    等后宅的家事差不多了,方運才召集部分縣衙里的官員和幕僚,讓人帶著他參觀縣衙。

    方運先巡視知縣、縣丞、主簿和典史的辦公地點,然後前往十房等重地。

    到了晚上,方運在縣丞等人的陪同下,親自前往飯堂,與所有的官吏一同在飯堂用飯,並與廚師和部分官吏進行親切交談,其間詢問了雞蛋的重量等一些細節來考驗廚師。最後方運發表講話,民以食為天,人是鐵飯是鋼,一定要注意食物搭配和飲食安全,不能讓吏員們餓著肚子辦公,獲得所有官吏的一致稱讚。

    方運的幕僚們很好奇,搞不懂方運為什麼要以縣令之身來飯堂,方運也沒有解釋。

    方運用了一個下午和半個晚上徹底了解整座縣衙,然後便回到自己的書房。

    書房裡已經擺放了十多箱的文書,這些都是在計知白離任后各個部門積累下來的,有民生輿情,有農時推算,有畜牧要事,有商貿事迹,有財務賬目,有工坊盈餘,有書院調整,有官吏病退請辭……

    這些文書原本是方運要求送來的,但有些文書根本沒必要送來,顯然,那些官吏想故意增加方運的工作量。

    可惜,方運不是普通進士,他的才氣總量不下於新晉翰林,而文膽更是接近大學士層次。

    就見方運輕輕一吐氣,文膽力量勃發,無形的力量托起一個箱子里的所有文書,就見最上面的一份文書飛到方運面前,在文膽力量的控制下,如同風吹書頁,嘩啦啦地翻頁。

    這一本文書是縣衙所有官吏的名冊,被裝訂在一起,足足有上百頁,但不過十息的工夫就被文膽之力翻完,而方運也已經看完記住,隨後奇書天地中出現一套一模一樣的名冊。

    奇書天地可以吞噬所有書籍,在奇書天地中閱讀效率更高,但吞噬以後不能憑空製造出來,這些文書都要送還給衙門,所以方運只能看一本記錄一本。

    方運閱讀的速度甚至遠遠超過翰林,成箱成箱的文書被陸續看完,在看完第七箱后,已經是凌晨,方運終於感到疲憊,於是離開書房,回到卧室躺下。

    方運先是回憶今天發生的一切事情,進行自省和溫習,然後又開始精讀奇書天地中的那些文書。

    在奇書天地中,方運的閱讀效率是外界的千百倍。

    那些文書涉及了寧安縣的方方面面,吏、工、農、商、學、軍、法等等應有盡有,比方運平時讀的書駁雜百倍,所以他沒有強行讀完所有的文書,而是準備在臨睡前精讀,等明天再繼續閱讀其餘的文書。

    這些文書如同一團亂麻,剪不斷理還亂,但方運需要抽絲剝繭,一點一點清理出來,這對寧安縣有莫大的作用。

    這些文書,藏著寧安縣!

    第二日一早,方運本來想繼續讀文書,但是剛吃過早飯,於八尺在一頭馬蠻帥的帶領下匆匆來到后宅。

    「下官見過縣尊大人!」於八尺作揖問候。

    「都是自家人,以後無需多禮。看你匆匆而來,莫非有要事?」

    「是的。在下一直在關注左相同黨的動向,今早發現了一些蛛絲馬跡。若我所料不錯,他們會以訴訟纏住大人,把大人牽制在公堂之上,無法分身處理其他事務。」於八尺道。

    方運立刻想起一些官員的隨筆,知道類似的貓膩,道:「他們已經準備好了大量的案件官司,讓我不斷審案?」

    「正是如此。」

    「若我不審或分批審案呢?」方運問。

    於八尺立刻答道:「他們必然會鬧事,從而讓您在民生、吏治和刑獄等方面的評等降低。」
最近更新小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