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TT小說網
x
    申洺摸了摸山羊鬍,笑呵呵道:「眾人皆坐,堂審筆錄,都是前所未有,縣尊大人若是如此,怕是有人會說閑話。」

    方運點頭道:「多謝申主簿提醒,審案暫停,我將會以縣令之身上報景國刑部與聖院刑殿,以寧安縣為試點,進行律法變革!」

    方運說著,開始書寫鴻雁傳書。

    無論是支持方運的夏京恩和於八尺,還是其餘反對方運的官吏,全都目瞪口呆,心想方運是不是瘋了?

    方運現在可是處於殿試之中!

    殿試是什麼概念?那是人族今年最優秀的進士爭十科、考狀元,容不得半點馬虎,任何人都不可能在這種時候做律法變革,要做也是改變一些邊邊角角的事情。

    因為萬一變革失敗,形成巨大的後果,會被取消殿試資格,更別說爭什麼狀元。

    申洺反倒面色一喜,方運這是犯了一個天大的錯誤!

    一身藍衣秀才服的於八尺急忙起身,拱手道:「虛聖大人,請您三思。」

    方運停下來,抬頭看著於八尺,目光如水,眼睛如玉溫潤。

    「本縣醞釀已久,自有分寸。」

    於八尺看著方運的目光,愣住了,因為他從那雙眼睛中看到一股莫大的力量,那種力量彷彿置身於天崩地裂中都可巋然不動,陷於暗流岩漿內都可從容自若。

    於八尺默默坐下。

    方運手握官印,以意念書寫兩封相同的文書,《獄訟書》。

    刑事案件名為獄,民事案件名為訟。

    早在殿試之前,方運就想好了如何在「刑獄」一科爭甲等。

    全面使用後世的法律不僅是揠苗助長,更不符合發展規律,所以方運決定一步一步來,在殿試期間,做好兩件事,一件是審訊合理化並推動去刑訊化,另一件就是明確刑事案件與民事案件,並把民事案件的審判交由典史而非縣令負責。

    這些,都是歷史的大勢所趨,只要做好這兩點,刑獄一科的評等必然極高!

    至於其他的變革,方運準備一步一步來,不能過於冒進。

    方運以意念快速書寫完《刑獄書》,說明了自己的觀點和變革方向後,請刑部與刑殿設寧安縣為試點,並要求派人監察記錄,為律法變革保駕護航。

    送出鴻雁傳書,方運才抬起頭,這時候差役們已經搬來桌椅,夏京恩等兩名法家師爺坐在方運的右手側,準備好了筆墨紙硯進行堂審記錄。

    「啪……」

    方運一拍驚堂木,道:「帶原告與被告!」

    方運閱遍書籍,「原告」一詞在華夏古國的元朝就有出現,而在聖元大陸的一些法家書籍中也有提出。

    這兩個詞淺顯易懂,眾人先是一愣,很快理解,尤其是兩位法家舉人,本能地點點頭,這兩個稱呼可比「苦主」「人犯」等詞語更加中性,越發覺得這位方虛聖不一般。

    聖元大陸,平民見官拜而不跪。

    就見兩個身穿綢服的中年人進入大堂,一起恭敬地彎腰行禮,然後齊聲道:「小民見過虛聖大人!」

    「原告何人,報上名來。」方運一臉平靜,哪怕這是他第一次審案,也沒有絲毫怯場。

    「小民張有德見過虛聖大人!」

    方運循聲望去,說話的是一個年過三十的中年人,一身整齊的綢布衣服,比尋常的棉布衣服好一些,不過衣衫並不光亮,只是半新。方運的目光落在這人的腰帶上和手指上,只有腰帶上掛著一件玉佩,除此之外身上沒有任何配飾,並不奢華。

    方運又觀察此人的面色、呼吸和雙目等,這是著名的五聽斷獄法,即觀察堂下之人的言辭、神情、呼吸、聽力和目光等方面。

    在周代這是斷案的方法,但在後來只是斷案的基礎技巧,不能用以作為判案的依據。

    方運點點頭,道:「原告,你且說明緣由。」

    「是,大人!這人叫劉泉,從我這裡借了五十兩銀子,說好三個月還,可現在已經過了半年,不見一分銀錢!小民本不想逼迫太過,但最近糧價上漲,小人的麵食鋪生意不好,急用錢,不得已才把他告上縣衙。還請大人做主,讓他還我銀錢。」

    方運點點頭,每年春夏糧價都會有不同幅度的上漲,直到秋收后才回落,加上今年要對北方用兵,糧價漲的更加厲害。

    「你有何要說?」方運望向另一人。

    劉泉愁眉苦臉道:「啟稟大人,小民也是沒辦法。小民因經營不善,虧了許多銀錢,所以才從張有德那裡借了五十兩銀子。除卻還債,最後還剩三十兩,聽聞春夏兩季扇子賣得好,就用那些銀錢訂做了一百把精製摺扇,準備販售。誰知天有不測風雲,由於保管不善,那一百把摺扇的扇面發潮有了污跡,賣不出去,除非重換扇面。可現在我哪裡有錢啊!」

    方運再次點點頭,經過觀察,劉泉此人的衣衫破舊,打理得也不幹凈,明顯陷入困境,而且除了愁苦沒有絲毫的異色,無論是心跳還是呼吸都沒有特別之處,說的都是實話。

    加上方運看過的供詞和刑房中人對兩人的描述,基本斷定劉泉就是遭了災,並非不想還錢。

    方運看向張有德,道:「劉泉所說,你可相信?」

    張有德無奈道:「我自然相信劉泉所說,不然也不會拖到半年才告他。」

    「我看訟詞中,劉泉願意把扇子作價二十兩給你,再用半年去湊十兩,你不同意?」方運問。

    張有德苦著臉道:「我不知道這扇子值多少錢,就算值錢,也不知道多久能賣出去。小民去當鋪問了,這些扇子最多只能典當五兩銀子,怎能抵二十兩?小民實在是缺現錢啊!」

    方運又望向劉泉,道:「你可有其他可以抵償之物?」

    「啟稟大人,去年做生意虧了之後,該典當的都典當出去了,家徒四壁。我總不能抵押兒女和房屋吧?」劉泉滿口苦澀。

    在聖元大陸,父母可以把兒女賣給大戶人家當丫鬟小廝數年,甚至可以賣往花樓。

    方運聽到這裡,明白了左相一黨的險惡用心。

    這起案子非常典型,方運若判劉泉強制用房屋或兒女抵償給張有德,讓劉家家破人亡,雖然在律法上說得通,是法家的好縣令,但絕對不是儒家的好縣令,更不是人族的好縣令。

    若是偏袒劉泉,讓張有德有損失,那方運表面上是得了一個「仁」的名聲,但卻於法不容,必然被法家指責,更何況,萬一張有德因為沒了這筆錢家裡出事,方運的「仁」的名聲也會消失。

    「這群王八蛋。」敖煌小聲罵道。
最近更新小說